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雜文評論憑欄論世
文章內容頁

西門慶“白玩”了潘金蓮嗎?

  • 作者: 遼寧王忠新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1
  • 閱讀100918
  •   ——那付出的高昂代價至今散發著血腥!

      近期,因一樁女輔警“敲詐”7名公職人員的案件,西門慶和潘金蓮又成了人們的熱議,對於這件公案的是是非非,筆者一律不做評判,隻想翻開《水滸傳》查一下,看看西門慶是否白玩了潘金蓮?!結果一看,西門慶付出驚天的四大代價,能把人嚇了一跳。

      其一、付出為王婆兒子謀取公差的人事代價。西門慶,何許人也?在小說《水滸傳》中,他原是陽穀縣一個落魄財主,後開了一家生藥鋪。他為人奸詐,貪淫好色,使得些好槍棒;他勾結官府,除當其保護傘,又當搖錢樹;他是受人另眼看待的暴發戶兼地頭蛇,在陽穀縣橫行無忌,更有恃無恐。

      他看上潘金蓮後,就請王婆幫忙搭橋牽線,如果事情辦成了,西門慶許諾給王婆在外的兒子謀一個公差。這個謀取公差的成本小嗎?對王婆沒有誘惑力嗎?

      其二、付出25兩銀子的金錢代價。西門慶答應王婆幫忙搭橋牽線的事辦成,立刻送十兩銀子作為王婆的棺材本。

      還給王婆十兩棉花,一些布匹和5兩碎銀,作為讓潘金蓮過來做壽衣的活動經費。“作別了王婆,便去市上綢絹鋪裏買了綾綢絹緞,並十兩清水好綿。家裏叫個伴當,取包袱包了,帶了五兩碎銀,徑送入茶坊裏。”

      為了封口驗屍人何九叔別說出真相,西門慶請何九叔喝酒,又送10兩銀子,兩個吃了半個時辰,隻見西門慶去袖子裏摸出一錠十兩銀子,放在桌上,說道:“九叔休嫌輕微,明日別有酬謝。”“如今殮武大的屍首,凡百事周全,一床錦被遮蓋則個,別無多言。”

      除了買綾綢絹緞、吃酒等零零碎碎的花銷外,這25兩銀子值多錢?《宋史食貨誌》記載,自宋真宗起,由於白銀存量少,導致銀價不斷上漲,一般為2000以上銅錢換1兩白銀。《宋史職官誌》載“每鬥(米)折錢三十文”。按2000個銅錢換1兩白銀計算,當時米價1石600--300錢來,1兩白銀可買4--8石大米。宋代一石一般為66公斤。取4--8的中間數6為計,66公斤乘6為396公斤,也就是近800斤。兩口之家的百姓,一年若有5兩銀子,就會衣食無憂。

      其三、付出4條人命的血腥代價。當代土豪常掛在嘴上,很自豪的一句話:用錢能解決的問題,都不是問題。那麽,用命都不能解決的問題,該算不算問題,付出用命都擺不平的代價,該算不算昂貴的代價?而就為了玩玩潘金蓮,又何止西門慶成刀下之鬼?

      其一、因武大郎礙事被毒死。為了不讓武大將西門慶和潘金蓮通奸之事告訴武鬆,西門慶與潘金蓮合謀用毒藥毒死武大郎。

      其二、潘金蓮與西門慶成刀下之鬼。武鬆“將兩顆人頭供養在靈前,把那碗冷酒澆奠了,說道:‘哥哥靈魂不遠,早生天界!兄弟與你報仇:殺了奸夫和淫婦,今日就行燒化。’”

      其三、王婆被淩遲處死。“議下罪犯:“據王婆生情造意,哄誘通奸,唆使本婦下藥毒死親夫。又令本婦趕逐武鬆,不容祭祀親兄,以致殺傷人命,唆令男女故失人倫。擬合淩遲處死。”何為“淩遲處死”?俗稱“千刀萬剮”,是我國古代社會中最殘酷的刑罰。曆代法典中,淩遲這一刑罰均不列入正刑,隻適用於極少罪名,而王婆則被千刀萬剮了。

      其四、付出“逼上梁山”的社會代價。對武鬆“議下罪犯:據武鬆雖係報兄之仇,鬥殺西門慶奸夫人命,亦則自首,難以釋免。脊杖四十,刺配二千裏外。”最後,武鬆被逼無奈投二龍山、上梁山,開始了“造反有理”。而在西門慶與官府的勾結中,讓武鬆為哥哥被害無處伸冤,在“官逼民反”中,有多少類似林衝、武鬆的好漢,被逼上梁山嘯聚。那開始的“替天行道”的造反,又是西門慶集團付出的何種政治代價?

      結束語:從《水滸傳》的描述看,西門慶為玩潘金蓮付出了極為高昂的代價,這代價如此之高,又何人能付得起?這代價如此之高,不就是一種強烈的警示:世界上沒有免費的午餐,世界上更沒有白玩的潘金蓮!

      追古撫今,現代社會竟然還有西門慶想白玩潘金蓮,這是否神經錯亂?在現代西門慶的淫亂中,可否有王婆作妖?北宋的法律尚知,天理大於法理,尚輕判武鬆,而重判王婆!

      本文標題:西門慶“白玩”了潘金蓮嗎?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7744.html

      • 評論
      5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