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歸來依然是少年

  • 作者: 九滿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6
  • 閱讀81065
  •   那年中考後,我們懷揣少年的夢想,帶著征服性的自信,滿懷對名校的向往,匯聚到省重點中學——南縣一中。寢室裏,上鋪下鋪,共同搭建寢室文化;教室裏,讀同一本書,寫同一個字,追求同一個夢想;有時為一道數學題爭得麵紅耳赤,有時為一篇奇妙美文神采飛揚。共同度過人生中那段最清貧、最單純的青春年華,留下許多可歌可泣的故事。

      那年高考後,我們化整為零,在不同的舞台上演繹各自獨特的人生,成敗榮辱、沉浮冷暖、悲歡離合磨礪了我們曾經的狂妄不羈,成熟了曾經的懵懂無知,讓我們有了更加豐富的人生色彩,讓我們有了更加沉穩的人生態度。

      前幾天,定居在美國的桂長雲同學從美國回來探親。得知這一消息,我從工作之地廣州匆匆趕回來,與幾個老同學相約重返母校。

      金色的霞光,猶如一隻神奇的巨手,徐徐拉開了柔軟的霧帷。鬱鬱蔥蔥的樹木層林盡染,象塗了一層金子。我們悠悠地走著,霞光下,五張蒼老的臉被染得緋紅緋紅,好像秋天成熟了的蘋果。校園卻是變換了記憶,再無半分記憶中的舊韻,蹤跡難尋。

      幾個老同學,指指點點,各說各話。雖然各有重點,卻又稍稍錯位,在風中,在朝霞裏,這就是生命走過的姿態嗎?

      直到我們看見了當年的圖書館。似在“改天換地”的世界裏保存的一方小天地,它藏身其中,輝映在新校園,氤氳著渾然天成的氣息。

      我望著它,目光微恍,有所念想。

      初升的太陽把樹影拉得長長的。陽光穿過樹葉的間歇,灑在我們滿是皺紋的臉上。我們在追憶,高國祥說他做幾何作業,沒有空間立體旋轉的慨念,麵對那光怪陸離的幾何圖形,咋個都弄不懂;石喜紅神彩飛揚地憶起那個上課從不打開課本,卻口若懸河的曆史老師;桂長雲幸福地談起校門口那家小食店的美味;激情處,熊誌平哼唱起當年的流行歌曲《軍港之夜》……

      水池邊,坐著八九個雪白雪白的白衣小師妹,在她們抖蕩的歌喉裏,我像是遇著自己當年的化身了——風華正茂,書生意氣!微風舞弄著她們的衣裳,便成了一片渾然的白。她們似是池之女神,以遊戲三昧,暫現色相於校園的呢!

      於是,我們的話題又轉移到女生身上。張海斌憶起那次學校運動會上,一群白上衣,黑背心,黑園裙的女拉拉隊員,默默的、遠遠的向他走來。當時的他,無心再看比賽,卻專注於那群美麗、漂亮、動人的安琪兒了!熊誌平談起當年的“班花”媛媛,美麗如遊雲浮雨,說話柔聲細語,一副多愁善感的樣子,是他少年情感境界裏最理想的愛人,每次與她打招呼,他都要先深呼吸一下,看她一眼都需要很大的勇氣,如今的她依舊迷人,依舊風韻焯人,不愧“班花”的稱號。我,默默地聽,悠悠地行,想起自己的初戀傑妹,那時的她,單純的都不敢去懷念,我曾因她而輾轉反側,也曾因她而心絮飛揚,回味那些曾經擁有的過往,都有一種不可抑製的陶醉,萬丈紅塵中,我曾固執地以為她就是我的唯一,然而,她悄悄的走了……

      原來,逝去的確已失去,但已開始被同學們從追憶中以更新的方式,漸漸找回……我們一邊走著,一邊讚美校園裏少見的冬日的朝陽之美,同時也為朝陽上升的速度感到可驚可歎。

      走過三十七年,我們從高考前的痛苦迷茫,到上大學時的豪情萬丈,從曾經的積極上進,到如今的甘於平庸。校園卻還是曾經的校園,但母校也隨著國家改革開放的大潮,漸漸地與外麵的世界接軌,讓一批批學子,園了他們大學夢,走向外麵更精彩、更廣闊的世界……

      今天,與我一同回到母校熊誌平以當年的恩師為榜樣教書育人,成了一位嶽陽地區小有名氣的特級教師;張海斌大學畢業後投身警界,成了湖南公安係統不可多得的英才;桂長雲學成後去了美國,成了美國醫學界頂尖級的科學家……

       此刻的我,隻覺得自己已經還原為一個極為單純的身在其中卻奮發向上的“少年”。讓我附和著遠處的歌聲哼起來:“年輕的朋友們今天來相會,蕩起小船兒暖風輕輕吹,花兒香鳥兒鳴,春光惹人醉,歡歌笑語繞著彩雲飛。再過二十年,我們來相會,偉大的祖國該有多麽美……”

      本文標題:歸來依然是少年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8003.html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