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都市夜思
文章內容頁

我是一個善於頭腦發熱的人

  • 作者: 柴至味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5
  • 閱讀77120
  •   寫下這個標題,遲遲沒有動筆,因為這個“發熱”一詞,沒有個時間概念,小時候頭腦發熱,青春期頭腦發熱,年過古稀也同樣可以頭腦發熱,關鍵是主語還是一個第一人稱“我”,這就十分尷尬。雖然我一向提倡忘掉過去,追尋未來,可是自己經曆的那點事,閉著眼睛如數家珍,騙自己是相當賤的,賤得矯情,賤得露骨,所以不難看出——我很賤,很善於騙自己。對於這個無法用時間界定的頭腦發熱,說過去顯得晦澀,說未來顯得渺茫,那就談談眼下。

      時間:2021年4月13日晚上九點半,地點:辦公室。寫著我這算是文章的文章,突然聽見一陣腳步聲,聞其鞋聲知其人是我來這個小鎮練就的一項獨門絕技,所以我一聽就知道他是誰。我對別人穿鞋很感興趣,當然對穿著哪樣的鞋子走路發出的什麽樣的聲音也感興趣,尤其是想起高中時候夜晚安靜的自習課女老師的高跟鞋在走廊上嗒嗒嗒的聲音,婉轉悠揚,美妙極了,曾好幾次激起我寫詩的欲望。可是今晚耳朵捕捉到的越來越近的腳步聲,高一下矮一下,輕一下重一下,還有拖泥帶水的感覺,經過的判別,那是一雙三成新蜘蛛王拖鞋發出的聲音,就是他,沒錯(此處名字打馬賽克)。看著我還在挑燈夜戰,他赤裸裸的丟了一句:我還說沒人,來把燈關了,吱吱笑了兩聲回頭便走了。我一下就納悶了,啥時候變得這麽節約了,一個拉坨屎就可以扯著皮管用掉半噸水衝蹲坑的人來這麽一個標新立異的舉動,我不禁身體一顫,象征性的打了個寒顫。你可能會說,你打寒顫和頭腦發熱那不是背道而馳了,可是我想告訴你的是,我的發熱不是打寒顫,而是不顧言辭的捉襟見肘貌似批鬥了一下那個穿拖鞋叫我關燈的人,我腦熱啊,熱得受不來,熱得忘記我是個溫柔的人,以前別人在我頭上拉屎我可能隻是微笑著勸告一下他,別拉太多或是太稀了,多了我怕腦殼小扛不住,稀了我怕滑下來遮住我的眼,僅此而已,可是就是現在,我卻為別人過來關燈的那份有意或是無意之舉說了幾百個字,你就說,我腦殼熱不熱吧!

      好吧,時間再稍稍的往前推一點,最近,不知是哪裏來的熱勁,就是想讀書,想什麽書都往腦子裏麵裝,不管什麽門類,什麽正統的《二十四史》《資治通鑒》,什麽豔色的《金瓶梅》《官人別鬧》,總之,就是想讀,這種近乎癲狂的狀態,似乎也隻能用兩個概況了:寂寞。一直以來,我給自己的總結是假裝合群,希望熱鬧又害怕熱鬧,最害怕那種熱鬧之中軌道跑偏的淒涼,最怕那種熱鬧過後心裏狼藉的荒唐,很多時候倒不如一個人坐著發發呆,想到一些好玩的東西癡笑癡笑來得痛快。寂寞是可以分類的,低級的寂寞是孤獨,中級的寂寞是刺痛,高級的寂寞是悲憫,也還好,我給自己定了個不高不低的位,覺得自己的寂寞屬於刺痛一類,刺痛別人厚著臉皮說對不起,刺痛自己,長舒一口氣,然後吐出一個“爽”。所以最近刺痛了自己,我覺得特過癮。於是乎不顧滿屁股是賬的客觀現實,硬是在網上購了幾部書,書籍從祖國的天南地北陸續到位,可是又有個尷尬的情況,沒有放書的地方。你可能會說,幾本書哪裏放不了,床頭辦公桌,用垃圾袋裝著掛在衣架上也是可以的,可是我卻偏偏不,書這個東西,地方放不對就激發不了讀書的欲望,不能讀的書還叫書嗎?待在平常的地方叫垃圾,待在高貴點的地方叫藏品,我當然不希望我刷信用卡買來的變成垃圾或是藏品,那樣就悲乎哀哉了。

      所以,最近我一直在瞄,看單位那個辦公室有空閑的文件櫃,文件櫃不但要新,而且還要有玻璃,不然我把書放在裏麵,我看不到,我怕我的熱勁過了,它們又搖身一變成了垃圾。首先瞄中的是副所長辦公室的,他駐村去了,平時也不用,關鍵是他辦公室有兩個,其中一個和我辦公室一樣,裏麵東西寥寥無幾,看著堆滿灰塵的文件箱,我像瞻仰一件藝術品,在我心裏已經描繪了很多遍它放在我辦公室的樣子,本來想偷偷的端走的,可是出於禮貌,我還是打了個電話,我把這個箱子放在他辦公室的弊和放在我辦公室的利條分縷析說了好幾點,可是結果卻讓我失望,副所長說那個櫃子是裝案件用的,很多案件轉給所長所長都敢接招,所以,那個櫃子不能給你。我把結果想得太美了,以至於有些小失望。

      有那麽幾秒鍾,我還滋生了一個念頭,想著自己去買一個算了,可是回頭想想,我不能太自私,我兒還得用尿不濕咧,索性勇敢掐斷這個念頭,人家說你不想幹一件事你可以找到不去幹的一千種理由,看來還是很有道理的。慶幸的是,今晚在一樓一個空閑的辦公室裏麵看到了一個文件櫃,一眼看去,特別新,而且沒有人用,叫上一個警務助理,三下五除二我就抬到我辦公室去了,上樓的過程中,我還特意叮囑那個警務助理哥們要小心點,別弄出聲響,感覺像偷東西一樣,驚險刺激。其實我心裏特明白,這種行為隻是資源合理利用,讓這樣寶貴的東西閑著實在是暴殄天物了,但是自己辦公室已經有一個了,再放一個怕別人說閑話,這麽一瞬間,我還有點後悔平時做一個見緊的人,文件分類存放,做了工作留下台賬,導致我的文件櫃裏麵被這樣一個文件盒那樣一個文件盒占為己有,但是回頭想想隻有這樣才能不被檢查工作的領導罵個狗血淋頭,總算心裏飄過一絲慰藉。

      文件櫃抬到了辦公室,我拿著抹布擦擦蹭蹭,像新的一樣,和我老的文件櫃並排而立,如一對八拜之交,又如一對新婚夫婦,看著讓人歡喜。可是文件櫃子太大,之前買的幾本書放進去如一個人掉進了一大塊麥地,隻見麥子不見人,我又納悶了,這我每個月得花費多少錢才能把它填滿,可是填滿後,我又何時能把裏麵的書讀完,畢竟工作瑣碎繁雜的事情太多。我真是個糾結的人,也是一個憂患的人,就像你看到一個長得對眼的姑娘,才一眼,你就連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於是開始擔心車子房子,擔心老丈母好不好相處,你這樣焦慮,按照之前網上特流行的一句話:你麻麻知道嗎?或是換另外一句:小夥伴們都被驚呆了!

      看吧,說了一堆又不知道怎麽結尾了,腦子是熱得不得了了,但是太熱,感覺自己被燒傻了。但是這樣傻點也好,稀裏糊塗就把學習提上了日程,好過清醒的看著大把大把的光陰被虛度,好過看著一個不求上進的自己而悔恨懊惱。夜已深去,還是以區區短詩結束我這一堆胡亂的不知所雲吧:

      下了一陣小雨,低窪的地方就會積水
      感覺這個小鎮一下大了起來
      全是湖泊和僻靜
      這樣算是好的
      節奏不緊不慢
      但是卻在這其中遇見自己的一生
      跑得慢的一節已經黃土埋身
      跑得快的一節傷亡慘重
      倒是不緊不慢的那一節還在生長
      有些許青苔,也有些許陽光
      是的,不緊不慢
      我有種錯覺
      這一秒我湊近一看
      定能發現自己
      不緊不慢的
      佯裝上了生命的賊船
      情不自禁又有點不好意思

      本文標題:我是一個善於頭腦發熱的人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7956.html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