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62·小雅·采菽

  • 作者: 濱湖散人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10
  • 閱讀100904
  •   「一章」
      采菽采菽,筐之莒之。「1」
      君子來朝,何錫予之?「2」
      雖無予之,路車乘馬。「3」
      又何予之?玄袞及黼。「4」

      「二章」
      觱沸檻泉,言采其芹。「5」
      君子來朝,言觀其旂。「6」
      其旂淠淠,鸞聲嘒嘒。「7」
      載驂載駟,君子所屆。「8」

      「三章」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9」
      彼交匪紓,天子所予。「10」
      樂隻君子,天子命之。「11」
      樂隻君子,福祿申之。「12」

      「四章」
      維柞之枝,其葉蓬蓬。
      樂隻君子,殿天子之邦。「13」
      樂隻君子,萬福攸同。「14」
      平平左右,亦是率從。「15」

      「五章」
      汎汎楊舟,紼纚維之。「16」
      樂隻君子,天子葵之。「17」
      樂隻君子,福祿膍之。「18」
      優哉遊哉,亦是戾矣。「19」

      關於《小雅·采菽》的詩意主旨,有多種意見。一種意見是毛亨、鄭玄的“刺幽王”說。《毛傳》:“《采菽》,刺幽王也。侮慢諸侯。諸侯來朝,不能錫命以禮,數征會之,而無信義。君子見微而思古焉。”《鄭箋》:“幽王征會諸侯,為合義兵,征討有罪。既往而無之,是於義事不信也。君子見其如此,知其後必見攻伐,將無救也。”他們認為某位君子(詩人)將周幽王的種種不端看在眼裏、急在心裏:對來朝的諸侯侮慢,還沒事找事隨意征召諸侯,失信於諸侯。所以,認為幽王最終必定敗亡。同時,詩人又自然地想到古之明王(文王、武王、成王等),明王們有信義,能敬待諸侯,因而受到天下諸侯的擁戴。所以,詩人作此詩以“思古刺今”。

      對《毛傳》、《鄭箋》所講的“義事不信”,《毛詩正義》引用了《史記·周本紀》中的“烽火戲諸侯”事加以佐證。《周本紀》曰:“褒姒不好笑,幽王欲其笑,萬方,故不笑。幽王為烽燧大鼓,有寇至則舉烽火。諸侯悉至,至而無寇,褒姒乃大笑。幽王欲悅之,數舉烽火。其後不信,益不至。幽王之廢申後,去大子。申侯怒,乃與繒、西夷犬戎共攻幽王。幽王舉烽火征兵,兵莫至。遂殺幽王驪山下,盡取周賂而去。”

      第二種詩意主旨觀是朱子的“天子美諸侯”說。《詩集傳》:“此天子所以答《魚藻》也。”他認為《魚藻》是諸侯美天子(見《魚藻》賞析篇),那麽,“答《魚藻》”就是天子回應並讚美諸侯們了。

      然而,方玉潤對朱子的說法予以否認。《詩經原始》:“若《集傳》雲‘此天子所以答《魚藻》也’,則尤非。詩中明言‘天子所予’、‘天子所命’等語,則非天子自言可知,讀《詩》不先明語氣,安能更望其深探作者微意?學者試將此詩與《彤弓》、《湛露》等篇並讀,其氣象之廣狹輕重,迥不相侔。然後知事體雖同詩旨各別。”他不但不同意朱子的看法,還批朱子“讀《詩》不明語氣”。若朱子泉下有知的話,不知他將情何以堪啊!然而,鄙人以為方氏的觀點並不能真正否定朱子的意見。

      他對《毛傳》的“刺幽王”說也是嗤之以鼻:“若《序》謂‘刺幽王侮慢諸侯’之說,不悉辯。”連辯都不值得。

      按照方玉潤的看法,《采菽》的詩意主旨應該是“美諸侯來朝”。《詩經原始》:“《采菽》,美諸侯來朝也。此固是西周盛王諸侯來朝加以錫命之詩,然非出自朝廷製作,乃草野歌詠其事而已。觀前後四章興筆自見。事極典重而起極輕微,豈國家錫予而有取於筐筥以為興耶?”

      但他的“美諸侯來朝”說不也正是毛、鄭的“思古刺今”說的前半段嗎?

      從詩文字麵上看,《采菽》確實如方玉潤所說,是“美諸侯來朝”。不過,從全詩行文“語氣”上,詩人在作此詩時,確實是在“思古”,至於他心中是否懷著“刺今”的用意,那就恐怕隻有他自己心裏有數了。

      本文中,我們將主要從詩文的字麵含義,並結合眾家的觀點,對該詩做一番賞析。是否“刺今”則還是留給讀者自己去思考吧。

      《采菽》全詩五章,四十句,一百六十一字,篇幅中等。第一章,諸侯將朝,天子備禮;第二章,諸侯將到,車仗有儀;第三章,諸侯已來,尊王以禮;第四章,諸侯忠正,王朝盛旺;第五章,君臣同心,天下安康。

      第一章,興。詩篇原文:
      采菽采菽,筐之莒之。
      君子來朝,何錫予之?
      雖無予之,路車乘馬。
      又何予之?玄袞及黼。

      這一章詩人從天子的視角寫諸侯將要來朝的情景。天子對此次諸侯來朝甚是期待,也極其重視。因此,他做好了賜命的準備。賜命既是天子對臣子的賞賜,也是天子權威的顯示,對於受到天子賜命的臣子來說,也是一種無上的榮譽。

      “采菽采菽,筐之莒之。”此句以采菽起興,采來的菽當然得用筐筥來盛,諸侯來覲見天子當然要受到相應的賞賜。菽(shū)是豆類的總稱,嫩頭嫩葉可以當成蔬菜吃。所以,這裏“采菽”采的可能是菽葉(嫩頭),也有可能是其果實豆。

      按照《毛傳》、《鄭箋》的注解,采的是菽葉和嫩頭。《毛傳》:“興也。菽所以芼大牢而待君子也。”芼(mào),指可供食用的野菜或水草。這裏,是使動用法,“將菽葉(嫩頭)與大牢放一起煮”,祭祀時並用牛、羊、豖三牲的叫做“大牢”,也稱“太牢”。太牢用於隆重的祭祀,按古禮規定,一般隻有天子、諸侯才能用大牢。

      如果覺得《毛傳》說的還不夠明確的話,我們再看看《鄭箋》的解釋:“菽,大豆也。采之者,采其葉以為藿。”明確說了是采其葉。藿(huò)是豆類植物的葉子,此指用豆葉做成的羹。

      筐、筥(jǔ)都是筐也,方者為筐,圓者為筥。

      “君子來朝,何錫予之?”諸侯們要來朝覲了,那什麽賜給他們呀?這兩句以及下四句都是以天子的口吻設問和自答,寫得很生動。君子,指前來朝覲的諸侯。錫(cì),同“賜”,賞賜之意。

      “雖無予之,路車乘馬。”嗨,也沒什麽賞賜的,就(每位諸侯一輛)路車和四匹馬而已。按照鄭玄的意思,“雖無予之”是天子的自謙。《鄭箋》:“賜諸侯以車馬,言‘雖無予之’,尚以為薄。”言下之意,“今王薄亦不為也 —— 《毛詩正義》注疏”。《詩集傳》也說:“其言如此者,好之無已,意猶以為薄也。” 路車,即輅(lù)車,古時天子或諸侯所乘。乘馬,四匹馬。乘(shèng),古時計物以四為乘。

      “又何予之?玄袞及黼。”還賞賜什麽呢?玄袞和黼吧。玄袞(ɡǔn),古代上公禮服。《鄭箋》:“玄袞,玄衣而畫以卷龍也。”玄是黑色。黑色衣服上畫了身體卷曲的龍。黼(fǔ),本義為黑白相間的花紋。按《鄭箋》,此指黼黻,“謂絺衣也”。黻(fú)是黑青相間的花紋,絺(chī)是細葛布。按照《詩集傳》的注解,這種花紋的形狀是斧子。《詩集傳》:“黼,如斧形,刺之於裳也。”

      按照周朝禮製,不同等級的人,其所穿的禮服是有規定的。《詩集傳》:“諸公袞冕九章,已見《九罭》篇。侯伯鷩冕七章,則自華蟲以下。子男毳冕五章,衣自宗彝以下而裳黼黻。孤卿絺冕三章,則衣粉米而裳黼黻。大夫玄冕,則玄衣黻裳而已。”朱子說在《九罭》中有解的袞冕九章是:一曰龍,二曰山,三曰華蟲,雉也。四曰火,五曰宗彛,虎蜼也,皆繢於衣;六曰藻,七曰粉米,八曰黼,九曰黻,皆繡於裳。

      第二章,興。詩篇原文:
      觱沸檻泉,言采其芹。
      君子來朝,言觀其旂。
      其旂淠淠,鸞聲嘒嘒。
      載驂載駟,君子所屆。

      這一章寫來朝諸侯的儀仗隆盛。

      “觱沸檻泉,言采其芹。”湧流不斷的泉水邊,長滿了水芹菜,命人把它們采來。采這些水芹來,是為了做菹(醃菜),待諸侯來了好招待他。觱(bì)沸,泉水湧出的樣子。檻(hàn)泉,泉水自底部向上湧出的泉。芹,水芹菜。言,句首語助詞,無實義。

      “君子來朝,言觀其旂。”按《毛詩正義》疏,這兩句意思是:“其君子諸侯至來朝之時,我明王又使人迎之,因觀其車服旌旂。”旂(qí),是一種在旗旒上畫龍,並在旗竿竿頭係鈴作為裝飾的旗子。

      “其旂淠淠,鸞聲嘒嘒。”旗子迎風飄蕩,鸞鈴之聲頗有節奏。淠淠(pèi),是旗幟在風中飄動的樣子。嚖嚖(huì),指旗杆頂端的鸞鈴有節奏的響聲。

      “載驂載駟,君子所屆。”這兩句的意思,按《毛詩正義》為:“至於將朝,王於是親自驂騑,則乘四馬而往迎之。”按《詩集傳》,意思是:“又見其馬,則知君子之至於是也。”朱子直接是按文索義,而《毛詩正義》所解(也是毛、鄭之意),則表達了天子對諸侯來朝的重視。《毛詩正義》對這一章的詩意總結道:“未來則采菽為菹以待之,既來則乃使人在塗迎之。既朝王,則驂駟而見之。是故明王於諸侯,其所尊敬法製之極,今王何以不尊乎?”

      驂有兩種意思,一為四匹馬駕車時外側的兩匹馬,一指以三匹馬共駕一輛車。按上下文,這裏應取第二種含義。駟,共駕一車的四匹馬,或四匹馬共駕一輛車。按上下文,取後一種意思。“載驂載駟”,諸侯朝覲的隊伍盛大,有三匹馬駕的車,也有四匹馬駕的車。

      屆,《鄭箋》解為“極也”,《詩集傳》解為“至也”。據《漢典》,極也有“至”一義。所以,二解都是說“朝覲的諸侯到了”。

      第三章,賦。詩篇原文: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
      彼交匪紓,天子所予。
      樂隻君子,天子命之。
      樂隻君子,福祿申之。

      這一章是對朝覲諸侯的畫像。

      “赤芾在股,邪幅在下。”這位諸侯腰係(jì)紅色蔽膝,小腿上綁著綁腿。赤芾(fú),紅色的蔽膝。蔽膝以革製成,圍在腰間、護住膝蓋,類似於今天的圍裙。邪幅,即綁腿,用長布條一道一道的綁在小腿上。

      “彼交匪紓,天子所予。”這個人(指來朝的諸侯)啊為人恭肅,毫不懈怠,所以,天子很喜歡他,就給予他豐厚的賞賜。《詩集傳》:“交,交際也。紓,緩也。”交,可以理解為“待人接物”之道;紓,可以理解為“懈怠、馬虎”。這裏的“予”,竊以為作“托付、信賴”解更佳,意即:這位君子諸侯為人恭肅,是天子所值得信賴,可以托付(重責)的人。

      “樂隻君子,天子命之。”《毛詩正義》解釋這兩句為:“天子乃命予之以禮樂樂是君子諸侯。”詩句中的“樂”讀為lè,意為“使君子快樂”。《毛詩正義》疏中的兩個“樂”分別讀為yuè和lè。隻,句中語氣助詞。

      “樂隻君子,福祿申之。”不但要以禮樂樂是君子諸侯,還祈願他得到福祿。申,重也,即同時得到的意思。

      第四章,興。詩篇原文:
      維柞之枝,其葉蓬蓬。
      樂隻君子,殿天子之邦。
      樂隻君子,萬福攸同。
      平平左右,亦是率從。

      這一章是對此君子諸侯的讚美和祈願。

      “維柞之枝,其葉蓬蓬。”這是以柞樹進行比興。《鄭箋》:“此興也。柞之幹,猶先祖也。枝,猶子孫也。其葉蓬蓬,喻賢才也。正以柞為興者,柞之葉新,將生;故,乃落於地。以喻繼世以德相承者明也。”雖說葉不是樹之根本,但沒有葉也就不成為樹,樹枝葉繁盛,那才是生機勃勃。樹如此,王朝亦是如此。隻有天下家國都興盛,那麽王朝才久遠。

      “樂隻君子,殿天子之邦。”因此,古明王無不以禮樂樂是君子,以使其鎮撫天子之邦。殿,鎮撫。

      “樂隻君子,萬福攸同。平平左右,亦是率從。”如此,則天下萬福所同,聚而歸之。然後,鄰國亦如是,相與循順而從之,故天下所以安定。攸,文言語助詞,無實義。平平,辯治也,即治理之意。左右,諸侯之臣也、一國之鄰國也。率,循也,同樣道理也跟著一起安定。

      第五章,興。詩篇原文:
      汎汎楊舟,紼纚維之。
      樂隻君子,天子葵之。
      樂隻君子,福祿膍之。
      優哉遊哉,亦是戾矣。

      這一章是寫天子對諸侯來說,如同纜繩與舟船的關係。沒有纜繩的維係,則舟船隨波逐流、飄忽不定,沒有明王的禮製,諸侯則不知所之,國將不國,天下無寧矣。

      “汎汎楊舟,紼纚維之。”隨波浮動的楊木船,需要有纜繩維係。《鄭箋》:“楊木之舟,浮於水上,汎汎然東西無所定。舟人以紼係其緌以製行之,猶諸侯之治民,禦之以禮法。”汎汎,同“泛泛”,船浮水麵,隨波搖曳的樣子。紼(fú),粗大的繩索,纜繩。纚(lí),係。

      “樂隻君子,天子葵之。”治理天下的諸侯,也需要天子禦之以禮法。毛傳》:“葵,揆也。”揆(kuí),掌管、管理、揣度,其實就是要用禮製去約束諸侯。這兩句是從“名”的角度講。

      “樂隻君子,福祿膍之。”這兩句是從“利”的角度講。光有禮製約束還不夠,天子還要以福祿厚賜他。這句話的意思是,光有“名”還不夠,還必須給他(諸侯)足夠的“利”。膍(pí),厚賜。

      “優哉遊哉,亦是戾矣。”如此的話,諸侯也就安定而本分了(安心地把本諸侯國治理得好好的)。《鄭箋》:“戾,止也。諸侯有盛德者亦優遊,自安止於是,言思不出其位。”

      「一章」
      采啊采啊采豆葉,裝滿方筐裝圓筐。
      君子諸侯來朝覲,何物賞賜做表彰?
      輅車一乘馬四匹,賞賜太薄恐不當。
      再加禮服整一套,卷龍黼黻爲飾裝。

      「二章」
      汨汨湧動清泉水,我采水芹在它旁。
      君子諸侯來朝覲,旗幟招展儀仗長。
      龍旂飄飄迎風舞,鸞鈴叮叮傳脆琅。
      車有三馬四馬駕,道是君子覲見王。

      「三章」
      大紅蔽膝腰間繫,腿上綁帶好整齊。
      爲人恭肅不懈怠,天子所託實相宜。
      可喜國有此君子,天子任用不遲疑。
      可喜朝中君子在,福祿加身不爲奇。

      「四章」
      柞樹枝幹粗又大,莫忘綠葉功和勞。
      天子有此真君子,四海平安如山牢。
      可喜國有此君子,萬福同享共逍遙。
      相鄰君國皆如是,率土之濱歸一朝。

      「五章」
      楊木之舟隨波搖,纜繩維繫不亂跑。
      禮樂隻爲樂君子,天子禦之如船錨。
      再加福祿來厚賜,君子感念此聖朝。
      心安其位治家國,優哉遊哉真逍遙。

      注釋:
      「1」 菽(shū):豆類總稱。筥(jǔ):亦筐也,方者爲筐,圓者爲筥。
      「2」 錫(cì):同“賜”,賞賜、賜給。
      「3」 路車:即輅車,古時天子或諸侯所乘,這裡是天子賜予諸侯。《詩集傳》:“路車,金路以賜同姓,象路以賜異姓也。”乘馬:四匹馬。乘(shèng):古時計物以四爲乘。
      「4」 玄(xuán)袞(ɡǔn):玄衣而畫以卷龍也。玄,黑色。黼(fǔ):黑白相間的花紋。
      「5」 觱(bì)沸:泉水湧出的樣子。檻(hàn)泉:泉水自底部向上湧出的泉。《毛傳》:“檻,泉正出也。”言:句首語助詞,無實義。芹:水芹菜。
      「6」 旂(qí):一種在旗旒上畫龍,並在旗竿竿頭繫鈴作爲裝飾的旗子。
      「7」 淠淠(pèi):旗幟隨風飄動的樣子。鸞(luán):旂之竿頭所繫之鈴。嚖嚖(huì):鑾鈴之聲很有節奏。
      「8」 屆(jiè):至。到了的意思。
      「9」 赤芾(fú):紅色的蔽膝,以革製成,圍在腰間、護住膝蓋,類似於今天的圍裙。邪幅:綁腿,用長布條一道一道的綁在小腿上。
      「10」 交:交際也,即待人之道。紓:緩也,即懈怠、馬虎。
      「11」 樂(lè):以禮樂(yuè)樂(lè)是君子諸侯。隻:句中語氣助詞,無實義。
      「12」 申:重也,即同時得到的意思。
      「13」 殿:鎮撫。
      「14」 攸:文言語助詞,無實義。
      「15」 平平:治理。左右:諸侯之臣,其國之鄰國也。率從:相率而同此君子諸侯國一樣得到治理。
      「16」 汎汎:同“泛泛”,船浮於水,隨波搖曳、飄忽不定的樣子。紼(fú):粗大的繩索,纜繩。纚(lí):繫。
      「17」 葵:揆(kuí),掌管、管理、揣度。
      「18」 膍(pí):厚賜。
      「19」 優哉遊哉:悠閒自得的樣子,暗指諸侯不會有異心。戾:止也,自安止於是,言思不出其位。

      2021年4月10日星期六,上海三湘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62·小雅·采菽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7732.html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