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無奈的黎明

  • 作者: 陳草旭變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6
  • 閱讀80016
  •   真的懷著好心情,遞給兒子一張報紙和幾頁文稿,盡管當時知道,他同學就在他的房間,仍然指著報紙上的一位學者:“這是爸爸的榜樣,我畫過重點了,你認真看一下;還有,這幾頁文稿是你弟弟曹開煊的,你也認真讀讀。”他拿著進屋去了,裏麵傳來夥伴的笑聲。

      上午十點多些時,忙完手頭上的活計,便認真閱讀昨天報紙上的發現,一位學者的事跡。準確的說,是一位化學家的成長經曆,她的勤奮執著,無私和靜默。一位女學者的求學之路、研究求索,是否可以打開兒子生命之火的一星呢?是否終究要打開兒子求學之欲的一次嚐試呢?兒子上學期的成績,不滿三百分,但在我們的努力下,他開始主動學習。昨晚不開電視,早早的睡了,睡前還問大學一本和博士是怎麽回事兒。

      也想起妻子說,我侄兒開煊的幾篇小學習作,是否可以打印給她。就想,給她之前,在今天中午讓兒子細讀。於是,擇選侄子“自主”的《我是小船長》、“自悟”的《海軍大院的早晨》、 “學習生活”的《我做美國人的小向導》,以及敘事不亞於成人的《賞月記》;隻是沒有來得及在專製成彩頁的文章前,寫上“三人行必有我師”,以慰兒子可能會有的不愉快。

      妻子準備說要晚飯時,我喊屋內的兒子:“報紙看完了沒有?”他拿著出來說,看完了,我一聽便知道,又是那種應付的口吻,細算時間,他怎麽能看完一整版篇的那些重點。再抬頭看他:“你看完了?”又嚴厲的追問:“這麽短時間,你看完了?又開始騙了嗎?”

      送他報紙時,就是因為他說上午讀背了兩篇文章,下午要和同學一塊兒出去。我當時是答應的,隻是心想兩個條件,一是作業要認真質量的完成,預備的這個閱讀要讀完;再則是別去那麽長時間,早些回來,因為我見他的屋內已支起了大桌子,他和同學分明學過習。

      但見此陣勢,我不覺火起:“你知不知道爸爸精心給你準備作業?看看你弟弟的文章,你用心讀了嗎?你下午還出去,你算算離高考還有多長時間?多少個下午?多少個小時?你總說慢慢來,你還有時間可以慢嗎”?

      午休的朦朧中,他和同學走掉了,起床看看他上午的作業,並沒有按他說的超額完成,幾行歪歪斜斜的文字,像他受批評受指責時站著的模樣;再找報紙,整齊的擺放在桌子上,曹開煊的幾篇文章,沒有了,如果是他拿走了,像往常一樣找機會讀去,也許,那還算是並不多卻總還有的安慰。但事實是什麽呢?

      今天的上班,本沒有什麽是非與事務,一切平靜著,在辦公室閱讀那個學者,她在回憶自己的學生時代,敘述中年後及她的老師。不知道為什麽,一種無奈的憂傷浸染了我的平靜,出門見走廊裏幾個中學生模樣的孩子,在嘻哈笑談打鬧,也懶得讓他們離開,因為我在想,兒子你在看什麽呢?你什麽時間回來?什麽時間睡覺?什麽時間是你的黎明?

      本文標題:無奈的黎明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8005.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