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每逢佳節蹭飯去

  • 作者: 屋後的榕樹花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5
  • 閱讀82768
  •   昨晚淅淅瀝瀝的雨聲,此刻終於消停,淩晨的雨,大概也累極,休息去了吧。五點的鬧鍾還沒響,我卻早早地醒了,習慣性地翻起了自己的朋友圈。

      我被兩張美麗的相片吸引住了:一張相片,菜園的藤架,一隻青嫩的黃瓜,被綠的葉和黃的花們幸福地簇擁著,漂亮極了,另一張相片,是母親備的一桌誘人的菜,還有不及桌麵高的小侄子,端著碗,站在桌邊,仰著頭,眼巴巴地盯著滿桌的菜,筷子又不夠長,母親彎下腰,在為小侄子夾菜吧。

      我立刻飛回到了那一日,那是2018年6月18日,端午節。母親前幾天就交待了,端午要用養了好幾年的老母雞招待我們幾個子女。

      所以理所當然回家蹭飯去。也隻是簡單地買了點水果而已,一小家子抱團回到娘家。弟弟們前一日就已經回到了家,姐姐一家也比我們早回,姐姐正忙乎著在桌上切新鮮的西瓜,小侄子迫不及待,雙手捧著一片,左邊一口,右邊一口,狼吞虎咽,小侄女也不甘示弱,兩手齊下,大快朵頤。

      母親上街去了,廚房裏已香味撲鼻,小弟正煮著母親備好的老母雞,進房去看望臥床的父親,說咱們到廳上去坐坐吧,父親說不想去,房裏呆著挺好。父親不能行走,他一天二十四小時呆在房內,平日裏除了母親帶他到暖暖的陽光下抹澡,他都不願到外麵去見見陽光,透透氣,就這樣長年累月地在房內睡著,或坐著,或看看電視,或看看窗外。

      窗外是一棵木芙蓉花,再過來是一條小溪,小溪過來是319國道。有花開花落,有潺潺流水,車來車往,還有人來人往,這就是父親的自在。我們回來了,父親開心多了,興奮地和我們天南地北地聊著。母親從街上回來了,隨手拿起桌上一片西瓜吃著:”今晨的空心菜和莧菜比平日裏好賣,一塊錢一斤,賣了二十斤呢”,母親眉飛色舞,顯然收獲滿滿,花白的頭發上滴著的,不知是露珠還是汗水:“賣的小菜,墊了一點錢,買肉,還買了饅頭……”,母親一邊說著,一邊拿出尚熱乎的饅頭,走進父親的臥室。

      母親淩晨兩點多就起了床,到菜園裏摘菜,到小溪裏清洗,在院子裏碼平,再一份一份地捆好,擺進菜藍,挑到街上去賣。忙到現在,早飯也沒吃。母親就是這樣習慣性地早起操勞,每逢節日起得更早,忙得更多。我們回來的時候,很多活都是母親提前已經做好了的,再由大家夥搭把手繼續完善。

      肉丸子做好了,鴨子燒好了,雞湯煲好了,紅燒肉正在鍋裏準備上桌……二弟切著一些小菜,小弟替上炒著菜的母親,母親便偶爾往灶裏添添火,大侄女和大弟媳抹桌子洗好碗,小侄子時不時過來做個鬼臉,搗個亂;哈哈,比小侄子大些的小侄女突然跑過來告狀:嗚嗚,奶奶,二寶打我……見此狀,一家人前俯後仰地笑了起來,小弟假裝打了下二寶,笑著教侄女:“傻瓜,你比他大,不會打回他?”母親彎下腰,愛撫地把小侄女拉入懷裏,輕輕地幫她揉著“傷”處。

      姐姐帶著我們幾個打下手的,跟著洗洗小菜,切切辣椒,剝幾個蒜子……不到十二點,滿滿的一桌菜上齊了,父親也出來了,一家人圍著圓桌,津津有味地吃著,聊著,母親依舊是最後一個上桌吃飯。

      每逢佳節蹭飯去,這是我常和愛人調侃的一句話。如今,每逢節假日,我們照常回家蹭飯去,可主打廚房的已不是母親,母親病了一場後,從此成了兒女們的配角,飯桌上,也永遠缺了父親。

      我想,這就是生命中的輪回吧。

      人世間,又有多少美麗和溫存,在生命中一直輪回,令人眷戀不已。


      本文標題:每逢佳節蹭飯去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7944.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