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成人文學
文章內容頁

天涯路(第十二章)

  • 作者: 文一-溫柔的海水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7
  • 閱讀80568
  •   第十二章

      太陽很早的就爬出了地平線。

      小草尖上的露珠在光芒的懷抱裏輕盈的跳著。淘氣的就像小孩子的在紮巴著眼睛。

      風無力。輕的像蘆絮在佛著臉寵。

      原野的空氣透露出濕潤的草香花香的氣息。

      學校的操場上,一根筆直的旗杆上掛著一麵很鮮豔的五星紅旗在空中迎風飄揚。

      路上有趕集的人群;十一二歲的放豬娃正趕著豬羊,聽到了讀書聲都忍不住的停下來發呆一會才離去。

      田埂上,施肥的,拔草的,鋤地的三三五五的人群在一起有的忙著有的在抽煙。

      “尤子他爹,今年你養了多少頭豬羊啊?”一個高高的略有點胖帶點馱背的男人點上煙;“你感覺今年的收入怎麽樣?”

      “狗子他叔;你也看到了,不就是二十多頭豬羊嗎。想多也沒有那個能力啊。”尤子他爹把旱煙鍋子在腳上敲了幾下。煙蒂的火點還在眨巴著。

      尤子他爹的眼睛不大好,有點斜。臉也是黑黝黝的。

      “說劉巧家的女兒給你家尤子?”

      “誰知道啊?他家肯不肯給啊?”尤子他爹點上旱煙鍋。“談是談了。”

      “不是娃娃親?”

      “不是。”

      “據說,徐家的二兒子又要讀書了?”大鼻子的紅臉漢子說,似乎對重新讀書很驚奇。

      “哦!他不是聽了一年多日子了?”尤子他爹覺得不可思議。“你聽誰說的?猴娃他爹。”

      “是啊!是有一年多了。”猴娃他爹放下鋤頭坐在上麵。“……像是家裏人說,多認識幾個字將來總會有好處的。”

      “俺娃明年不打算給他讀書了。回來相幫種地養豬什麽的。”一位頭發有點白的人說。“農村娃,能識幾個人的名字就行了。”

      “哎;我說林子他爹,聽我家的那個不學好的說,你家娃讀書的成績在全班級可是排在前幾名啊!你應該讓他好好的讀下去才對。”一個滿臉皺紋的男人很惋惜的責備道。

      “不是不想給他讀啊,”林子他爹歎口氣。“……哪來的錢啊?”

      “農村娃在田裏轉……哪像城裏人,識得幾個字就能拿上筆杆子用上幾筆……俺家人就是識得幾個字。啥用?還不是照樣在家種地……”

      說這話的男人滿嘴的牙齒黃黃的,黃的都像一盆醬色。

      “娃子他叔,話不能這麽說,多識得點知識還是好的。你看王家娃子,現在不是在鄉裏當幹部嗎?!”說這話的是柱子他媽媽。“……據說官還蠻大的呢。”

      “孩他媽;多識幾個字又有啥用?……俺一個字不識;不是照樣把你娶回來。養家過日子嗎?”

      “少讀幾年書,多掙幾年收入也是不錯的選擇。”一個青年說。

      “娃他叔,俺們話都錯了。俺活這一輩子就算了……到娃他們這一代,知識是越多越好……難道沒有聽現在的廣播裏在講科技種田嗎?什麽養殖啊,沒有知識以後肯定是不行的……不要總是考慮眼麵前的一點點而耽誤了娃一輩子。俺反正不拖娃後腿,他念不上不怪俺,說明俺盡力了;能念俺就是討飯也要供他上學……”

      柱子他媽的一席話說的大家都沉默不語。隻有香煙的煙霧在冉冉上升。

      好一陣子,一老漢說;“對待娃們學習,是否也像莊稼一樣,應該常理,多施肥、多照應、才能有好的收成!”

      又是一陣沉默。

      “……鋤禾日當午,粒粒皆辛苦……”一陣爽朗的讀書聲隨風送來。

      又是一陣沉默。

      陽光慵撒地灑落在長得青綠的莊稼上。草頭上的露珠已消失。由著風拂著臉帶著很深的涼意。

      鄉下的孩子是否該不該讀書?是否就是因沒有收入或者人的思想偏見就不讓孩子讀書?真的一字不識同樣能成家立業?難道鄉下的孩子真的無用武之地……

      房子東邊新搭建一間房子,是開飲食店的;大餅、油條、豆漿等早點什麽的、中午及下午就賣薰燒肉、花生米及其它熟菜、有時還會炒幾個菜。

      店裏麵四個人,老板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長臉,眉長眼圓,唇厚嘴尖;好抽煙;幾顆門前牙齒黃黃的,好比淹了的黃菜葉。一位是他的老婆,身材不胖,樣子均稱;四方臉,眼睛有點小有一顆牙齒是突出來的。一個小青年生得清瘦,鼻子尖尖的,像槐樹的針刺。小嘴,怎麽看都像個女孩子。身材瘦的就像蘆柴似的。還有一小姑娘;齊耳短發,圓圓的臉寵,一雙會說話的眼睛,總是水汪汪的含著羞怯。白裏透紅的臉帶著一絲忐忑。每次她一笑,不但露出潔白的牙齒還有那兩個淺淺的酒窩。

      那一次我就坐在女孩子對麵,一直想撫摸一下她的手。她的手指纖細而修長,皮膚細膩。心裏不敢,隻好和她聊著天南海北的瞎說一通。

      她說她已有婆家,是在搖籃裏互相父母定下來的親。她不知道未來的丈夫是個什麽樣子?家裏就住在水庫上遊的邊上。父母兄妹六人;大哥是在大隊裏民兵營長。三個姐姐已經出嫁,一個妹妹還在讀書。她是小學畢業就沒有再念書了。

      “女孩子多讀書也無用,反正出嫁後隻要會穿針引線、生孩子持家就行。”這是在經常聽到的一句話。

      一段日子後,他們搬到了離我們有一百多米的大路旁了,那是一條去縣城的一條主幹道。

      我還是和以前一樣經常過去,更多的時候覺得有著一種力量在催著自己過去。如果有天把不去,心裏就覺得怪怪的。

      傍晚,夕陽萬道。霞光絢爛。牧童趕著豬羊回來。豬和羊就是在回家的路上也在尋找著食物,一旦發現了互相就會爭鬥。就是在沒有食物的時候它們也會追逐和互相相撞。

      放羊和放豬的姑娘小夥子也在互相述說著彼此之間的新鮮事情,也有的是在用眼神說話。如果不是他們手中拿著吆喝的鞭子還以為他們是在放學回家的路上及正在戀愛呢。

      河裏的鴨子隨著主人的呼喚;也在吱嘎吱嘎的往回趕。排成一個整齊的隊形;前麵是一個領隊的,後麵一個跟著一個,好似一支訓練有素的部隊。平靜的湖麵上漾起了道道漣漪。

      夕陽照射到湖麵上,隨著漣漪上下跳躍著。金光閃爍,農夫跟著美麗的晚霞扛著鋤鍬互相談笑著。手裏有夾著香煙的;也有的是拿著煙杆的,後麵跟著的是被汗水沐浴的和晚霞一樣豔麗的妻子。看著他們行走的樣子,覺得沒有什麽比剛剛從田間勞動歸來更開心的事情了。

      晚霞如丹似血。

      夕陽照忖著對麵的女孩——萍的臉上。猶如剛剛在晨露中盛開的玫瑰。在那紅撲的臉容上好似豔紅熟透的蘋果。誰也克製不住……理智在不停的警告自己:“克製住!克製住!”但是,一切好似潮水,就像暴雨中打開的閘洪一樣,傾瀉而下……

      就在一切已經不知道天是否還是天和地的的那一瞬間,萍笑了!她笑了。笑的就像盛開的荷花一樣燦爛。使那就像中了魔一樣的我——也似全速急馳的火車……忽然發現在鐵軌上又一個鮮活的生命在跳躍,踩住了緊急刹車。伸出去的雙手也情不自禁的放了下來。迷茫中的時候卻發現正好蓋在了萍的雙手上。那細膩如玉的肌膚一下子猶如觸電式的電擊流,刹那間穿透全身,隻覺得天變了,身體飄飄然,醉了。醉了好多天的醉漢。

      窯廠的生意不怎麽好。不是銷售問題,而是燒出來的磚頭有問題。

      “老鄭啊!你看到現在的效益不是很好。”老杜拉了一張草扇子坐在老鄭的旁邊,遞了一支香煙過去。“……光有磚坯出來,而變不出磚頭來……你看看……”

      “老杜啊!”老鄭自己把香煙點上;“……你是知道的,我們生產磚坯的質量你是知道的。”

      “你們製坯的質量我是知道的。”杜景一臉的愁容。“現在就是出不來好的磚頭啊?你看看這一窯又出了磚瓴,誰還吃得消啊?”

      “這應該是窯師傅配煤不均;還有就是煤炭是否也有問題?”

      “煤炭我倒是可以保證的。”

      “沒有一個好的師傅也不行。”

      “現在村裏又不肯出錢……眼看著煤炭也要……”

      “是啊!當初說的那麽好……”

      “人心難測啊!”

      “能想出什麽辦法?”

      “……。”

      “……”

      “……其實,從各方麵來進展速度及質量總體來說還是超出我們的預期的。”杜景扔一根煙給老鄭笑了笑;“就缺那麽一口氣……”

      “問題是就是這一口氣,能害死人啊……”老鄭點上煙。眼角旁邊的一顆痣隨著煙的燃燒在發亮。

      “我看;老鄭……”杜景遲疑了一下:“村裏這樣……”

      “我們都是自己人,杜總!”老鄭把坐著的身體挺了挺。“有什麽話你就直說……”

      “……我這裏還些資金,是以不時之需的。”杜景站起來拍拍屁股;“走!到我家裏去邊喝邊說……”

      本文標題:天涯路(第十二章)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8032.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