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化娛樂原創劇本
文章內容頁

奮鬥中的莎莎

  • 作者: 末文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3-10
  • 閱讀225200
  •   題注:大齡青年問題,婚姻問題尤其高離婚率問題,社會誠信問題,越來越需要引起社會各界的高度關注。

      人物:莎莎,爸爸,媽媽;林波,小花貓,孔教授夫婦,副司長。

      時間:2020年

      地點:北京  

      第一幕

      地點:小區公園。

      林波坐在連椅上,蹺二郎腿,抱胸,略低頭;莎莎背靠連椅一頭與林波呈直角站著,穿白底紅碎花連衣裙,長發,背著小包。林波個頭相對有點矮。

      莎莎:還是分手吧。

      林波:都再冷靜一下吧。

      兩人姿勢、目光都瓷著。

      莎莎:我是認真的,經過了考慮。

      林波:我也是認真的。女人都是反作用的創造物,沒有獨立的主見,包括你,也包括我媽。先說放手,別提分手吧。

      之後,是死一般的沉默。

      林波:可說放手,別說分手。這可能是對咱們最好的建議了。涼一涼,都考慮下。別誤認為我是在乞求。

      莎莎:我努力過也忍過,不想再遷就了。不想傷害誰。若有不恰當的地方,請諒解了。

      林波:(略頓,迷茫)唉,我在為我爸媽考慮,再給他們傷害,會吃了我的。我媽想快些抱上個孩子,找點事幹,同學就我沒當爸爸了。現在倒好,孩子沒有,大人卻要拜拜了。

      莎莎:我何嚐不是在為我爸媽考慮。

      林波:都別考慮父母,隻考慮我倆,再冷靜下?

      莎莎:好歹經濟上沒有多少糾葛;

      林波:你像是在談生意(眼瞅著莎莎)!

      莎莎:這是你爸媽最關心的(側視著林波)!

      林波:你誤解他們了。

      莎莎:你不覺得自己像道具?

      林波:是啊,一直分著呢。背後裏都提前掰扯明白,然後再讓年輕人過日子(望著天空,迷茫)。

      莎莎:老是談你的我的,在夫妻之間;

      林波:是,有點可笑。

      莎莎:是可笑,還是?

      林波:打住,打住吧!

      莎莎:你看你媽的眼神;

      林波:她心腸是軟的。

      莎莎:你看你看你媽的眼神;

      林波:我承認自立能力差些。

      莎莎:她“占的股份多”,說話就大腰啊!

      林波:她就那種性格。

      莎莎:性格?

      林波:嗯,性格。

      莎莎:性格啊?

      林波:是性格!

      莎莎:幽默可以叫詼諧。

      林波:是的。真誠也可以叫實在。

      莎莎:我們合過嗎?沒合之前就想好怎麽分了(轉身要走狀)。

      林波:和你過日子的是我。

      莎莎:你?!

      林波:我!

      沉默。一陣濃重、深沉的,兩人都不想打破的沉默。

      林波:不談生意談談婚姻,談談愛情吧。再給我點時間,猜忌確實是多餘的,治氣、稚氣更是多餘。

      莎莎回頭頓住,把猶豫的心留給了對方一點點。

      林波:過日子的應當是我們倆!應該檢討的是我,與我父母無關。你確實受過冤枉氣。

      莎莎:該來的總會來的,就像上午與下午一定會相遇一樣。

      莎莎沉思著,邁步走了。她的腳步裏沒有情緒。這些年,她腳踏實地的工作,唯有腳步已臻於成熟。

      林波還在靜坐,麵朝前方。他分明覺察到了莎莎的猶豫不決。  

      第二幕

      地點:家裏。

      爸爸媽媽坐在沙發上,莎莎背靠寫字台站著,麵向爸爸,低頭。

      爸爸:這個林波本質是不錯的!婚姻能是兒戲!爸爸天天在為你擔心,不是工作,是家庭。你的工作已經不用人擔心了。

      莎莎:過不下去。

      媽媽:是你們不想過下去。

      爸爸:整天讓這事攪的。因為你而驕傲,因為你而臉沒處擱,這才幾年!年輕人快樂我們才快樂呢。

      莎莎:背後裏你們都提前掰扯明白,然後再讓年輕人過日子啊!

      爸爸:都是關心,隻是關心的方式不同,理解的方式不同。林波人誠實,不要把別人的錯誤加到他身上;

      莎莎:不會並行的,誠實和聰明。

      爸爸:他有他的難處。誠實了不行,油頭滑腦的又嫌不誠實。挑剔。由著自己的性子折騰,才出現了這麽多不應該。

      想不通你們哪來這麽多分手的動力!

      莎莎:誰願意折騰了。

      爸爸:沒有辦法。已經拿青春交了愛情的學費,這是世上最昂貴的學費啊。以前錯過的太多,沒有選擇的餘地也沒有時間了。已經為自己的任性付出了代價,還要折騰!

      過去我是幹涉的太多,你在讀高中的時候,有幾個男孩子往家裏打電話,我沒好氣地說過人家,怕耽誤你的學習;讀大學的時候,又怕你上當受騙,怕自己的寶貝女兒吃了虧,總是感覺放在自己身邊才放心才安全,束縛了你的手腳。現在這個局麵或許都是我造成的吧。

      莎莎:您沒必要自責。我倆的事您更不需要自責。

      爸爸:分手的就分手了,不分手的也就過下去了。這就是婚姻。遇到危機根本不會應對。分手應當是最後一招,卻變成了你們唯一的招數。有些誤會,稍一冷靜就過去了,錯過了就是一輩子啊。

      爺爺奶奶那個年代甚至我們這個年代結婚時考慮離婚的幾乎沒有。“擇一城終老,遇一人白首”。而你們結婚時不考慮離婚的不多,結婚的目的好像不是過日子。處處防著,藏著,掖著,還能黏合嘛。閨女,聽我一句,可說放手,先別說分手,沉一沉再說,啊?

      莎莎:當初選擇結婚目的是為了擺脫“剩女”,唉,靠婚姻來擺脫婚姻。選擇錯了還能說什麽呢。

      我真實,也願意讓自己的婚姻真實,並保持其全部意義,可控製不了。

      爸爸:諒解就是幸福!人人都說難,可人人都自命不凡。你們都是在富裕家境中成長的,從小得到的是“生雞蛋”般的嗬護!哪知生活的艱辛。等到完全理解了也就不再年輕了,剩下的隻有後悔。“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什麽時候也不會過時的。別緊盯著眼前,地圖上流向顯明的河流而在眼前卻不知它流向何方,得放長了看,放大了看。用不了多少年,美的就是醜的,醜的反而不再醜了。

      沉一沉再說吧。

      第三幕

      地點:臥室。

      莎莎進了臥室,媽媽跟了進來。

      媽媽坐在床上。莎莎側身背朝媽媽躺著。

      媽媽:爸爸的話都聽到了,好好考慮考慮,別再感情用事,別再小孩子脾氣,啊。

      莎莎:沒有感情哪來的感情用事!(莎莎懶洋洋的睜開她的睜不大開的眼睛)

      媽媽:瞧瞧,瞧瞧!

      莎莎:我的事你們能不能不管?

      媽媽:著急啊,擔心啊不是!再由著你們折騰。

      莎莎:媽媽先生!不是故意過不去!

      媽媽:不喜歡他的規規矩矩?

      莎莎:不知道。

      媽媽:安分守己的都能過分好日子啊;

      莎莎:得過下去呀!

      媽媽:別再任性了。你心在排斥,感情自然就排斥了。

      莎莎:沒墮入過情網,自始至終也找不到感覺,婚姻能不搖擺嗎?

      媽媽:還能舉出他的大缺點來嗎?

      莎莎:他隻聽他父母的,何時才能長大。

      媽媽:哪個獨生子不這樣?是當媽的不會當,別冤枉孩子。

      莎莎:他吃飯為何嘴角總是沾著飯渣粒子。

      媽媽:這個也算?你提醒讓他改啊!

      莎莎:每次都說,每次都這樣。

      媽媽:還有嗎?

      莎莎:多著呢。他說話總是齆聲齆氣的,沒有磁性。還好帶口頭語。

      媽媽:聽聽,聽聽!

      老想著笑,想著想著就笑了;老想著哭,想著想著淚就下來了。多想著他的好,想著想著或許就不再排斥了。唉,不是林波缺點多,是你的心情確實已壞到了極點。心情惡,多愁多病。

      莎莎:我聽著呢;

      媽媽:我與你爸爸不是也經常吵,不過得挺好?

      莎莎:什麽年代了;

      媽媽:小兩口過日子還與年代有關係?

      莎莎:選擇錯了,要麽錯下去,要麽終止錯誤。

      媽媽:是我們耗盡了選擇的機會與時間。

      唉,養活女兒真難!現在打心眼裏體會到了。小時候擱在嘴裏怕化了,年齡大了,抱不動了,就隻好放在心上了。每想到閨女年齡不小了,心裏就咯噔一下。哎呀,閨女年齡大了,閨女年齡大了,閨女年齡大了啊,越想越急,急得心慌,什麽事都做不成。人多的地方不敢去,就害怕人家問孩子的婚事,以前習慣於在人前誇自己的閨女漂亮,現在像是比人家矮了半截。半夜裏醒來,猛不留地一想,閨女年齡大了啊,這覺啊就睡不成了(雙手捂臉狀)。

      莎莎:媽媽,我的要求真不高,就是想嫁個爸爸那樣的人,高嗎?

      媽媽:爸爸孬好媽媽知道。女孩喜歡爸爸是天性,不一樣。你們好好過,等到生個女孩,她也會喜歡她爸爸的。你的爸爸比你女兒的爸爸好不到哪裏去。關鍵是得往一處走。再說了,自己喜歡爸爸更能體諒林波喜歡他媽媽了?安心過上幾年你會明白,愛情在一日三餐裏在鍋碗瓢盆裏,在孩子爸爸媽媽的叫聲裏,也在夫妻吵吵嚷嚷裏。別總是盯著吵吵嚷嚷!懂的了體貼別人才能克製自己。閨女,好好想想,啊!

      第四幕

      地點:咖啡廳。莎莎著白色羊毛衫,藍色丹寧布長褲;小花貓敞袖花邊銀灰色上衣,黑色休閑褲。

      莎莎:嗨,小花貓!

      小花貓:嗨,小羚羊(擁抱)!

      莎莎:就我們倆?

      小花貓:就我們倆,小黃鼬來不了啦,他們突然決定去三沙看海去了,說是從三沙回來就要孩子。我們也準備去呢。

      莎莎:真羨慕,也祝賀他們度過難關了。

      兩人點了咖啡,要了零點。

      小花貓:怎麽樣?

      莎莎:什麽怎麽樣?

      小花貓:我是說你與他。

      莎莎:哦,不怎麽樣。

      小花貓:什麽不怎麽樣?

      莎莎:打算,沒他了。

      小花貓:你呀!真的假的?

      莎莎:一個月了,沒讓他碰我。

      小花貓:先創造陌生感,才有理由去接近吧。傻瓜,美女在床上需要的是野獸,不需要斯文(鬼臉,偷笑)。

      莎莎:別鬧了。唉,生活不算生活時,生活到底是什麽?是活著?是喘氣?

      小花貓:活著就是吃飯呼吸睡覺啦。生活離不了吃飯呼吸睡覺。

      莎莎:肚子不餓能向嘴巴要食物?

      小花貓:你有點跑偏。不忘提醒,離婚可是高成本啊。

      莎莎: 知道。“人到情多情轉薄,而今真個悔多情” !(似喃喃自語)

      小花貓:告訴我,是不是已經有另外一個他在眼前晃悠?

      莎莎:沒有,你想哪去了。

      小花貓:真沒有還是假沒有?

      莎莎:怎麽會假呢!我是認真的,你是這個世界上唯一能出入我內心的人!

      小花貓:哦,這麽說,你倆是安全的。生活還在繼續,愛情開小差了。

      服務小姐將咖啡、零點端上。

      小花貓:你感覺他壞嗎?

      莎莎:不壞。

      小花貓:那就是好了?

      莎莎:也不是。

      小花貓:唉,不壞也不好!人就怕不壞也不好。讓人拾不起放不下。

      莎莎:說實話,他答應的若是很幹脆,我可能就反悔,因為會有上當的感覺;他基本沒答應,我反而去意已決。

      小花貓:聽著,傻瓜,你喜歡一個人走一個寂寞的路?眼下不是如何去結束,而是如何去開始。磨合期沒過就結束,等於棄權。

      莎莎:找不到感覺。每天都是眼睛看著自己的鼻子說話,有時整天不說一句話。

      小花貓:不說就不說。太陽不說話,不照樣使月亮發光嘛。

      莎莎沉思。

      小花貓:愛情不會突然死亡,放心吧。

      莎莎:那得先有愛情啊。況且,任何愛情也擱不住長時間的吞噬。

      小花貓:在學校裏時你最崇拜誰唻?

      莎莎:“呲呲牙”啊!那時就隻考慮學習唄。

      小花貓:對呀,因為他成績拔尖,你就不計較他的呲呲牙了!(兩人喝著咖啡)

      小花貓:起決定作用的是自己的取舍,不是對方的好壞。你現在呢?在以貌取人了!還不承認自己傻?

      莎莎仰頭倚在沙發上,閉目無語。

      小花貓:老婆啊,總比不上能成為老婆的人,這是他們的通病。而我們隻好珍惜手裏的了。

      莎莎睜眼,起頭盯著小花貓。

      小花貓:她們的高大,我們的小男人精致(大笑)。我越來越接納他了,他的內八字我也感覺不到了(又在笑)。

      莎莎:廖哥(小花貓丈夫)確實挺優秀的。

      小花貓:傻瓜!兩口子睡覺為何要關燈?尋找樂趣唄。樂趣足夠了,才有可能忘記煩惱(嗤嗤一笑)。

      小花貓:你不是挺佩服田潤葉(《平凡的世界》裏的女主角)嘛,把他搞殘了再去愛他?

      莎莎:哦,我是說過潤葉犯傻了。

      小花貓:你的錯誤是光顧考慮自己。一個人要想獲得點愛情,首先得忘掉自己,忘掉多少獲取多少。

      莎莎:是考慮自己,這點我也承認。

      小花貓:我那口子可健康了,健康與高矮沒關係。做的飯菜也越來越可口了,女兒整天纏著他,爸爸這爸爸那,天天離不了他。娃娃是最善於區分好人與壞人的。女兒先我一步,看到了他身上充溢著的活力與智慧。他首先證明了是個好的父親,然後才通過了我的印證。女兒不需要理解,而我缺乏的恰恰是理解。以貌取人,是我曾經犯過的錯誤,別再貳過了,小羚羊。

      莎莎在沉思。她想著自己與自己爸爸媽媽的對話(遠景裏,重放她與爸媽的對話:“爸爸:這個林波本質是不錯的;媽媽:不是林波缺點多,是你的心情確實已壞到了極點”)。

      小花貓:婚姻的災難是沒有耐心。我有一個好辦法,快些有你自己的孩子!轉移些注意力,孩子最能轉移女人的注意力。精力就那些,多想著怎麽為人父人母,其他方麵自然會消停些。那樣婚姻會從肉體上升到思想。有了思想就不會再有“高矮不相稱,五官不搭配”的尷尬了。就像在你媽媽眼裏你比你爸爸重要一樣了。選擇離婚的都是沒走出肉體婚姻的藩籬。

      莎莎:說實話,我提出分手時他的情緒特穩定。他的這個潛質是我以前不曾發覺的。

      小花貓:好女人有創造好丈夫的天才!這是巴爾紮克說的。鏡裏花難摘,別再飄了。回去先做個好夢,再與他好好過吧。這下看你的了。好好珍惜!

      莎莎:唉,欲哭無淚。

      小花貓:“賴漢娶花枝”,知道自己是花枝,就別抱怨嫁給了賴漢。“生活為別人,也為我們自己做好了安排,接受吧!”(響起《飛得更高》背景音樂)

      第五幕

      地點:孔教授(莎莎曾經的導師)家裏,教授夫人(雖穿便裝,但那對惹眼的金耳環足夠彰顯貴夫人氣派)。

      見麵,握手,親切寒暄。之後,教授去寫字台後麵坐下,背靠整麵的書櫥。教授夫人、莎莎坐沙發。

      孔教授:真為你感到高興,才幾年!就處長了;

      莎莎:哦,還不值得驕傲啊(鬼臉)。

      孔教授:這篇文章發出去,會轟動的,用不了幾年,這個領域會有你的一席之地,了不起!幾年的工夫沒白費,為你高興。

      教授夫人:你老師就這樣,學生取得了成績,他比學生還興奮。

      教授夫人:林波怎麽沒一塊來?

      短暫的沉默。

      莎莎:我考慮來考慮去,已打算分手,感覺是在煎熬。

      孔教授:這可是個大事情!愛情是一種致病的力量,處理不好會影響一切的。

      主要原因?

      莎莎:唉,不是一句兩句的事。我還沒他媽重要。這裏藏著那裏掖著。

      孔教授:都沒有實質性過錯吧?

      莎莎:沒有,就感覺累。不真實,也沒興趣,日子過的像摻了水的牛奶。寡淡無味。不如一個人生活舒服。

      孔教授:那還有的過。可以提放手,先別提分手。生活哪能是隻圖舒服?沒有淬煉,哪來的真鋼啊。

      莎莎:內心裏也還猶豫著,畢竟不是兒戲。選擇這個當兒來,也是想聽聽您老的建議的。

      孔教授:論文需要創新,可愛情不需要創新。我就喜歡陳舊的愛情。這些年來,我們的愛情摒棄的隻是那又臭又長的裹腳布。在愛情這個領域,所謂的某些創新都是破壞,說到家是不自信,是種模仿。文化自信是很寬泛的。

      莎莎聆聽著,不想打斷恩師的話語。出於禮貌,配合著點頭。

      孔教授:人與人之間沒有了信任感,嫁給他或娶了她,想的不是怎麽去創造生活創造幸福,而首先考慮的是遇到糾紛怎麽辦,這事錯的,錯到家了。從一開始就提防,談何過日子,談何知己。

      莎莎:婚前確實做過一些準備的。好多人都做了這種準備。

      孔教授:是有些小市民氣;

      莎莎:時代就這性格!

      孔教授:是嘛,人人都防著。像極了演木偶劇。可是,不防著,情況又會咋樣呢?是思想,是人的思想出了問題。鍛造核心價值觀任重道遠呢。

      人也沒大毛病嘛!他的本質不錯,真誠待人,樂觀向上。你現在是不是翻來覆去睡不著了?愛情是很具體的,這個“睡不著”就是愛情。你們還有戲可演,不要輕易言棄。就像我們寫論文,核心觀點正確的,其他都可以討論都可以雕琢嘛。大凡草率的傷害的都是自己。

      莎莎:唉,總感覺與理想中的配偶有大段差距。

      孔教授看著天花板,繼續說著:農村裏剩男多,是因為窮;城裏剩女多,是因為富。窮是一種對比,而富也隻是一種表象。我們真富了嗎?包辦婚姻兩千多年,多有詬病,某種程度上卻造就了我們完整的強大的文化。這正是我們文化自信的底氣。

      夫人:仔細聽著啊!人家又在發表高見。(抿嘴笑)

      孔教授:別打岔啊(朝夫人)!時代是變了,但是愛情的主題是永恒的不會變的。翻來覆去睡不著就是你倆的愛情。白天工作晚上睡覺,黑夜與白晝一刻不停地纏綿交遞,結局是永恒!永恒不是一直向前,而是旋轉。轉來轉去總是轉到從前,愛情的主題又怎麽會變?當然,古典的並不總是經典的,可我們的愛情是不容置疑的經典。 “心心口口長恨昨,分飛容易當時錯。”放手一段時間,恢複一下理智看看?我的話能考慮?

      莎莎:謝謝您的關心!祈求如您所願了。

      教授夫人:唉,你們一畢業就接近大齡,就業後工作又特繁忙,一些事情很難免。現在,公共場合帶口罩也會影響青年人的交往,是得好好考慮。

      孔教授:人不僅要過私生活,也自覺不自覺地和同時代的人們一起生活,別老是悶在心裏,多聽聽各方麵的意見有好處。忍耐的發酵就是默契。默契就是愛情。等你倆的好消息了,嗬。

      莎莎:謝謝您!

      “長大後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塊黑板,寫下的是真理……”(響起《長大後我就成了你》背景音樂)

      第六幕

      地點:焦司長的辦公室(莎莎的分管領導)

      焦司長:論文確實不錯,為你點讚!

      莎莎:謝謝您!

      焦司長:哎,還有一事,我聽到的傳話可是真的?剛出點成績,就驕傲啊?

      莎莎羞赧不語。

      焦司長:都得經曆這個階段,即便學抽煙的,最初那幾口也會把人嗆得暈頭轉向。小兩口過日子,愛可以直接表達,充分表達,但指責最好委婉一些,兩句話說不來就吵,吵到什麽時候?日子還怎麽過?在單位裏的好多經驗可以帶回家去的。多一些傾訴少一些指責,這樣你的傾訴才會變成對方的傾聽嘛。

      莎莎:司長,實話給您說,身心俱碎了!

      焦司長:給你糾正下,應當是身心俱疲。年輕人確實不容易,各方麵都能感受到。我們年輕的時候確實不像現在這麽難。

      工作是一回事,沒有家庭溫暖,像小船靠不了岸,整日搖搖晃晃,心力交瘁,那可真就身心俱碎了!

      莎莎低頭不語,內心裏已默認了司長的觀點。

      焦司長:實話實說,我姑娘也差點離了!驚訝吧?你們哪來這麽多分手的動力!

      莎莎抬頭,驚訝著司長的真誠。

      焦司長:這個社會,人人都浮躁,一些事情不問青紅皂白,就推波助瀾,人人不怕事小,沒法靜辦啊!

      人世間大凡不幸的人,有不少是因為不甘心像現在他們那樣生活而生活。就是折騰嘛。

      在領導麵前放不開膽,莎莎隻是愣愣的出神。

      焦司長:我姑娘也哭過多少回!好歹過來了。生活需要淚水滋潤,就像花兒需要露水。

      接受我的建議,也是我女兒的經驗,放手一段時間,冷靜一下,先別分手。日子是過出來的,不選擇過,哪來的日子。

      向理性致敬,祝你們好運!

      (多少青春不在,多少情懷已更改……響起《掌聲響起》的背景音樂)

      第七幕

      地點:家裏,場景與第二幕相同。

      莎莎的獨白(手捧茶杯,來回度著)

      在學校裏,我能控製我的學習成績,沒有理由不留戀,沒有理由不為當時的自己而倍感驕傲!剛工作那幾年,也能控製自己的工作業績,年齡小,沒有這事那事的,在單位裏過著有收入的學生般的生活,爸媽也為我驕傲。最最喜歡爸媽為我驕傲的那個階段的我了。

      可是,年齡大了。

      年齡大了麻煩也就來了。

      平心而論,我內心是有期望值的,他的眼睛什麽樣,他的鼻子什麽樣,他的學曆他的談吐當然還有他的身高體重,這些都不過分吧?就像去商店裏買衣服,選自己中意的衣服有錯嗎?自己不喜歡的衣服別人送過來也不可能穿吧,還需要花錢買?可惜,這種窘境還是來了,因為我的年齡大了呀!有人說我不想找,有人說我要求高,有人說我清高,也還有人說我有同性戀傾向。唉!青梅竹馬的你們不讓接觸,說是耽誤學習;進了大學,又說不成熟,浪費青春,浪費感情;走上社會了,又擔心上當受騙,怕這怕那,主要怕女孩子吃虧。無奈。苦思冥想還是無奈。我感覺,任何軌跡都好像命中注定,任何努力都好像無濟於事。

      今生最大的悲哀,是真沒想到有朝一日光棍一詞會輪到我的頭上。

      最難應對的是身邊那無數張言論自由的嘴了,還有好多雙不好區分是欣賞還是鄙視的眼光。好多好多人開始關心我了!說:女大不中留;說:女孩子的青春就短短的那幾年;說:和誰不是一輩子啊。心意我收下了,我說聲謝謝了!慶幸的是,不管怎麽被關心,我知道這個世界上有幾個我,有個什麽樣的我。不要太多,兩個就夠了,一個作為具備天使般靈氣的孩子的我,這個我已留在了記憶裏;一個是需要麵對婚姻麵對社會麵對死亡的作為成年人的我。這個我正在掙紮,有些尷尬,有些隱忍,有些苦澀。我是擔當的,不能躲避,也沒學會躲避。在沒躲避當中,我遊刃於你我他之中,暢行於天地人的空間,爬過坎跌過跤,歡笑哭泣都嚐了,慶幸沒有嚐盡,就是說還有餘地呢,也就是他們說的潛力與希望了。

      職場得意情場才失意,這更是表象了。實際是我們在麵對社會的世俗的無形壓力時,隻有拚命工作才能忘記,忘記本不該屬於我們自己的壓力與煩惱。都說我們好高騖遠,追求享受,唉,其實我們的想法極其簡單:頭頂上有個房頂就足夠了;房頂下再有個和和美美的人就完美了。而有多少人在打這個房頂的算盤啊!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鍛煉我們,淬煉著我們的免疫力,使我們能夠健康地成長,好天降大任於斯人;可是,何時是個頭啊!

      為了追尋天使般的童心,我在做著比較,因為我發現在比較中能夠得到滿足。下班的路上,總是見到那個買炊帚的小販,天那麽晚了,她還在堅守,爭取多賣一個,於是我就不問價錢地買一個。直到有一天媽媽求我,別再買了,實在沒處放了。還有那對烤燒餅的夫妻,從早忙到黑,晚上夫妻宿在那個不足五平米的堆滿鍋碗瓢盆的小店裏,我們在詮釋著生活,他們也在詮釋著生活,他們倆還在詮釋什麽是愛情。於是,我承認了,我承認了我在挑剔。

      我結婚了,他們自然就閉嘴了吧。

      可是,這段婚姻說到家是為了讓自己盡快擺脫剩女的窘境,雙方的家長背後裏都不出所料地提前掰扯明白了,哪個是你的,哪個是我的,哪個哪個可能會有糾紛,得小心著。然後再讓年輕人過日子,像極了鬥蟋蟀。荒唐可笑吧?我們的未來被謀劃好了。這是社會的關心,也是社會對年輕人的極度不信任。努力去接受自己不十分中意的人,讓內心不喜歡的人去觸碰自己,個中滋味隻有剩女才知曉吧。有壓力的婚姻斷送了一個個熱情奔放的女孩,將她們的熱情奔放變成了零零碎碎婆婆媽媽隱隱忍忍。每天回到家裏都是眼睛看著自己的鼻子說話,或站在黑暗裏聽呆呆的自己。

      婚姻不是我專有的。可心總該是我的吧。我的心靈也自始至終沒有告訴我什麽呀!實話實說,結婚使我的生活裏沒有了幻想!人沒了幻想恰似鳥兒折損了翅膀。何去何從隻有漂了。

      (稍頓)可是,離了呢?有時會想想,更多的時候是不敢想啊!

      爸爸媽媽,我也不喜歡這個階段活得太累又一事無成的我。眼下,我很難再尋回我自己了,就像你們喝的每一滴酒尋不到最初的那粒糧食一樣。

      人生要是泥巴該有多好!

      可以毫不費力地用水打破,再和一個我,順便再塑一個你。那樣我會毫不費力地把自己嫁了呀。

      心裏總感覺有道不盡的苦水。

      最想說的隻能偷偷說的就是:爸爸媽媽,做女兒,可真難啊!(將茶杯放回茶幾,坐沙發掩麵慟哭)

      “讓她的溫柔善良 來撫慰我的心傷……”(響起《在他鄉》音樂背景)

      第八幕

      地點:林波的辦公樓下(短暫播放音樂:門德爾鬆的《婚禮進行曲》)

      剛下過雨,天空爽朗,淨無雲翳。落日像一堆篝火燃燒著樓際線。路上還積著一灘灘的水。清風徐來。

      一位賣煎餅果子的,推車經過。

      莎莎:剛好路過你樓下,走,一塊回家吧(勉強擠出一絲笑容)。

      林波手遮眼作望遠狀。

      莎莎:咋了?神經啊?

      林波:我看看太陽是不是落到東麵去了。

      莎莎:(微微一笑,嫵媚而又深沉)傻帽,跟我回家吧;

      林波:激動。

      莎莎:感謝你的建議;

      林波:激動。

      莎莎:放手不分手;

      林波:沒法不激動。

      莎莎甜心地一笑;

      林波:謝天謝地,緩期兩年執行(作祈禱狀)。

      莎莎:但願你是我生活中大寫的你吧!

      之後二人挽臂回走。

      林波:看那落日!在這樣的時刻,談情說愛是多麽的愉快!(他用他們握在一起的兩隻手指了指前方)

      莎莎:貧嘴!

      林波:親嘴?

      莎莎:貧嘴(用小包抽打了他一下)!

      林波:這是天堂送給我們的幸福,珍惜吧!

      林波:稍等。從這拐進去,小胡同裏就是你最愛吃的糖炒栗子;

      莎莎:謝謝你!(甜心、幸福溢於言表)

      林波:(捧回一包糖炒栗子)他們長得帥,得分比我高,我隻好追求做的好了。

      莎莎:好好表現;

      林波:接受我有些困難,特理解。給我兩年,還你一生。

      莎莎:貧嘴;

      林波:今天你漂亮的有些過分!

      莎莎:謝謝!

      林波:剛才呀,愛情就是糖炒栗子。

      莎莎:激動;

      林波:回到家呀,愛情就是兩菜一湯。

      莎莎:激動;

      林波:晚飯後呢,愛情就是那燈光。燈光在愛情在,愛情在家就在,燈光關了你需要的是夢鄉。

      莎莎:激動;

      林波:這些,哪一樣與外表有關呀?嗯?為何老提激動?

      莎莎:跟你學的。因為我找到家了,比小蝌蚪找到媽媽了還激動。

      林波:其實,我比你還激動。

      莎莎:咋了嘛?

      林波:我學到了一項絕招:設法讓一人高興,另一人會更高興。

      莎莎:試著重新愛一個人對我也是個挑戰;

      林波:爭吵是愛情的調味品。

      莎莎:但願吧!

      林波:生活需要平靜,需要漣漪,也需要波濤;漣漪少不得,有時卻更需要波濤來淹沒漣漪。

      莎莎:就像每天都是星期中的一天,然而卻很少有人注意春節那天是星期幾一樣!

      林波:經典!才女一枚!(兩人擊掌慶賀)

      ……

      “纏綿相顧,情脈脈兮,說於朝暮。”二人歡快地走著,回家……

      “讓她的溫柔善良 來撫慰我的心傷……”(響起《在他鄉》音樂背景)

      本文標題:奮鬥中的莎莎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6292.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