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心靈感悟
文章內容頁

“吵架”的環衛工夫婦

  • 作者: 屋後的榕樹花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6
  • 閱讀75750
  •   淩晨六點,吃完早餐,送兒子上學。 “看,那兩個人又在吵架,天天吵架……”剛出門,兒子指著不遠處的一男一女說。

      陽春三月,春分已過,晝漸長,夜漸短,此時天已經大亮了。隨著兒子的指向,我清晰地看到,小區轉角處的一男一女,大概三十多歲的樣子。男人個頭矮小,一米六幾,女人紮一個馬尾辮子,看起來反而比男人高些,兩人穿著橙黃色的上衣,那是環衛工人工作服。

      男人手裏握著一把掃帚,正在低著頭掃著地,女人則拖著一輛雙輪保潔車,慢慢地跟在男人後頭。車把上照常掛著兩個蛇皮袋,左邊的小些,掃到拉罐瓶子什麽的,女人便撿起來往裏麵扔,右邊的大些,遇有紙皮殼什麽的,女人便折疊碼好往裏麵塞。男人掃到哪裏,女人就跟到哪裏。等男人把垃圾掃成堆了,女人也從車上拿起掃帚和鏟子,和男人一起把垃圾遷到車上去,看起來就象流水線上的兩個工人,前後協作,錯落有致,循環有序。

      這是一對夫婦,他們是負責我們小區清潔工作的環衛工,每天至少要打掃兩次小區,早晨一次,下午一次。

      兒子話音未落,我不由得啞然失笑:“起初,我也一直以為兩人在吵口呢,他們是夫婦,哪是吵架,在聊天呢。”

      我跟兒子講起了那件事。一個周未,家裏做了一次大掃除,我整理出了不少的紙皮和拉罐瓶子,隨意扔在了家門口,就出去買菜了。心想:如果恰巧看到收廢品的阿姨,就順便賣了,沒遇見的話,就讓清潔工收拾了去。買完菜回來時,剛好碰見保潔車停在我家門口,女人正彎著腰,低頭拾掇著地上的紙皮和拉罐瓶子,家門口的主人突然出現在麵前,嚇了一跳,趕緊放下手中的東西,站了起來,惶恐不安看著我,呐呐著:“我…我以為…你不要的……”

      我知道她惶恐的原因,鄰居的阿姨曾告誡過我:家裏的東西不要隨意放在門外頭,小區的環衛工會順手牽羊的。說上次她家的廢品放在門口,就被清潔工順走了,好在及時發現並追回了,鄰居阿姨毫不客氣地訓斥了他們一頓。憤憤然對我說:“真是的,人家門口也有撿!”

      對鄰居阿姨的說法,我卻不以為然,心裏反而隱隱生出一種為他們打抱不平的想法。

      家裏有個習慣,每晚飯後,等我收拾完畢,便和兒子提著垃圾到去兩百米遠的垃圾桶投放,然後繞一圈小區的路,散步回家。

      散步路上,總會遇到一些躺在地上的裝撐滿垃圾的塑料袋,有的袋口甚至也沒捆緊,雜七雜八的固體和液體,擠出袋來,散落一地,遇上雨天,垃圾會流淌得更遠,惡臭熏天,極難清掃。

      每每遇此,我們都掩鼻快行。那是小區裏一些不聽話的居民,不願把垃圾投放到不足兩百米遠的垃圾桶,卻是趁著天黑無人,將裝滿垃圾的塑料袋,用力地往路上一扔,迅而遁形無蹤。他們大概是想著第二天一早,反正環衛工人會清理幹淨。

      “小區內都設置了好幾處垃圾桶,想不到這些人還亂扔垃圾。汙染環境,禍害大家。” 兒子憤慨不已:“怪不得保潔的叔叔阿姨,每天都要掃出滿滿的好幾車,真是太辛苦了,大家應該愛護環境才對。”

      但這對夫婦卻似乎從來沒有介意過,無論是地上的一堆堆也好,還是零星幾片也好,他們總是默默地清掃著,認真地清掃著,也許他們覺得,這就是他們的天職。他們也從來都沒跟小區的人有過什麽爭執。當然,這對夫婦除了相互間愛“吵口”外,應該是極其善良和勤勞的一對。

      我想,不對,絕不是鄰居阿姨說的這樣,這麽勤勞善良的夫婦,撿一些家門口的廢品,哪裏會是順手牽羊呢?或許夫婦倆認為,這就是被隨意扔著的一堆垃圾呢? 這時,旁邊掃著地的男人也走近過來,沒有吭聲,緊張地望望我,又看看女人。

      我撲哧一聲笑了:“沒事沒事,我不要的,幫我收拾幹淨吧,辛苦了!”

      女人一下展開了顏:“哦,不要的哈,那我撿啦。”一邊彎下腰利索地整理著,一邊又抬頭對我羞澀地笑了笑,她把拉罐瓶子挑了出來,扔在左邊的小蛇皮袋子裏,再把紙皮疊好壓緊卷起來,塞進右邊的大蛇皮袋子裏。

      男人見女人撿完了,認真地清掃著殘餘的垃圾,一邊抬起頭,扯高了嗓子:“謝…謝謝…謝哈!” 他是在向我表達謝意,但他說話的聲調很高,很急,很像是吵口時氣極敗壞,張大了嘴想要大聲分辨,嗓子偏偏跟你作對就不及時出聲的那種,然後好不容易才擠出了聲。

      男人滿臉上掛著的笑意,讓我瞬間明白了,他其實是有語言缺陷的一個人。而男人和女人,平時也根本不是在吵架,而是在你一句我一句聊天呢。

      “不用客氣,以後我家門口,再有什麽紙皮垃圾什麽的,還請麻煩幫我清理幹淨了,辛苦你們了!”我笑著走進了家門。

      以後,每次家裏有紙皮廢品的,我都會有意無意地放在家門口,環衛工夫婦也都會很坦然很大方地幫我收拾,女人把拉罐瓶子挑了出來,扔在左邊的小蛇皮袋子裏,再把紙皮疊好壓緊卷起來,塞進右邊的大蛇皮袋子裏。偶爾遇上我,也會笑意盈盈不再羞澀地問上一句:“你不要了嗎?我撿走了。”然後,男人會細細地清掃著殘餘的垃圾,掃完了,再回頭仔細看看,再發現一絲瑕處,哪怕一丁點的,再細細地掃幹淨才走。

      從他們身邊經過,又和平日裏一樣,男人正扯高了嗓子在嚷嚷著什麽,嚷完一通,女人不慍不火地回應,回應完了,男人又扯高了嗓子嚷幾句,女人照常不慍不火地回應,此起彼伏,像吵口,卻頗有節奏。

      兒子說:嗯,那麽善良那麽勤勞的一對夫婦,他們哪裏會是天天吵架呢?

      看到我們,男人和女人同時轉頭,對我和兒子笑:“早!”那聲音,一高一低,一粗一細,如天籟之音,洋洋盈耳,餘音嫋嫋。

      是的,人與人之間,原本相互連接,彼此依存,人與人之間,也從來不缺少善意,若人人皆持有一份點燃善意的心,世界溫柔,你我溫柔!


      本文標題:“吵架”的環衛工夫婦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8007.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