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木葉飛歌(第五十五章)

  • 作者: 秋炎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7
  • 閱讀81851
  •   酒至半酣,商總提議請某某某琪琪格為大家獻唱幾曲,以助酒性。琪琪格欣然允諾,當即離席登台,拾起話筒,準備亮嗓。王杉請求琪琪格稍等片刻。她決定讓飯莊的姑娘們為琪琪格伴舞,活躍一下氣氛。琪琪格點頭同意。

      很快,幾個身著蒙古族簡裝的姑娘款款飄進來,在舞台前一字排開。她們個個挺胸露臍,麵若桃花,風情萬種,嫵媚動人。一眾股東登時猶如餓狼看到了羔羊,個個瞪大雙眼,目噴綠光,饑渴地盯著姑娘們的身體,悄悄地吞咽口水。見此情景,商總趕緊故意大聲咳嗽兩下,提醒股東們注意形象。商總的咳嗽就像軍隊裏首長的命令一樣,立刻就讓股東們做出反應。大家像士兵一般整齊劃一地正襟危坐,將饑渴的目光收斂,安安靜靜地等待琪琪格的演唱。

      隨著悠揚旋律的響起,琪琪格輕啟紅唇,口吐珍珠,咿咿呀呀地唱起她的代表性歌曲《草原之上》來。台下的姑娘們則徐展玉臂,曼扭柳腰,跟著琪琪格的節奏翩翩起舞。某某某琪琪格不愧是草原的一代歌星。她的歌喉圓潤清澈,空靈婉轉,富有磁性。草原寬廣,草色如酥,駿馬奔馳,牛羊成群,一幅天蒼蒼野茫茫風吹草低見牛羊的恢宏壯麗的草原畫卷隨著琪琪格的歌聲漸次展開,精美絕倫,引人入勝。趙書勤一幹人等聽得如癡如醉。隨著高潮部分的到來,琪琪格的歌聲陡地變得高亢激昂起來,猶如草原上千軍萬馬縱橫馳騁,震天動地。趙書勤等一幹人的情緒也被點燃。大家熱血沸騰,激情澎湃,也紛紛跟著琪琪格引吭高歌。包廂裏一時歌聲嘹亮,場麵火熱。歌曲結尾,琪琪格的歌調變得舒緩低沉,餘音嫋嫋,仿佛萬馬奔騰過後塵埃徐徐落定,世界漸漸歸於沉寂。最後嘿的一聲,琪琪格鏗鏘有力地大吼一下,幹淨利落地結束了《草原之上》的演唱。台下立刻爆發出雷鳴般的掌聲。雲長風等幾個股東更是連聲喝彩。

      琪琪格滿麵含春,笑靨如花,恭敬地給大家作揖致謝。伴舞的姑娘們則輕移蓮步,依次退出包房。琪琪格動情地說,商總是侗鄉歌王,值此良辰美景,怎能缺少商總的溫情脈脈呢。琪琪格提議請商總上台為大家演唱幾首侗族情歌,用侗家漢子的玉壺冰心演繹草原之上的兒女情長。眾人紛紛大聲附和。趙書勤更是極力攛掇。

      商總起初不太願意,說是有點醉了,難以發揮。後麵經不住大家的鼓動,可能也不想拂逆大家的一片熱忱,最終還是勉為其難地答應了。商總整肅一下著裝,大步走上舞台,接過琪琪格的話筒,醞釀片刻,便扯開他那渾厚的嗓子,天高地遠地唱將起來:

      東北西南一線牽,
      相逢千裏是情緣。
      莫說文君沽酒賤,
      司馬文章帝王前。

      商總的歌聲醇厚渺遠,纏綿傷感,雖然囿於醉意而明顯中氣不足,比之前在宰喜侗寨參加侗歌比賽時所展現出來的無窮魅力也遜色不少,但足以感人肺腑,動人心魄。一旁的琪琪格更是聽得熱淚盈眶。她癡癡地凝望著眼前的這個身材魁偉的男人,目光裏流露出無盡的柔情蜜意。

      商總唱罷,一幹股東群魔亂舞,聲嘶力竭,縱聲喝彩,並把手掌拍得震天價響。趙書勤看得出來,這幫肥頭大耳的家夥,多半是胸無點墨的粗鄙之人。否則,麵對商總的這首淒豔傷感的侗族情歌,他們的反應不應該是這種狂亂的喝彩和機械的鼓掌。他們大概悟不出琪琪格的話外之音,也聽不懂商總的曲中之意。

      事實上,除了那些個股東,趙書勤、包悅彤、商一天、烏蘭,包括在現場服務的王杉等,都隻是輕輕地鼓掌,並沒有什麽手舞足蹈的狂躁舉動。因為大家覺得,商總演唱的這首侗歌,並不需要用狂亂的喝彩去回應,而隻需靜靜地回味就好。

      從琪琪格的言辭表情,以及商總的歌聲曲意中,趙書勤感受得到,商總跟琪琪格,關係非同一般。琪琪格開門見山,指定要商總唱侗族情歌,並期望商總用真心對待草原上的兒女情長。這不是赤裸裸地向商總表達自己的愛情期許嗎?商總或許也聽出了琪琪格的心聲,但他可能有難處,所以,才以司馬相如與卓文君的典故,委婉地表達自己一時無法正視愛情的苦衷。他要琪琪格認識到,文君當壚賣酒的下賤,正是為了成全司馬相如的文章得到皇帝賞識的高光。琪琪格似乎經常跟商總抱怨自己的委屈,商總才不得不以此典故安慰開導她。

      或許,包悅彤、商一天等人也聽出了商總的曲中之意,大家都覺得這其實是一個傷感的故事,所以才沒有像一幫股東那樣胡亂喝彩。不同的是,包悅彤除了輕輕地鼓掌,還暗暗地垂淚。她也被商總的侗歌感動得涕泗橫流。趙書勤悄悄遞給她一些紙巾。包悅彤接過去,迅速地把臉上的淚花拭去。

      商總興致勃發,又主動要求再唱一首。眾人一致鼓掌同意。這次商總唱的是流行歌曲,歌名叫《清江漢子》,詞曲都是商總所作;旋律激昂,節奏明快。商總唱得激情四射,忘乎天地。唱到高潮部分時,忽然砰地炸起一聲巨響。眾人嚇得目瞪口呆。定睛一看,原來是懸掛於圓桌上空的一盞巨大的吊燈砸下一顆燈泡來,正中圓桌中央的烤全羊。燈泡粉碎,碎片四濺,飛入周邊的菜品中。王杉也嚇得花容失色,急忙地撲上來,欲收拾桌上的燈泡碎屑。

      “不必了。把桌上的菜肴全部撤掉!”舞台上的商總喝令道。

      “是全部撤嗎?”王杉戰戰兢兢地問道,目光怯懦地望著商總。她顯然沒有聽清商總的意思。

      “對,全部撤掉。”商總再次強調道。

      商總把話筒遞給琪琪格,悻悻地走下舞台來,一邊抱怨吊燈的質量太次。王杉趕緊組織其他服務員撤除菜肴,一邊低聲下氣地跟大家賠禮道歉。

      一陣手忙腳亂的忙碌後,一桌尚未被觸碰過多少的豐盛的菜肴,悉數被倒進了垃圾桶中。趙書勤看得心痛不已,暗暗叫喊作孽。

      商總讓王杉重新整備一桌菜肴端上來。但大家由於剛才的吊燈無端墜落變故,皆沒了添酒回燈重開宴的興致。商總哈哈一笑,寬慰大家說,沒必要為區區墜燈之事煩惱,人生苦短,及時行樂,該吃吃該喝喝,並堅持要把今天的宴會進行到底,不醉不歸。其他股東見狀,也不好再說什麽,隻得重新坐下來,繼續吃喝。菜品很快就送上來了。雖然不似前麵那樣山堆海積,但依舊稱得上豐盛。商總親自一一地給大家斟酒,一邊說些葷段子,調節一下尷尬的氣氛。大家的興致又很快滿格複活。於是,包間裏再次推杯換盞,觥籌交錯,高聲大氣,熱鬧非凡。

      這頓酒,直喝到午夜一點,才走進尾聲。杯盤狼藉中,一個個醉態百出,東倒西歪。尤其是一幫股東,包括商總,皆醉得一塌糊塗,胡言亂語。有幾個直接不省人事,歪在椅子上呼呼大睡。商總則由兩個男服務員架著,左搖右晃,囈語不斷,一會說讓股東兄弟們放心,他保證會帶領大家發大財,享富貴,下半輩子快意江湖,一會兒說要趙書勤今晚跟他一起睡,他有要事相商,一會兒又罵王杉這個總經理當得不合格,他要開了她。總之,語無倫次,喋喋不休。

      本文標題:木葉飛歌(第五十五章)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8025.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