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60·小雅·賓之初筵

  • 作者: 濱湖散人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4-08
  • 閱讀113810
  •   「一章」
      賓之初筵,左右秩秩。「1」
      籩豆有楚,殽核維旅。「2」
      酒既和旨,飲酒孔偕。「3」
      鐘鼓既設,舉醻逸逸。「4」
      大侯既抗,弓矢斯張。「5」
      射夫既同,獻爾發功。「6」
      發彼有的,以祈爾爵。「7」

      「二章」
      籥舞笙鼓,樂既和奏。「8」
      烝衎烈祖,以洽百禮。「9」
      百禮既至,有壬有林。「10」
      錫爾純嘏,子孫其湛。「11」
      其湛曰樂,各奏爾能。「12」
      賓載手仇,室人入又。「13」
      酌彼康爵,以奏爾時。「14」

      「三章」
      賓之初筵,溫溫其恭。「15」
      其未醉止,威儀反反。「16」
      曰既醉止,威儀幡幡。「17」
      舍其坐遷,屢舞僊僊。「18」
      其未醉止,威儀抑抑。「19」
      曰既醉止,威儀怭怭。「20」
      是曰既醉,不知其秩。「21」

      「四章」
      賓既醉止,載號載呶。「22」
      亂我籩豆,屢舞僛僛。「23」
      是曰既醉,不知其郵。「24」
      側弁之俄,屢舞傞傞。「25」
      既醉而出,並受其福。「26」
      醉而不出,是謂伐德。「27」
      飲酒孔嘉,維其令儀。「28」

      「五章」
      凡此飲酒,或醉或否。
      既立之監,或佐之史。「29」
      彼醉不臧,不醉反恥。「30」
      式勿從謂,無俾大怠。「31」
      匪言勿言,匪由勿語。「32」
      由醉之言,俾出童羖。「33」
      三爵不識,矧敢多又?「34」

      關於《小雅·賓之初筵》這首詩的主旨,向來有兩種主要意見。其一是毛亨、鄭玄的“衛武公刺幽王說”。《毛傳》該詩小序:“《賓之初筵》,衛武公刺時也。幽王荒廢,媟近小人,飲酒無度。天下化之,君臣上下沈湎淫液。武公既入,而作是詩也。”媟(xiè)近,是過於親昵而不莊重的意思。“天下化之”,全天下的人都跟他學。沈(chén),同“沉”, “沈湎”就是“沉湎”。 淫液,按《鄭箋》的解釋,指的是飲酒時的情態。《鄭箋》:“淫液者,飲酒時情態也。武公入者,入為王卿士。”

      另一種意見是“衛武公飲酒悔過”說,最早見於《韓詩》,朱熹在其《詩集傳》中加以引用並采納之。《詩集傳》:“《毛氏序》曰:‘衛武公刺幽王也。’《韓氏序》曰:‘衛武公飮酒悔過也。’今按此詩意,與《大雅·抑》戒相類。必武公自悔之作。當從韓義。”

      以上兩種意見中都提到的關鍵人物衛武公,他就是《詩經·衛風·淇奧》所歌詠的“如切如磋”的“有匪君子”,春秋時代的衛國第十一任國君。關於衛武公的生平事跡,在《詩經·衛風·淇奧》的賞析中介紹。

      上述兩種詩意主旨觀看似不一致,但在方玉潤看來,兩者不過是各自表述了《賓之初筵》詩的一個方麵,他認為在本質上這兩種意見是一樣的。《詩經原始》:“衛武公飲酒悔過也。”他對比了《詩集傳》所引用的《毛氏序》、《韓氏序》,說:“愚謂二說實相通。”

      那麽,為什麽衛武公會飲酒悔過?又為何會作此詩?方氏認為這是衛武公對周幽王做的“譎諫”。《詩經原始》:“詩為武公所作無疑,不必過為苛論也。當幽王時,國政荒廢,媟近小人,飲酒無度。君臣上下,沈湎淫泆(yì,形容詞,放蕩、荒淫之意 —— 作者注)以成風俗者,尚堪問哉?武公初入為王卿士,難免不與其宴。既見其如此無禮,而又未敢直陳君失,隻好作悔過用以自警,使王聞之,或以稍正其失,未始非詩之力也。古人教人,以言教不如以身教;臣子事君,以言諫不如以身諫。武公立朝,正己以格君非,雖曰悔過,實以譎諫意耳。”他這裏說的“譎諫”,是指托辭委婉、不直指過失的勸諫。譎(jué),形容說話委婉、婉曲,尤指諫勸時,不直言過失而隱約其詞。

      本文中我們將基於方玉潤的觀點,對此詩做一番賞析。

      《小雅·賓之初筵》分為五章,每章十四句,共七十句、二百八十字,篇幅較長,僅次於《豳風·七月》和《小雅·楚茨》——《七月》八章、八十八句、三百八十四字;《楚茨》六章、七十二句、二百八十八字。

      《賓之初筵》全詩五章始終圍繞宴飲飲酒及其禮儀這個主線進行。一二兩章是“思古”,描寫古之明王所舉辦的、合乎禮製的宴飲,其場麵和相關禮儀;三四兩章是“刺今”,描寫今之昏王所舉辦的、違背禮製的宴飲,其混亂的場麵和酒客們的種種醜態;第五章對以上兩種情形進行評判和議論。

      第一章,賦。詩篇原文:
      賓之初筵,左右秩秩。
      籩豆有楚,殽核維旅。
      酒既和旨,飲酒孔偕。
      鐘鼓既設,舉醻逸逸。
      大侯既抗,弓矢斯張。
      射夫既同,獻爾發功。
      發彼有的,以祈爾爵。

      這一章與下一章是描寫古之明王燕飲的情形,作者以為這樣的國宴活動才是符合禮製的,其間的飲酒也是符合禮儀的。

      “賓之初筵,左右秩秩。”燕飲開始,賓客魚貫而入就座,一切都是不慌不忙、很有秩序。賓,參加燕飲的賓客。作為王的賓客,當然隻有天下各諸侯國的國君,以及有一定等級的朝官才有這個資格。筵 (yán),古時鋪在地上供人坐的墊底的竹席。古人席地而坐,設席每每不止一層。緊貼地麵的一層稱筵,筵上麵的稱席。左右,筵之左右也。秩秩,井然有序。

      “籩豆有楚,殽核維旅。”裝滿各種食物的籩(biān)、豆整整齊齊地陳列在那裏。籩、豆,祭祀或燕饗時用來盛食物的器具。籩用竹製,盛幹食品;豆用木製,後來演化有陶製,也有銅製的,盛魚肉虀(jī)醬等。有楚,相當於“楚楚”,形容籩、豆眾多而擺放整齊有序。“有”用在形容詞“楚”前做詞綴,本身無實義。殽、核,分別指盛放在豆和籩裏的食物。《毛傳》:“殽,豆實也。核,加籩也。”《鄭箋》:“豆實,菹(zū,醃菜)醢(hǎi,用肉、魚等製成的醬)也。籩實,有桃梅之屬。凡非穀而食之曰殽。”維,表示判斷,相當於“乃”、“是”、“為”。旅,陳也,即那些裝滿了食物的豆和籩(整齊有序地)陳放(在案桌上或地上)。

      “酒既和旨,飲酒孔偕。”(王的)酒都很醇美,眾賓客飲酒都有禮有序。既,副詞,盡、全部之意。和旨,《鄭箋》、《詩集傳》都解其為“酒調美也”,即(酒)醇美的意思。孔,很。偕,《詩集傳》解為“齊一也”,《鄭箋》解為“威儀齊一。言主人敬其事,而眾賓肅慎。”,這裏是眾賓客按司儀的統一號令,整齊劃一地斟酒、端起酒杯、對王致意,然後飲幹、再致意、放下酒杯。

      “鐘鼓既設,舉醻逸逸。”鍾鼓,古代君王舉辦國宴均要懸鍾駕鼓,奏樂以助宴樂。鍾為編鍾。設,指將鍾鼓架設好,一般會在燕飲的頭天晚上就提前給準備好。“醻(chóu)”為“酬”的異體字。《說文》:“酬,主人進客也。”。古代飲酒儀禮:凡主人酌賓曰獻,賓還酌主人曰醋,主人又自飲以酌賓曰酬。酌(zhuó)是斟酒的意思,“主人酌賓”就是主人給賓客斟酒(然後端起自己的酒杯向賓客敬酒、賓客也端起酒杯,主賓相互致意後同飲)。醋、酬類似。這裏的“舉醻”當理解為主賓之間相互敬酒。逸逸,《毛傳》解釋為“往來次序也”,《詩集傳》解釋為“往來有序也”。當取後者的解釋較妥。

      《毛詩正義》:“毛(亨)以為,古之將行燕射,先為燕禮。”前八句所寫即為“燕禮”,後六句寫“燕射”,即比賽箭法以取樂。《毛詩正義》曰:“既旅之後,止飲而行射事。”燕飲時,在獻、醋、酬三巡之後,就是眾人之間的相互敬酒與回敬,這稱為“旅酬”。一番旅之後,敬酒就告一段落,開始射箭娛樂了。

      “大侯既抗,弓矢斯張。”豎起射箭的靶子,準備好弓箭。“侯”是個象形字,從人,從廠(hàn),象張布,矢在其下,甲骨文字形,象射侯張布著矢之形,本義為“箭靶”。根據《詩集傳》,侯有幾等:“天子熊侯,白質。諸侯麋侯,赤質。大夫布侯,畫以虎豹。士布侯,畫以鹿豕。天子侯身一丈,其中三分居一,白質畫熊,其外則丹地,畫以雲氣。”《毛傳》:“大侯,君侯也。”抗,舉也,就是把靶子豎起來。弓、矢,弓和箭。斯,助詞,用在倒裝賓語(弓矢)和動詞(張)之間,以確指行為的對象,相當於“是”。張,張開(張弓搭箭之意)。

      “射夫既同,獻爾發功。”射手們兩兩結對,各顯神功。射夫,即射手。既同,各自找到自己的對手結對。《詩集傳》:“射夫既同,比其耦也。射禮,選群臣為三耦,三耦之外,其餘各自取匹,謂之眾耦。”耦就是對,兩名射手組成一對,稱為一耦。其中的三對為正式比賽,其餘的各自隨意結對娛樂。獻,猶如今人所說的“獻技”。爾,你們,這裏指參加比賽的射手們。發,射箭。發功,即射箭的功夫、水平。

      “發彼有的,以祈爾爵。”發,放箭,指每對射手輪番放箭。的,靶心。有,語助詞,用在名詞前做詞綴,本身無實義。祈,祈求。爾爵,爵爾也,即讓你罰酒。爵用作動詞,“讓你喝那爵酒”—— 輸者罰飲酒之意。

      第二章,賦。詩篇原文:
      籥舞笙鼓,樂既和奏。
      烝衎烈祖,以洽百禮。
      百禮既至,有壬有林。
      錫爾純嘏,子孫其湛。
      其湛曰樂,各奏爾能。
      賓載手仇,室人入又。
      酌彼康爵,以奏爾時。

      前一章寫的是燕射前燕禮的飲酒,這一章寫的是祭祀時的飲酒。

      “籥舞笙鼓,樂既和奏。”《毛詩正義》解釋這兩句為:“毛(亨)以為,古之行燕禮也,作樂以助歡心,使人秉籥而舞,與吹笙擊鼓音節相應。樂既和,奏之音聲甚得其所。”籥(yuè),通“龠”,為短管形的吹奏樂器,形製似笛,有三孔或六孔之分。籥舞,執籥而舞,屬於文舞。與文舞對應的為武舞,舞者手執斧盾。文舞的內容是歌頌帝王以文德治天下,武舞的內容為歌頌統治者武功。文、武之舞均用於郊廟祭祀及朝賀、宴享等大典。笙(shēng),也是一種管樂器,一般用十三根長短不同的竹管製成。

      “烝衎烈祖,以洽百禮。”《毛詩正義》解釋這兩句為:“既賓主有禮,八音和樂,如是則德當神明,可以進樂其先有功烈之祖,以合其酒食百眾之禮以獻之也。”烝(zhēng),進獻之意。衎(kàn),和樂(lè)、愉快。烈,功業、功烈。烈祖,就是有功業的祖先。洽,符合。百禮,指各種禮製禮儀。《鄭箋》將“以洽百禮”解釋為“以合百國所獻之禮,而薦之宗廟。”

      “百禮既至,有壬有林。”這兩句中壬(rén)、林,各家的解釋分歧較大。《毛傳》以為:“壬,大。林,君也。”即“烝衎烈祖”的百禮盛大、且有人君(在場)。《鄭箋》:“壬,任也,謂卿大夫也。諸侯所獻之禮既陳於庭,有卿大夫,又有國君,言天下徧至,得萬國之歡心。”對此,《毛詩正義》疏曰:“百國所獻之禮,既至陳於庭,又有卿大夫矣,有諸侯君矣,是天下之徧至,得萬國之歡心,所以事其先祖也。”《詩集傳》:“壬,大。林,盛也。言禮之盛大也。”

      竊以為朱子之解為真,這兩句是說祭祀活動場麵盛大、各種禮儀都符合禮製的規定。壬、林均為形容詞。有,用在形容詞(壬、林)前做詞綴。“有壬”即“壬壬”,形容祭祀活動盛大而莊嚴;“有林”即“林林”,形容參加祭祀活動的人員之多。

      “錫爾純嘏,子孫其湛。”於是,“賜汝孝子以大大之福,令子孫其皆耽樂而歡喜也。 —— 《毛詩正義》”錫(cì),“賜”的通假字,賜予、賜給的意思。爾,祭祀舉辦者,即周王。純嘏(gǔ),大福。《鄭箋》:“純,大也。嘏,謂屍與主人以福也。”湛(dān),《鄭箋》、《詩集傳》皆解其為“樂也”,當理解為“生活幸福美滿而快樂”。

      “其湛曰樂,各奏爾能。”子孫得到了大福的賞賜,於是紛紛上前酌獻屍,即給屍敬酒。“屍”是祭祀中扮演受祭祀的先祖或神明的人。各奏爾能,就是(受到賜福的)子孫們各自酌獻屍。

      “賓載手仇,室人入又。酌彼康爵,以奏爾時。”這四句的釋義各家分歧較大。《毛詩正義》注疏詳解《毛傳》的釋義為:“燕末將射,賓則自取其匹耦以共發,而居室之主人亦入於次,故取弓矢又射,以耦賓也。賓主射畢,而有勝否,乃酌彼安體之養爵,以奏進於汝之射中者,令以飲其不中而行罰也。此皆燕射之正禮,疾今不行。”據此,詩句中各字詞解釋如下。手為選取、選擇之意。仇,為射箭的對手。室人,主人。入又,指主人亦隨賓客入射以耦賓,即耦射。康爵,空杯。時,射中的賓客。

      關於《鄭箋》之解,《毛詩正義》注疏詳解說:“子孫既獻,於是賓則手自?(jū)挹其酒,室中佐食之人又入而酌為加爵,以獻屍也。既加爵之後,欲使神惠徧行,而賓之弟子及已弟子,酌彼空虛之爵,以進汝之此時心中所尊敬者。此皆先王祭祀之禮,疾今幽王不能然,至於洗湎而無度,故舉以刺之。”據此,詩句中各字詞解釋如下。仇(jū),?(jū)、挹(yì)的意思,即(賓客)兩手合掌成勺形,將酒舀入爵中。室人,室中佐食之人,侍者。室人又入,意思是侍者又過來幫著往爵中加酒(然後進獻給屍)。然後再令其(指賓客)子孫、子孫的子孫如此行之,進獻給心中所尊之人。

      朱熹《詩集傳》的解釋與《鄭箋》相近,惟“康、時”兩字的解釋有異。《鄭箋》:“康,虛也。時,謂心所尊者也。”《詩集傳》:“康,安也。時,時物也。”

      竊以為《鄭箋》解為上,取之。

      第三章,賦。詩篇原文:
      賓之初筵,溫溫其恭。
      其未醉止,威儀反反。
      曰既醉止,威儀幡幡。
      舍其坐遷,屢舞僊僊。
      其未醉止,威儀抑抑。
      曰既醉止,威儀怭怭。
      是曰既醉,不知其秩。

      這一章和下一章寫今之昏王燕飲的情形。在這兩章中,詩人以犀利的筆鋒將醉酒的種種醜態描摹得活靈活現,與上兩章所寫的中規中矩的禮儀形成鮮明對比,從而突出了今不如昔、古明今昏的“思古刺今”這個詩意主題。

      《毛詩正義》:“毛(亨)以為,幽王既不能如古之禮,故陳其燕之失禮。言幽王所與燕賓失禮之事。”

      “賓之初筵,溫溫其恭。其未醉止,威儀反反。”這四句寫燕飲開始時的情景。賓客剛入席,都彬彬有禮、行為文雅而有威儀。溫溫,柔和也。恭,恭敬、謙遜而有禮貌。止,語氣助詞,《漢典》標音為zhǐ,作者家鄉讀音為zhī(輕讀,音短)。反反,行為謹慎而顧及禮貌。

      “曰既醉止,威儀幡幡。舍其坐遷,屢舞僊僊。”一旦喝醉了,就威儀盡失。連座位都逃離了,更談不上什麽“坐有坐相”,還屢屢手舞足蹈、醜態顯露。《鄭箋》對這兩句的解釋是:“此言賓初即筵之時,能自敕戒以禮。至於旅酬,而小人之態出。言王既不得君子以為賓,又不得有恒之人,所以敗亂天下率如此也。”旅酬,如前文所述,是指賓客間的相互敬酒。曰,語助詞。幡幡,形容醉酒後的輕浮無威儀之貌。舍,放棄。坐,同“座”,座位。“舍其坐遷”即離座而起之意。屢,屢屢、屢次。舞,指醉酒之人的手舞足蹈。僊僊,形容醉酒之人手舞足蹈的滑稽樣子。

      “其未醉止,威儀抑抑。”沒醉的時候,謹言慎行、思維也都很縝密。抑抑,謹慎也。

      “曰既醉止,威儀怭怭。是曰既醉,不知其秩。”可是,一旦喝醉了,就毫無威儀可言了,說話也沒有條理了。怭怭(bì),《詩集傳》解其為“媟(xiè)嫚也”,即舉止輕浮而不莊重的樣子。秩,指說話和思維的條理。

      第四章,賦。詩篇原文:
      賓既醉止,載號載呶。
      亂我籩豆,屢舞僛僛。
      是曰既醉,不知其郵。
      側弁之俄,屢舞傞傞。
      既醉而出,並受其福。
      醉而不出,是謂伐德。
      飲酒孔嘉,維其令儀。

      這一章繼續寫醉酒之後的醜態。

      “賓既醉止,載號載呶。亂我籩豆,屢舞僛僛。”醉酒的人大呼小叫,踢翻了籩、踹到了豆,還歪歪斜斜地亂舞。號(háo)、呶(náo),大呼小叫、喧嘩不止。“載…載…”句式表達“既…又…”之意。僛僛,形容亂舞的樣子。《毛傳》:“舞不能自正也。”

      “是曰既醉,不知其郵。側弁之俄,屢舞傞傞。”喝醉酒的人不知自己的所作所為。帽也歪了,笄也斜了。還腳步淩亂地亂蹦亂跳。郵,《鄭箋》、《詩集傳》都解其為“過也”,過失之意。竊以為不如解為“所作所為”為妙。弁(biàn),皮帽。俄,傾斜不正。傞傞(suō),醉舞不止貌。

      “既醉而出,並受其福。醉而不出,是謂伐德。”喝醉酒的人,如果能出去,他自己不至於在眾人麵前失態,而主人也不會落下招待不周的話柄,那無論是對他自己,還是對主人,都是有福。否則,對兩者來說都是損德的事。出,指離開宴席(去到別處休息)。並,指醉酒者和主人兩者。伐德,損德。

      “飲酒孔嘉,維其令儀。”飲酒是件高雅的事,關鍵在於要遵守一定的禮儀啊。《毛詩正義》:“戒王若飲酒,而誠能得嘉善人之賓與之燕,則維其於禮有善儀也。王何不擇而賓之乎?”孔,甚、很。嘉,按《毛傳》、《鄭箋》解釋,為“誠能得嘉善之賓與之燕”,而按《詩集傳》解釋,為“甚美”,指飲酒是件嘉美之事。竊以為《詩集傳》解釋較好,采之。令儀,合乎禮製的禮儀。

      第五章,賦。詩篇原文:
      凡此飲酒,或醉或否。
      既立之監,或佐之史。
      彼醉不臧,不醉反恥。
      式勿從謂,無俾大怠。
      匪言勿言,匪由勿語。
      由醉之言,俾出童羖。
      三爵不識,矧敢多又?

      這一章對以上兩種燕飲進行簡單的對比,說明今之飲酒實屬無禮至極。所謂“上梁不正下梁歪”,所以,《毛傳》以為此章是“言王燕失所,故天下化之”,連王上的燕飲都不守禮製,那天下之人也就自然仿效了。

      “凡此飲酒,或醉或否。”大凡飲酒,有喝醉的,也有不醉的。

      “既立之監,或佐之史。彼醉不臧,不醉反恥。”《毛傳》:“立酒之監,佐酒之史。”《鄭箋》:“立監使視之,又助以史,使督酒,欲令皆醉也。彼醉則已不善,人所非惡,反複取未醉者,恥罰之。”《詩集傳》也注解說:“故旣立監而佐之以史,則彼醉者所為不善而不自知,使不醉者反為之羞愧也。”詩人寫此,是對此現象萬般不解、甚覺奇怪。君王舉辦燕飲,設立酒監、酒史,本義是為了監督燕飲時的禮儀,糾正不符合禮儀的行為。然而,現今之王設立的酒監、酒史反其道而行之,醉酒的人沒什麽不好,而沒醉的卻反而要受罰,這不是要逼著所有人都喝醉嗎?監,酒監,宴會上監督禮儀的官。史,酒史,記錄飲酒時言行的官員。臧,善、好。不臧,指醉酒之人不知道自己的行為不當。

      “式勿從謂,無俾大怠。”(對於那些酒已經喝多了的人)你就不要跟著別人勸他再喝了,不要讓他陷入更為難堪的地步。這是詩人對參加燕飲的人的勸誡,其實也是對君王的勸誡。式,發語詞,無實義。從謂,意思是跟著別人再勸醉酒者喝酒,“瞎起哄”的意思。俾(bǐ),使得。大怠,太輕慢失禮。大(tài),太。

      “匪言勿言,匪由勿語。”不該說的話就不要說,不該做的事也不要講。這兩句是勸同飲者既不要“從謂”使得別人喝多了,對那些喝醉酒的行為和說的話也不要加以責怪,否則他酒醒後會生氣。對醉酒者要設法保護好他們,防止其跌倒。《鄭箋》:“武公見時人多說醉者之狀,或以取怨致讎,故為設禁。醉者有過惡,女無就而謂之也,當防護之,無使顛仆至於怠慢也。其所陳說,非所當說,無為人說之也,亦無從而行之也,亦無以語人也,皆為其聞之將恚怒也。”匪言,不該說的話。由,從也(人言亦言之意)。匪由,指不要把醉者說的酒話當真,順著他的話去說。勿語,更不要將他說的醉話告訴別人。詩人的這些勸誡,不但對燕飲參與者的人有益,對世人又何嚐無用呢?

      “由醉之言,俾出童羖。”誰要是跟在醉者後麵說他的不是,我就罰他拿出沒有角的公羊。羖,《毛傳》解釋:“羊不童也”。《詩集傳》:“童羖,無角之羖羊,必無之物也。”《鄭箋》對這兩句的解釋是:“女從行醉者之言,使女出無角之羖羊,脅以無然之物,使戒深也。羖羊之性,牝牡有角。”女(rǔ),汝也。按鄭氏的說法,羖羊不管公母都是有角的。詩人說要罰亂說話的人拿出沒角的羖羊來,其實意思就是告誡人不要亂說。

      “三爵不識,矧敢多又?”這兩句按照毛、鄭之解,是對參飲而未醉之人說的,是他被醉酒者醒來後追問時說的。《鄭箋》:“當言我於此醉者,飲三爵之不知,況能知其多複飲乎?”我喝了三杯後就醉的不行了,哪裏還知道你也喝多了?三爵是燕飲時禮製規定的必須喝的三杯。《鄭箋》:“三爵者,獻也,酬也,酢也。”不識,不知,意為“喝醉了,不知後麵發生的事了”。 矧(shěn),何況。又,複。而按照朱子的解釋,這兩句是對所有燕飲者的勸誡。《詩集傳》:“女(rǔ,汝也 —— 作者注)飮至三爵,已昏然無所記矣,況敢又多飮乎。又丁寧以戒之也。”竊以為《鄭箋》之解符合上下文之意,采之。

      對於曆史上關於《賓之初筵》詩旨的兩種意見爭論,方玉潤給予了評判,他在《詩經原始》中這樣說道:“毛、韓二說,原未嚐錯,特各主一義,遂使詩旨不明,以啟後世之爭。夫豈無因而至此哉?詩本刺今,先陳古義,以見飲酒原未嚐廢,但須射祭大禮而後飲,而飲又當有節,不至失儀,乃所以為貴。古之飲也如是,今之飲酒則不然。飲不至醉,醉必失儀,不至伐德不止,其無禮也又如是。兩義對舉,曲繪無遺。其寫酒客醉態,縱令其醒後自思,亦當發笑,忸怩難安,此所以善為譎諫也。未乃言立監,俾勿大怠,以至妄語,大傷酒德。總是自警語,總前作收,為全詩正旨,篇法極為整飭。而前四章雖若古今二義平說,其實章法各極變化,盡作者之能事,又非後世鱗次排比者比。不惟言可為戒,文亦當法,非武公盛德,孰能為之哉?”

      在他看來,詩刺飲酒失儀,是衛武公的自悔,更是對當政周王的譎諫。下麵就讓我們好好體味一下衛武公的用意吧!

      「一章」
      古之明王設國宴,賓客入座井井然。
      籩豆整齊兩邊擺,肉鋪乾果裝滿盤。
      酒品甘醇又和美,依令飲酒禮儀全。
      鐘鼓之樂設堂上,主敬賓來賓又還。
      三爵過後起射禮,弓矢備好箭靶懸。
      射手結對來比賽,看看誰的箭法嫻。
      張弓對著箭靶發,願中靶心獻宴前。

      「二章」
      又有籥舞伴笙鼓,和樂聲聲悅心田。
      和樂進獻我先祖,百禮齊備誠而虔。
      祭祀禮儀都到位,場麵盛大又莊嚴。
      先祖之神賜大福,子孫幸福代代傳。
      得此幸福和快樂,感謝先祖在靈前。
      賓客以手來舀酒,侍者忙遞盛酒盤。
      杯爵斟得滿滿酒,獻我尊者在祭壇。

      「三章」
      今之王者也設宴,入筵之初也溫恭。
      未醉之時有禮節,行爲謹慎禮儀中。
      喝醉啥都變了樣,不顧禮儀忘西東。
      不知座席在哪裡,手舞足蹈似癲瘋。
      醉前思維都縝密,謹言慎行人來恭。
      喝醉啥都變了樣,禮儀全都沒了蹤。
      舉止輕浮失常態,語無倫次著了瘋。

      「四章」
      醉酒之人醜態出,大呼小叫鬧洶洶。
      杯盤狼藉滿地是,手舞足蹈胡亂衝。
      醉眼朦朧跌跌撞,信口胡言瞎嗡嗡。
      帽子歪了一邊倒,群魔起舞亂哄哄。
      喝醉就該離席去,主賓都能得輕鬆。
      醉了還要在這裡,鬧得大家心裡壅。
      飲酒本是嘉美事,重在禮儀需謹恭。

      「五章」
      天下飲酒多的是,醉與不醉都有人。
      酒監酒史既已立,卻是想要醉群臣。
      醉的不知好與歹,不醉反覺不合群。
      莫要人言你也說,致人犯過墜沉淪。
      對著醉漢瞎胡講,罰你將那童羖尋。
      就說三爵我已醉,哪裡還知後來文?

      注釋:
      「1」 初筵:賓客剛入席。筵 (yán):古時鋪在地上供人坐的墊底的竹席。古人席地而坐,設席每每不止一層。緊貼地麵的一層稱筵,筵上麵的稱席。左右:筵之左右也。秩秩:有序也。
      「2」 籩(biān)、豆:祭祀或燕饗時用來盛食物的器具。籩用竹製,盛幹食品;豆用木製,後來演化有陶製,也有銅製的,盛魚肉虀醬等。有楚:殽、核:分別指盛裝在豆和籩裡的食物。維:表示判斷,相當於“乃”、“是”、“爲”。旅:陳放、擺放的意思。
      「3」 和旨:指酒醇美。孔:很、非常。偕:指賓客們斟酒、端杯、致意、喝酒、放杯等一係列動作整齊劃一。
      「4」 醻(chóu):“酬”的異體字。《說文》:“酬,主人進客也。”。這裡的“舉醻”當理解爲主人與賓客間相互敬酒。逸逸:往來有序也。
      「5」 大侯:射箭的靶子。抗:豎起。斯:助詞,用在倒裝賓語(弓矢)和動詞(張)之間,以確指行爲的對象,相當於“是”。
      「6」 射夫:射手。既同:參加比賽的射手們兩兩結對(以便進行射箭比賽)。獻:猶如今人所說的“獻技”。爾:你們,這裡指參加比賽的射手們。發:射箭。發功:射箭的水平。
      「7」 發:放箭,指每對射手輪番射箭。的,靶心。有,語助詞,用在名詞“的”前做詞綴,本身無實義。祈:祈求。爾:你。爾爵,爵爾也,即“讓你喝那爵酒”—— 輸者受罰喝酒之意。
      「8」 籥(yuè):通“龠”,爲短管形的吹奏樂器,形製似笛,有三孔或六孔之分。籥舞:執籥而舞,屬於文舞。笙(shēng):也是一種管樂器,一般用十三根長短不同的竹管製成。
      「9」 烝(zhēng):進獻之意。衎(kàn):和樂(lè)、愉快。烈:功烈、功業。烈祖,即有功業的祖先。洽:符合。百禮:指各種禮製和禮儀。
      「10」 有壬有林:有,用在形容詞前做詞綴。壬(rén)、林均爲形容詞。“有壬”即“壬壬”,形容祭祀活動場麵盛大而莊嚴;“有林”即“林林”,形容參加祭祀活動的人員之多。
      「11」 錫(cì):“賜”的通假字,賞賜、賜予之意。爾:祭祀主人(周王)。純嘏(gǔ):大福。純,大也;嘏,福也。湛(dān):樂也,指生活幸福美滿而快樂。
      「12」 各奏爾能:(受到賜福的)子孫們各自酌獻屍。屍是在祭祀活動中扮演被祭祀的先祖或神明的人。
      「13」 賓:參加祭祀的賓客。載(zài):則。仇(jū):?(jū)、挹(yì),舀(起液體)的意思。手仇,即(賓客)兩手合掌成勺形,將酒舀入爵中。室人:室中佐食的侍者。入又:過來幫助(加酒)。
      「14」 康:虛也。康爵,即空的爵。奏:進獻。時:謂心所尊者也。
      「15」 溫溫:柔和也。恭:恭敬而有禮貌。
      「16」 止:語氣助詞,《漢典》標音爲zhǐ,作者家鄉讀音爲zhī(輕讀,音短)。反反:行爲謹慎而顧及禮貌。
      「17」 曰:語助詞。幡幡:形容人醉酒後的輕浮無威儀之貌。
      「18」 舍:捨棄。舍其坐遷,即離座而起。屢:屢屢、屢次。舞:手舞足蹈。僊僊:形容醉酒之人手舞足蹈的滑稽樣子。
      「19」 抑抑:慎密也,即謹言慎行、思維敏捷而縝密。
      「20」 怭(bì)怭:媟(xiè)嫚也,即舉止輕浮而無莊重。
      「21」 秩:常也,即說話和思維的條理性。
      「22」 載號(háo)載呶(náo):大呼小叫、喧嘩不止。“載…載…”句型,表達“既…又…”之意。
      「23」 僛僛(qī):形容亂舞的樣子。《毛傳》:“舞不能自正也。”
      「24」 郵(yóu):《鄭箋》、《詩集傳》都解其爲“過也”,過失之意。竊以爲不如作“所作所爲”解爲佳。
      「25」 弁(biàn):皮帽。俄:傾斜不正。傞傞(suō):醉酒之人舞而不止、腳步淩亂的樣子。
      「26」 並:賓客和主人。這兩句的意思是,賓客喝醉酒後離席而出,則對於他自己和主人來說都是好事,他可避免當眾出醜,主人可以省卻尷尬。
      「27」 伐德:如若不然,則此醉酒賓客與主人的德音都會受到損害啊。
      「28」 孔:甚、很。嘉:嘉美、高雅。令儀:合乎禮製的禮儀。
      「29」 監、史:君王燕飲時監督飲酒禮儀的官員。
      「30」 臧:善、好。不臧:指醉酒的人不知道自己行爲的不當。
      「31」 式:發語詞,無實義。從謂:跟著別人一起勸醉酒者再飲,“瞎起哄”之意。俾(bǐ):使得。大怠:太輕慢失禮。大(tài),太。
      「32」 匪言:不該說的話,指一味地勸別人喝酒。匪由:別把醉者說的酒話當真,因而順著他的酒話往下說。勿語:更不要隨意將他的酒話告訴別人。
      「33」 童羖:無角之羖羊,必無之物也。羖:公羊,必有角。
      「34」 三爵:禮製規定的獻、酬、酢之禮時所必須喝的三杯酒。不識:不知,不記得。意思是“喝多了,不知道後麵發生了什麼事”。 矧(shěn):何況。又:複。多又,意思是“你也喝多了”。

      2021年4月8日星期四,上海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60·小雅·賓之初筵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7622.html

      • 評論
      1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