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都市夜思
文章內容頁

不是故事的故事

  • 作者: 天涯若比鄰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4
  • 閱讀77241
  •   我有一個朋友,有一次我倆一起喝茶聊天擺龍門陣時,說他曾經遇到過的一件事情。事後讓他心裏很不爽。

      朋友說的事是由於他在單位工作很努力很認真,分管領導很是信任和喜歡他。當然,他也很是喜歡他的分管領導,因為凡是他向分管領導提出的建議意見與工作安排問題,絕大部分都能夠得到那位分管領導的同意和支持。

      因此,我的朋友說他很喜歡他的分管領導,他認為分管領導給了他一個十分寬鬆和良好的工作環境與氛圍。

      當時聽了朋友說的話,雖然是以前的事,我仍然為他感到高興的時候,可朋友馬上又長長的歎息了一聲。我十分不接地問他為什麽如此這樣?

      朋友又繼續說了接下來發生的一些事情,卻大大出乎於我的意料之外。

      原來他的分管領導雖然能力很強,對他也是很好,同時也給他創造了一個寬鬆良好的工作環境。但是,正是因為那位分管領導能力很強,對分管的工作又幹開展得有聲有色,因而讓單位的“一把手”十分的警惕,時不時都給那位分管他的領導找一些製肘的事情,讓那位分管領導十分鬱悶和糾結。

      當然這也讓我的那位朋友也感到不太了然,因為他兩邊都得罪不起,兩邊不敢得罪,夾在中間就像踩鋼絲一樣。

      朋友說這話的時候又透露出他那惆悵的樣子,那樣子仿佛讓我也感到了那種左也不是又也不是的尷尬境地。

      呷了一口茶後,我的朋友又繼續說著他的故事。他說有一天晚上,他接到那位分管領導的電話,電話上他的那位分管領導先是問我的朋友在幹什麽,在得知我那位朋友沒有什麽事之後,說是有事情要談一下,並特別叮囑叫我的朋友自己開車去他家那裏接他。

      朋友說他開著自己的車去到那位分管領導的住處,待分管領導上車後,我的朋友原以為要與分管領導一起去辦公室亦或是一個休閑的地方說工作上的事情。殊不知那位分管領導卻叫我的那位朋友慢慢地開著車在街道上繞來繞去,說是就在車上說說。

      朋友說那位分管領導先是說了一些單位“一把手”領導能力如何的差勁,工作安排如何的片麵和缺少統籌規劃,最後還提到聽說生活作風有一些不好的東西。說完之後暗示要我那位朋友采取匿名信的方式向上級組織反映,這樣就可以使那個“一把手”很快就“下課”。

      與此同時那位分管領導還暗示我那位朋友說倘若是他當上了單位的“一把手”後,將會積極地向組織推薦我的朋友。

      話說到這裏後,我那位朋友停歇了一下,然後說:“我剛開始沒有明白那個分管領導說話的意思,後來在他的不斷暗示下我才知道了他的意圖。但是,我仍然裝作不知道他的意圖的樣子,沒有作任何一點的應承反應!”。

      我的那位朋友解釋說,因為在他看來,雖然分管領導對他確實不錯,包他自己也括承認分管領導的工作能力和領導水平都比“一把手”要強許多,對待部下也比“一把手”要關心關愛許多。但是盡管這樣,可讓他去采取寫匿名信的方式反映一些似是而非的問題,他做不到,也不願意去做!

      我那位朋友又說,即便他是這樣裝聾作啞的態度,可那位分管領導在後來的一段時間裏,依然還多次找到他,采用這樣的方式誘導和暗示他。一直到那位分管領導調離去了另外的單位工作後,這件事才不了了之。

      朋友說事情雖然已經過去了多時,可每當回想起來這件事的時候心裏依然很是不舒服!同時朋友說他不明白的事情是為什麽一個讓他自己感到一個看起來很好的一位領導,心裏卻有著那麽不好的想法和低級的東西呢?!

      看到朋友那麽的不開心和滿臉疑惑,我便勸他說事情都已經過去了,況且你也沒有按照那個人的想法去做見不得人的事!

      然後我又給我的朋友擺了一個我認識的一個人的一故事。

      我認識的那個人姓何,有一次姓何的人也給我擺了他自己故事。

      何說他自己在“文革”以前,是在一個集體商店裏工作,工作崗位是賣小雜貨,也就是賣木耳花椒黃花之類的東西。何說自己的文化程度不高,中學還沒畢業,因為家庭經濟條件不好,就綴學了。

      本來日子就平平淡淡的過下去了的,可是偏偏在工作兩年後就遇上了“文革”。剛開始的時候何說他自己還是以一個旁觀者的態度去麵對的,可是看到那麽多的人整天跑來跑去,口號喊得漫天響,一個個以前默默無聞的人,一瞬間都成了響當當的人物,前呼後擁今天把這個當官的拉出來批鬥,明天把另外一個當官的拉出去遊街示眾,要多威風有多威風,加之報紙上上都是鼓勵造反有理的話,於是何也就作出了投身於那場“運動”的選擇。

      何說由於自己比較起那些喊口號的人中算是有一點點文化的人,很快就成為一個很有“名氣”的人了。

      何說他自己也感受到自己名氣大了。因為他一個招呼就可以喊上幾十上百的人每天去鬥這個“當權派”,拉那個“走資派”戴著高帽上街。

      當然,除了拉著一大撥人鬥這個鬥那個,以及與縣城裏的造反派頭頭緊密聯係之外,何還有一個愛好就是坐下來看報紙和各種各樣的小報,分析和判斷運動的走向與趨勢。

      後來成立“三結合”革命委員會的時候,何被縣“革委會”任命為區“革委會”第一副主任。何說那是他這一生中最風光的時刻,因為當上了區“革委會”第一副主任後,每天不是在這個單位講話,就是在那個單位去說成立“革委會”的事情,走到哪裏都是很多的人前後的簇擁著,有時候興致來了,何說他還會站在解放牌大卡車的駕駛室的踏板上,威風凜凜地從大街上過去,引得街上的百姓們都側目而視。那時候的何以為他這一輩子就會這樣風風光光地走下去了。

      然而,過後不久,按照上級要求就開始了清查“五一六”分子。何說很快他就被確定為“五一六”分子,擔任的區“革委會”副主任職務立馬就被撤銷了。

      經過半年的隔離審查後,鑒於他沒有“打、砸、搶、抄”的惡行,最後被解除了職務後回到日雜店繼續幹他賣日雜的老行當。那曾經的輝煌在何的人生軌跡中就如一時半會冒出來的煙雲般,轉眼之間就消散得沒有了蹤跡。

      何在談及自己的感受時,說自己就像是在一台戲裏的一個群眾演員一樣,被呼來喚去跑了一下龍套,然後就被遺忘在了戲劇的角落裏,再也沒有人記得他也上過戲……

      我擺了何的這個故事後,對我那位朋友說,我說我覺得我的朋友他是一個很聰明的人,倘若他應承了那個分管領導的話,繼而又按照那人的意思去做了什麽事,支出他的手去捉蛇,說不定到頭來裏外不是人,落到一個“用自家的料去肥了別人的田”的境地中。

      我那朋友聽了我的話後也連連點頭,覺得我的話有一點道理!

      我有時候想到我那位朋友擺的龍門陣,心裏不免想到,在我看來,許多情況下,人在遇到一些事時,處於事中很多時候都是“懵的”,往往是回過頭來看才知道當時應該怎麽做,可卻是時過境遷後悔之不及了!

      所以我一直認為我那位朋友是一個非常聰明的人。

      當然,我有時想,也不知道我的這種想法是不是正確的?!

      本文標題:不是故事的故事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7932.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