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64·小雅·菀柳

  • 作者: 濱湖散人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7
  • 閱讀66480
  •   「一章」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1」
      上帝甚蹈,無自暱焉。「2」
      俾予靖之,後予極焉。「3」

      「二章」
      有菀者柳,不尚愒焉。「4」
      上帝甚蹈,無自瘵焉。「5」
      俾予靖之,後予邁焉。「6」

      「三章」
      有鳥高飛,亦傅於天。「7」
      彼人之心,於何其臻。「8」
      曷予靖之,居以凶矜。「9」

      曆來學者都認為《小雅。菀柳》是一首揭露王者暴虐無常,諸侯皆不敢、不願朝見的詩。但所刺之王為誰,則眾說紛紜。毛亨、鄭玄以為是刺幽王,《毛傳》該詩小序:“《菀柳》,刺幽王也。暴虐無親,而刑罰不中,諸侯皆不欲朝。言王者之不可朝事也。”

      朱子未明指所刺王為誰,《詩集傳》:“王者暴虐,諸侯不朝,而作此詩。”

      清代學者方玉潤以為該詩為“諸侯憂王暴虐”,並在其《詩經原始》中引用姚際恒關於此詩主旨的論述:

      姚氏曰:“《小序》謂‘刺幽王’,或謂厲王。《大序》謂‘諸侯皆不欲朝’,《集傳》從之,非也。君雖不淑,臣節宜敦,不朝豈可訓耶?大概王待諸侯不以禮,諸侯相與憂危之詩。”其說義理較正大,故錄之。若如《序》與《集傳》所雲,是以私心待天王,不臣孰甚焉?此詩直可刪去,何存之有?然詩中所刺又似厲王,非幽王也。蓋其所述非暴即虐,與厲王為尤近雲。

      方玉潤、姚際恒以為該詩所刺對象更有可能為周厲王,但不認可“諸侯皆不欲朝”的說法。

      然而,該詩揭露王者暴虐無常,諸侯皆不敢、不願朝見的主旨卻是顯見,且為眾家所共同認可。

      《小雅·菀柳》共三章,十八句,七十二字,篇幅較短。全詩采用的表現手法有比有興,第一、二兩章為疊詠,君無美德,諸侯不朝;第三章,君心無常,誰敢朝之?

      第一章,比。詩篇原文: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
      上帝甚蹈,無自暱焉。
      俾予靖之,後予極焉。

      這一章以茂盛之樹可供行人休憩起興,以比君王當為天下之人所依賴。然而,今王並非如此,故刺之。

      “有菀者柳,不尚息焉。”這兩句的意思是:茂盛的柳樹,行路之人誰不想靠在其下休息一會?然而,現在卻不能供人休憩了。柳,柳樹,這裏可以理解為代指“樹”。菀(yù),樹木茂盛的樣子。有,用在形容詞“菀”前做詞綴,本身無實義。尚,按《鄭箋》、《詩集傳》解釋,意為“庶幾”,即“或許可以、都可以”。結合下兩句的詩意,“尚”用在這裏有表達退一步說的意思:連茂盛之樹都能……,而你為王者卻怎麽……。息,供人休息,或“行人都想在其下休息”。

      “上帝甚蹈,無自暱焉。”(幽)王總是讓人捉摸不定,動不動就發莫名之火,所以,沒人敢親近他。上帝,隱指(幽)王。蹈,《毛傳》解釋為“動”,意思是“變化無常”。《詩集傳》依據《戰國策》、《荀子》中的相關文字,說“蹈”當作“神”,意思是“莫名其妙地發神威”。竊以為這兩種解釋的本質相同,都是說周幽王性情多變、政令多變,而且動不動就發莫名之火,讓人捉摸不定。暱(nì),字又作“昵”,本義為“親昵、親近”之意。

      《鄭箋》說這兩句是詩人在訴之於天:“蹈讀曰悼。上帝乎者,訴之也。今幽王暴虐,不可以朝事,甚使我心中悼病,是以不從而近之。釋己所以不朝之意。”竊以為《毛傳》、《詩集傳》之解解上兩句之興比較通順。

      “俾予靖之,後予極焉。”我若朝王親近他,王任用我留朝為官,後來王必定又會信讒加害於我,反受其辱。俾(bǐ),使、給予之意。靖,《毛傳》解其為“治”,意思是“王有事欲使我治之”;《鄭箋》解其為“謀”,意思是“王令我謀政事”;《詩集傳》解其為“定也”,意為“安定王室”。三種解釋的本質相同,都是“王留我在朝為官”的意思。極,《毛傳》之解為“至也”,即沒完沒了(我再也回不了封國);《鄭箋》之解為“誅也”,受到加害之意;《詩集傳》之解為“求之盡也”,與《毛傳》之解意旨相同。三種解釋意思都是說:先信任而勞煩我,後必信讒而加害我。所以,我不能前往(君王之都)朝王。

      第二章,比。詩篇原文:
      有菀者柳,不尚愒焉。
      上帝甚蹈,無自瘵焉。
      俾予靖之,後予邁焉。

      這一章是上一章的疊詠,再次申明不能去朝王的緣故。

      愒(qì),與上一章“息”也是休息的意思。瘵(zhài),《毛傳》、《詩集傳》解其為“病也”,找倒黴的意思;《鄭箋》解其為“交際之際”,打交道之意。邁,《鄭箋》解釋為“行也”,即放逐之意;《詩集傳》解釋為“過也”,求之過其分。

      第三章,興。詩篇原文:
      有鳥高飛,亦傅於天。
      彼人之心,於何其臻。
      曷予靖之,居以凶矜。

      這一章是在上兩章的基礎上做的總結:鑒於今王的性情多變、脾氣古怪而暴躁,我是無論如何都不會去朝他的。

      “有鳥高飛,亦傅於天。”鳥在天空飛翔,不知道它會飛到哪裏,然而,我們至少能判斷它怎麽會也不會高於天。有,用在名詞“鳥”前做詞綴,本身無實義。傅,到達之意。

      “彼人之心,於何其臻。”可是,那個人(指今王)的心之多變,誰會知道他在想什麽。言下之意,跟在他身邊是朝不保夕啊!彼人,指今王,即本詩所刺之王。臻,也是到達的意思。

      “曷予靖之,居以凶矜。”既如此,我若去朝他,那還有什麽好處,我又怎麽能確保平安無事?那不過自找禍事而已。曷,按《毛傳》解,為“害”之意,“曷予靖之”意思為“一定會損害我的平安”;按《鄭箋》、《詩集傳》解,為“何”之意,“曷予靖之”意思為“我又如何保得平安?”居,使置於之意。矜(jīn),危險、危難。

      「一章」
      茂盛參天垂楊柳,不爲路人做庇蔭。
      捉摸不定今王是,天下之人不敢親。
      今日有事來煩你,他日信讒害你深。

      「二章」
      背靠大樹好乘涼,誰知高柳已非常。
      天子本爲臣之主,忽陰忽晴好荒唐。
      今日留我有重用,他日害我哪能防。

      「三章」
      鳥飛雖然無定處,高也不過在藍天。
      這個君王心思亂,不知何時會發癲。
      惹不起來躲得起,避兇誰去著他圈!

      注釋:
      「1」 有:用在形容詞“菀”前做詞綴,本身無實義。菀(yù):形容詞,樹木茂盛的樣子。柳:柳樹,代指“樹”。不:否定詞。尚:庶幾,或許。息:(供人)休憩。
      「2」 上帝:隱指周幽王。蹈:毛鄭解釋爲“動”,即變化無常之意;朱子據《戰國策》、《荀子》說此字當爲“神”,甚神威、動不動就發脾氣的意思。暱(nì):字又作“昵”。本義:親近、親暱。
      「3」 俾(bǐ):使、給予。靖:留朝爲官。極:懲罰。
      「4」 愒(qì):相當於上一章的“息”。
      「5」 瘵(zhài):相當於上一章的“暱”。
      「6」 邁:相當於上一章的“極”。
      「7」 有:用於名詞(鳥)前做詞綴,本身無實義。傅:至,到達。
      「8」 彼人:詩所刺之王。臻:至,到達。
      「9」 曷:何。居:使置身於。矜(jīn):危險、危難。

      2021年4月17日星期六,上海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64·小雅·菀柳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8037.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