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學小說言情小說
文章內容頁

知音

  • 作者: 雪夜彭城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6
  • 閱讀80541
  •   警世通言
      
      1、知音

      (根據馮夢龍白話小說《俞伯牙摔琴謝知音》)  
      
      春秋戰國時,有個男人叫俞伯牙,荊州人。人是楚國人,在晉國做大官。晉國國王命令他到他的祖國修聘,就是做友好訪問。俞伯牙是大才,才能得到這樣的好差事。辦了大事,還看了故鄉,當然是一舉兩得。走陸路至郢都,就是楚國的首都。楚王知道這個人有才有地位,對他十分相敬。俞伯牙就是郢都人,工作之餘少不得去看一看祖先墓地,會一會親友。拜辭楚王,楚王贈以黃金和綢緞,還有四匹馬拉的高車。伯牙離楚一十二年,想好好看看自己祖國的山河,要走水路。對楚王道:“我身體有病,坐不得車。想坐船。”楚王就叫水兵撥大船二隻,一正一副。正船坐晉國來的使者,副船安頓後勤人員和行李,船是好船,錦帳高帆,整整齊齊。楚國人送至江頭而別。

      一路過去,風光無限。過了幾天就到了漢陽江口。這天恰好是八月十五日中秋,夜,風狂浪湧,大雨如注。船行不得,泊於山崖下。等不多時,風平浪靜,雨停雲開,現出一輪明月。那雨後的月,比平時更顯得光明。伯牙在船艙中,獨坐無聊,叫童子燒香,取琴,調弦,未彈完一曲,指下“嘣”的一聲響,琴弦斷了一根。伯牙大驚,叫琴童去問船老大:“我們停船的所在是什麽地方?”船老大答道:“山腳之下,有些草樹,沒有人家,不曉得是什麽地方。”伯牙有些驚慌,想道:“不好,荒山野地,怕是有強盜;若是正規的所在,可能有聰明好學之人,偷著聽琴,所以琴聲忽變,弦就會斷。這荒山下,不可能有聽琴的人。哦,我知道了,想必是仇家派來的殺手;也或者是賊盜在暗中蹲守,伺機上船劫我財物。”就叫手下:“上崖去搜查一番。不在柳陰深處,就在蘆葦叢中!”一夥人就要搭跳板上崖去。忽聽得岸上有人答應:“船上人別怕,我不是壞人,就一個砍柴的。今天砍柴晚了些,遇到大雨,就到岩下躲雨。不好意思,就聽了大人彈琴。”伯牙大笑,說:“山中打柴人,曉得什麽聽琴?!我不計較。叫他走人。”那人不動身,在崖上高聲說道:“這可不對!大人若欺負山野中沒有聽琴之人,這夜靜更深,荒崖下也不該有優秀的彈琴人了。”

      伯牙見他出言不俗,心想或者真是個聽琴的也未可知。止住吵鬧,走近艙門,笑著問:“崖上君子,既是聽琴,站立多時,曉得我剛才彈了什麽曲子?”那人說:“我不曉得也不來聽琴了。方才大人所彈,是孔子歎他的得意學生顏回,歌詞是:
      
      可惜顏回命早亡
      想你想得欲斷腸
      不怕寒苦勤為學
      ……

      到這一句,就絕了琴弦,第四句沒彈出來,是“留得美名萬古揚。”
      
      哎呀,真遇到高手了,俞伯牙心生歡喜,說道:“先生不是一般的人,隔崖說話太窎遠,不如到我船上說話。”命手下:“搭跳板,裝好扶手,請那位先生上船。”

      那個人上得船來,還真是個樵夫:頭戴鬥笠,身披蓑衣,手持楤鉤,腰插板斧,腳穿草鞋。手下人眼皮淺,對他說:“砍柴的我跟你說,你下艙去,見我老爺要叩頭,問你什麽話,要好生應答,不要失了禮統!”那砍柴的有意思,說:“你們倒是待人要禮貌點。”取下了鬥笠,頭上是青布包巾,脫了蓑衣,身上是藍布褂子;不慌不忙,將蓑衣、鬥笠、楤鉤、板斧,鬥放艙門之外。脫下草鞋,弄幹淨泥水,依舊穿上,走入艙來。官艙內燈燭輝煌。砍柴的施禮,但不跪,俞伯牙是晉國大臣,平日裏不和平民交往,一下不知如何應對。下來還禮吧,怕失了官體;請得人家來,又不好喝人家回去。沒奈何,微微舉手道:“不要客氣。”叫童子端一把杌子放在下席。伯牙很隨便,向樵夫一呶嘴,道:“坐吧。”那樵夫也不謙讓,大方地坐下。
      
      伯牙就有些嗔怪之意,因此不問姓名,也不叫手下人看茶。默坐多時,問:“剛才崖上聽琴的,就是你麽?”樵夫答:“是。”伯牙問:“既來聽琴,應該曉得琴的出處。此琴是何人造的?彈琴有什麽好處?”正問之時,船老大過來說:“風順了,好大的月光,跟白日一樣,可以開船。”伯牙分付:“等等!”樵夫道:“您事忙,我說多了耽誤您功夫。”伯牙笑道:“隻怕你不真懂琴。若講得有理,耽誤功夫就不是事了,我官不做都不要緊的。”樵夫道:“既如此,我就亂說啦。”

      “這琴哪,是遠古帝王伏羲精造的……高手匠人劉子奇斫梧桐樹做樂器。這是瑤池之樂,故名瑤琴。此琴有六怕,七不彈。
      
      一怕太冷,二怕大熱,三怕大風,
      四怕大雨,五怕大雷,六怕大雪。
      紅黑喜事不彈,事煩不彈,
      不洗澡不彈,衣冠不整不彈,
      不焚香不彈,不遇知音不彈。
      
      伯牙聽見他對答如流,知道他是真懂了,又疑惑他是強記的學問,又想即如就是強記的理論,也很難得,我再試他一試。”此時已不似開始,客氣了許多,伯牙問道:“君既知樂理,當時孔子在室內彈琴,顏回自外麵進來,聞琴中有貪、殺的氣氛,就疑惑,問老師是什麽緣故,孔子說:‘我剛才談琴的時候,看見貓在捉老鼠,憐憫貓挨餓,就希望貓捉到老鼠;憐憫老鼠,就希望貓不要捉到老鼠。因此貪、殺的氣氛,就在琴聲中顯露出來。’我現在開始彈琴,心中有所思念,您能聽得出來嗎?”樵夫答:“猜不著時,大人莫見怪。”伯牙將斷弦重整,沉思很久。心裏想到高山,撥動琴弦。樵夫讚道:“巍巍高山!”伯牙不答。又凝神一會,再彈。樵夫又讚道:“浩浩流水!”伯牙大驚,推琴而起,與子期施賓主之禮,連說:“失敬!失敬!石中藏美玉,若以衣貌取人,必定誤事!先生尊姓大名?”樵夫起身答:“我叫鍾子期。”伯牙拱手道:“鍾子期先生。”子期轉問:“大人呢?在哪裏做官?”伯牙道:“我叫俞瑞,字子期,在晉國做事,這次代表晉國來俺國做友好訪問。”子期道:“原來是伯牙大人。”伯牙推子期坐於客位,自己主席相陪,點茶,又叫拿酒來共飲。伯牙道:“怠慢了莫怪”子期也客套應答。
      
      童子取過瑤琴,二人入席飲酒。伯牙開言又問:“先生口音是楚國的,住哪裏啊?”子期道:“離此不遠,馬安山集賢村,好偏僻的地方。”伯牙點頭道:“好個集賢村。”又問:“平時做什麽工作?”子期道:“也就是打柴為生。”伯牙微笑道:“子期先生,說句不禮貌的話,似先生這等才幹,何不出去做大事?在鄉下混,實在太不值得。”子期道:“實不相瞞,家裏爺娘都老了,走不開啊。”伯牙道:“如此大孝,一發難得。”
      
      子期寵辱不驚,伯牙更加敬重他。又問子期:“多大了?”子期道:“二十七。”伯牙道:“我大你一歲。如不見棄,結為兄弟,好嗎?”子期推辭:“你是大官,我是草民,不敢高攀啊。”伯牙道:“相識滿天下,知心能幾人?茫茫人海,能和你結為兄弟,是很幸福的事。”遂叫童子重添爐火,再焚名香,就船艙中與子期拜了八拜。伯牙年長為兄,子期為弟。“今後兄弟相稱,生死不負。”拜好,再喝酒。子期讓伯牙上坐,伯牙依了。換了酒杯和碗筷,子期下席,兄弟相稱,彼此談心敘話。談論正濃,不覺月淡星稀,東方發白。船上水手都起身收拾篷索,整備開船。子期起身告辭,伯牙捧一杯酒遞與子期,握著子期的手,歎道:“賢弟,我與你相見何太晚,分別太早!”子期眼淚滴於杯中,一飲而盡。二人依依不舍。伯牙道:“我想賢弟跟我同去玩些時間好嗎?”子期道:“不是我不答應,無奈父母年老,走不離身啊,‘父母在,不遠遊’。”伯牙思慮再三,道:“也罷,明年還是我來看賢弟。”子期道:“哥哥明年何時來?我到這裏來接。”伯牙扳著指頭算著說:“昨夜是中秋節,今日天明,是八月十六日了。賢弟,我還是來年中秋前後五六日來。”叫童子寫到記事簿上去了。子期道:“我一定來接,不會誤事。天色已明,小弟告辭了。”伯牙道:“等等。”命童子拿了好些黃金,雙手捧定道:“賢弟莫嫌少。”子期不敢謙讓,即時收下。再拜告別,含淚出艙,取楤鉤挑了蓑衣、鬥笠,插板斧於腰間,過跳板搭扶手上崖。伯牙直送至船頭,各各灑淚而別。
      
      俞伯牙點擊大鼓,命令開船,一路江山,無心觀賞,心心念念,隻想著知音之人。又行了幾日,下船登岸。經過之地,知是晉國上大夫,不敢輕慢,安排車馬相送。直至晉陽,回複了晉王。
      
      光陰迅速,過了秋冬,不覺春去夏來。伯牙心懷子期,一日不忘。想著中秋節近,就向國王請假還鄉。
      仍從水路走。下船之後,分付水手,但是灣泊所在,就來通報地名。很巧,剛剛八月十五夜,水手就報了馬安山。伯牙依稀還認得去年泊船相會子期的地方。分付水手泊船,水底拋錨,崖邊釘樁。夜來晴好,船艙內一線月光,射進門簾。伯牙命童子將簾布卷起,步出艙門,立於船頭之上看星。水天相照,萬頃碧波,跟白日一樣,卻必白日空靈許多。思想去歲與知己相逢,雨止月明。今夜重來,又是良辰美景。約定子期江邊等我,如何不見子期蹤影?怕是江邊來往船多,我今日所駕的,不是去年的船,子期如何認得?舊年我原為彈琴驚動知音。今夜仍將瑤琴彈一曲,子期聽到,必來相見。”就叫童子取琴桌安放船頭,焚香設座。撥動琴弦,卻感到哀怨之音。伯牙停琴:“不好,子期家有事。他父母年高,想必老人家身子有什麽不好。來日天明,我上岸到集賢村找他。”
      
      半夜望天亮,伯牙一夜不睡。總算月移簾影,日出山頭。伯牙起來梳洗整衣,叫童子帶琴相隨,又取了許多黃金,以備老人家風吹草動。

      伯牙一行上岸,走山間砍柴人走的小路,約莫行了十多裏,出一穀口,伯牙站住。山分南北,路列東西。從山穀出來,兩頭都是大路,都去得。不知道那一路往集賢村去。隻好等見一個識路的人,問明再走。伯牙就石上休歇。不多時,左手大路上有一老頭,滿頭白發,戴鬥笠,穿粗布衣服,左手舉藤質拐杖,右手挎竹籃,慢慢而來。伯牙起身整衣,向前行禮。老人不慌不忙,將右手竹籃輕輕放下,雙手舉藤杖還禮,問:“先生有何事?”伯牙道:“請問兩頭路哪一條路往集賢村去?”老人道:“那兩頭路,就是兩個集賢村。左手是上集賢村,右手是下集賢村,先生從山穀出來,走了一半路。東去十五裏,西去也是十五裏。不知先生要往那一個集賢村?”伯牙默默無言,暗想道:“子期是個聰明人,怎麽說話這等糊塗!相會之日,你知道此間有兩個集賢村,或上或下,就該說個明白了。”不等伯牙開言,老人道:“估計那說路的,沒分上下,就說了個集賢村吧?”伯牙道:“就是。”老人道:“兩個集賢村中,有一二十家莊戶,多是隱居的。我在這山裏,住了幾年,人都熟。這些莊戶,不是親就是友。先生到集賢村必是訪友,隻說那朋友的名字,我就知他住處了。”伯牙道:“學生要往鍾家莊去。”老者聞“鍾家莊”三字,一雙昏花眼內,撲簌簌掉下淚來,道:“先生別家可去,若說鍾家莊,不必去了。”伯牙驚問:“卻是為何?”老者道:“先生到鍾家莊,要訪何人?”伯牙道:“要訪子期。”老者聞言,放聲大哭道:“子期就是鍾徽,是我兒啊。去年八月十五砍柴晚歸,遇晉國上大夫俞伯牙先生。談論之間,意氣相投。臨行贈許多黃金。我兒買書攻讀。白日砍柴,夜間苦讀,把身子弄壞了,得了重病,數月之間,就亡故了。”伯牙聞言,如五雷轟頂,淚如湧泉,大叫一聲,靠山崖跌倒,暈了過去。

      鍾公用手攙扶,回顧小童問:“此位先生是誰?”小童低低附耳道:“就是俞伯牙老爺。”

      伯牙蘇醒。口吐痰涎,雙手捶胸,慟哭不已,道:“賢弟嗬,我昨夜停船,還說你失信,誰知已是九泉下的鬼了。”

      鍾公為他擦淚,細細勸說。

      伯牙哭罷起來,重與鍾公施禮。伯牙問:“老伯,子期是停柩在家,還是葬在墓地了?”鍾公道:“一言難盡!我兒臨終時,對我老夫妻說:‘命長命短是前世修來,兒生前不能盡孝,來世報答。死後求葬於馬安山江邊。與晉大夫俞伯牙有約,我說過要在那裏接他。’剛才先生來的小路右邊,一堆新土,即我兒鍾徽的墳。今日做百日,我提著紙錢,就是去墳前燒化,誰知就遇到先生。”伯牙道:“既如此,我陪老伯到墳前一拜。”

      小童幫老人提了竹籃。老人拄著拐杖引路,伯牙隨後,複進穀口。果見一丘新土,在於路左。伯牙整衣下跪:“賢弟在世為人聰明,死後為神靈應。受愚兄此拜!”拜罷,放聲又哭。驚動山前山後,山左山右黎民百姓,團近行路的、住家的,遠遠近近許多人聞得朝中大臣來祭鍾子期,回繞墳前,爭先觀看。伯牙無法擺祭,思思想想,叫童子取琴來,放於祭石台上,盤膝坐於墳前,揮淚兩行,彈得一曲。那些旁觀者不懂音樂,聽不多時就嘻嘻哈哈而散。伯牙問:“老伯,我彈琴悼念子期,非常憂傷,眾人為何而笑?”鍾公道:“鄉野之人,不知音律。以為彈琴就是好玩的,故此亂笑。”伯牙道:“原來如此。老伯知道我奏的是什麽曲子?”鍾公道:“我幼年也學過這個。如今年邁,五官半廢,許多東西都模糊不清了。”伯牙道:“剛才彈的是我隨心應手編的一曲短歌,哀悼我賢弟子期的,就把詞兒讀給老伯聽吧。”
      
      去春江邊初見君。
      今日不見知音人。
      一堆黃土無言語
      難忍淚珠落紛紛。
      來時樂
      去時苦
      隻見愁雲漫江渚。
      子期子期
      走遍天涯難覓你
      此曲彈罷不再彈
      三尺瑤琴為君死
      
      伯牙在衣服裏取出解手刀,割斷琴弦,雙手舉琴,向祭石台上,用力一摔,好好一琴,登時就殘碎一地。

      鍾公大驚,問道:“先生為何摔碎此琴?”

      伯牙道:
      
      琴音高山識流水
      子期不在對誰彈!
      春風滿麵皆朋友
      欲覓知音難上難。
      
      伯牙問得子期原是上集賢人,此路去第八家。對老人說:“下官傷感在心,不敢跟老伯去家了。隨身帶得有黃金二鎰,請用一半買幾畝地,把子期的墓地修整一下。等我回本朝辭官。再到上集賢村,迎接老伯與老伯母,同到我家,以盡天年。我就是子期,子期就是我。”  
      
      編者自語
      
      1、戰國故事,留下來的多是爭權奪國之事,本故事說的雖然也涉及朝中大官,卻不關官場,不關地位,因欣賞音樂引起的人間的情感而已。非常難得。
      2、故事是戰國的,原作者是馮夢龍,是明朝人。明朝人的口吻說前朝的事。
      3、馮夢龍是小說家,他的故事多數不是杜撰的,來自代代相傳的遺聞軼事。說明這事兒可能真實存在的。地名也吻合,從楚國、晉國,荊州、馬安(鞍)山,長江水路,漢陽江口。
      4、關於瑤琴的說法,多數來於古代傳說,有許多不真實的東西,本文改編時,把不切合實際的東西舍去了。
      5、當然,斷弦,說明有人偷聽琴,這個說法也是不真實的傳聞,小說家使用,不過是增加小說的戲劇性而已,包括俞伯牙在江邊彈琴發現哀音,這個也是杜撰的。
      6、話本小說,慣寫一段評論世間是非的開篇詞,常常是故事很好,評論卻很俗,囉囉嗦嗦,扯東扯西,抹掉這個,小說更顯精彩。所以改編者以後編文,均會去掉開篇評論的話語。
      7、“高山流水遇知音”,“知音說與知音聽,不是知音莫與談”,種種說法,皆從此故事起。林黛玉焚稿時,最動人的話語就說這個。可見這故事對後世影響之大。也是,“世事洞明皆學問,人情練達即文章”的文化氛圍,本故事卻重視藝術的真善美,以人對藝術的共鳴來寄托真實的人間情感。確實很脫俗,無論是文學價值還是思想價值,都是非常寶貴的。
      8、摔琴,大可不必。或許真摔了,也或許沒摔。都不是事兒。哦,那麽好的琴,真摔了就怪可惜的。
      9、辭官,代友贍養朋友的父母,這個怕是坊間對故事的圓就。知音間的情感,不涉及這樣的道德綁架。
      10、發現馮夢龍在敘述故事的時候,有很多廢話。什麽原因,不得而知。這就顯出現代文學在語言上的技巧的高超和貢獻。
      11、還有些話,一時忘了。讀者說吧。

      本文標題:知音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8010.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