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似水年華
文章內容頁

春耕備耕

  • 作者: 寧星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3-09
  • 閱讀234494
  •   一

      我所敘述的春耕備耕是發生在七、八十年代前的事。那時,我還生活在家鄉農村——浙西南地區四麵環山的一個小山村裏。這裏地貌環境曾被稱之為“九山半水半分田”,田少山地多,那時糧食一半是靠種植番薯來充當,才能填飽肚子。番薯耐旱、耐曬、耐土地貧瘠,適應性強,而山地具有鬆沙性、瀝水性等特點更利於番薯的生長。

      我記得在年過後沒多久、在一個陽光的燦爛日期裏,父親就在房屋前的菜園地裏忙著孕育番薯種了。在地裏挖掘五十厘米左右深,長與寬度可根據孕育番薯種多少來定。再倒入豬欄糞、人糞和草木灰,上麵填一層泥土,然後在上麵碼放一根根、一排排番薯種。再覆蓋一層薄泥土,蓋上稻草和塑料薄膜。那時父親也要叫我幫忙過,如到地窖、或稻草遮蓋的泥土堆裏搬來番薯種,如用畚萁盛上草木灰提來,如到豬欄間去抱來稻草等,儼然父親的勤務兵似的。

      過半個月或一個月時間,番薯種便長出芽兒,那淡棕色的,肥嫩嘟嘟的,像極了嬰兒的小手和小腳,它們可長得齊刷刷的。這時可以掀掉薄膜,讓它們也照照陽光,見見風雨,習慣冷熱,而成為茁壯老練的苗兒。過一段時間,將它們分批次移栽到其它寬廣的地裏,待長大蓬勃後便可以提供剪插。

      幾乎與此同時,隊裏的稻穀育種員開始忙碌起來。在隊裏的倉庫裏,把幹燥的稻穀種放在一個個大木桶裏用清水浸種。那時為了育種,要在村莊附近良田的田角邊沿挖一個帶長形的深溝。用蘿筐把浸透的種子挑到這裏,堆在一起,並裹上塑料薄膜,進行焐熱催芽。這裏,育種員每天要來好幾趟,用溫度計測測種子的溫度,若溫度過高要對它們采取翻動、攤薄等措施進行降溫,因為種子關乎於春耕生產的成敗,關乎於季節是否被耽誤,所以要密切關注種子催芽的情況……

      這時,耕牛過完冬季、春節這段舒坦日期後,也要開始投入到春耕生產中來,在春雨綿綿,春意盎然和布穀鳥陣陣的啼鳴中,農民、木犁、耕牛三點一線,像一艘船駛過農田(播稻種),翻滾著泥土的浪花。

      之後,農民們平整好秧田的泥土,並整劃出二、三米寬的一塊塊小畦田。等種子催芽好、可以播種的時候,將其均勻地播撒在這上麵,並用秧板輕拍使種子與泥土融合,再撒上由人糞攪拌的草木灰,弓上竹篾,蒙上塑料薄膜,就在這 “溫室”裏 進行著培育秧苗了……

      在自留地上種植的蔬菜種子也開始陸續播種了,如南瓜、四季豆、絲瓜、豇豆、葫蘆瓜等。這幾天父親從樓梁上的鐵釘中取下竹籃子,拿出一包包用報紙包裹的種子,打開放在太陽下曬曬,以便提高出苗率。而西紅柿、茄子、空心菜等苗子一般是從鎮上集市裏購買的。父親把豬牛欄糞用簸箕挑到自留地上和翻耕好泥土為種菜備用。這種農家肥是豬牛糞與鋪墊的稻草、禾草等混合的產物,對土地有去板結、鬆土的作用,對莊稼生長、提高品質大有好處。

      二

      春種一粒粟,秋收萬顆子。當地也有一句諺語:“節七”開花不用力,黃菊開花悔不及。“節七”為一種當地灌木,春天開花。農民們當然知道春耕備耕的重要性,上級政府也很重視,父親是村幹部,經常要到人民公社去開有關春耕備耕生產內容的會議,回到村裏也要向社員們傳達。那時,家家戶戶都裝著有線廣播,分早、中、晚播送,其中有一檔農業顧問專欄,唯一這檔播音員是播當地話的。我記得播音員有一句配上音樂的開場白,“農民朋友們,您們好!現在給您廣播了……”農民們一聽就感到非常親切。播的農業生產知識很詳細專業,又實用。當然那些天,廣播裏的關於春耕備耕生產內容,肯定是鋪天蓋地的嘞。

      說起有線廣播,讓我想起八、九十年代向廣播站投過稿子的經曆。後被吸收為縣廣播站業餘通訊員,到廣播站參加過新聞報道寫作培訓暨表彰會議,也看過一些有關新聞報道寫作的書籍,從而獲得了一些新聞報道寫作的知識,如知道了消息的“五要素”,還有廣播稿有區別其它稿子,對象是聽眾,如省略號就不能用,要用“等等”字;語言要客觀簡潔,要多用基本詞匯……

      為了村裏能更好地開展春耕備耕工作,上級政府如公社領導們會經常下鄉指導與督促。對下鄉領導的稱謂,村裏人一般都稱之為同誌,再前麵加個姓。

      那時,由於糧食緊缺,村頭那畝曬穀場也被翻耕了,種上一茬早稻。記得清明過後的一天,隊裏的男女老少在那畝田裏插秧,有的躬身插秧,有的提供一餅餅秧苗,在田埂上將其扔向水田裏,有的在秧田裏用秧撬撬出一片片連著泥的秧苗,用用簸箕肩挑源源不斷地輸送到這裏來,好不熱腦。此時,下鄉幫助開展春耕備耕工作的同誌,一行有四、五位,正好路過此地,被眼前繁忙、火熱的景象所感染、所吸引。他們也挽上衣袖和腿褲,脫掉鞋子,笑嗬嗬地淌入水田。他們與隊裏的插秧能手們頓時熱忱高漲起來,說,要不來個插秧比賽。經過比賽,其中兩位同誌還真不賴,成績與插秧能手不分上下。路上、田埂上站滿了群眾,不時響起了鼓掌聲……

      三

      廣積肥,也是春耕備耕生產的重要環節。

      幾乎每一個田畈都建有一個泥牆草寮灰堂。農事較空閑時,農民們上山砍回一擔擔籠衣(小蕨草)或禾草等,在灰堂裏堆一層草木,覆一層泥土,就這樣反複進行著一定高度後,再點燃慢慢燒草木灰。一般在秋、冬季上山砍,因為這段時候草木較為幹燥水份少。當然,若灰堂裏草木灰在春耕備耕中沒有備足,春、夏季也要上山砍或割草木,燒草灰,為春耕所用。

      我放學後也要到山坡、路旁割青蒿,如黃金柴、大蓬草等,給農作物當肥料;還要到鄉間小路上用簸箕和帶長柄的撬具撿拾牛糞,送到田地上,為春耕備耕獻出一位戴紅領巾的微薄之力。那時,家家戶戶也養豬,有豬欄,有豬糞草;生產隊養了十多頭耕牛,也有牛糞草,平時把這些畜牧肥清理出來堆放一隅的,這次農民們也要用肩挑或用手拉車將其送到田地裏;還有人糞也是農家土雜肥,也為春耕備耕生產所用。

      當時,氨水是農業生產的主要化學肥料。村口建有一個能裝幾噸的氨水池,儲存氨水,備隨時之需。不一定在這段時間去挑氨水,但在春耕生產中氨水池要有充足的氨水可供給。給我印象深刻的是,他們在盛夏裏要到五公裏外的公社所在地挑氨水,以男人們為主,還有的半邊天婦女們也要參與其中。兩滿糞桶氨水,一百多幾斤重,這麽熱的天,這麽遠的路,還要小心翼翼的免得氨水溢出桶外,裏麵放幾束樹枝,他們累得快趴下了,但還是拚命地往回挑,倒進氨水池裏,可以想象得到那是多麽的辛苦和疲勞啊!

      那時,年年每塊良田都要種上紫雲英,橫田腐爛後作為水稻的綠肥。清明時節,田野上湧動著海洋一樣的紫雲英,並綴滿紫色的花朵,十分壯觀美麗,我曾給紫雲英寫過一首詩《紫雲英》:秋冬,播下綠肥的種子/清明節的前後,紫雲英/波濤拍岸;紫色花朵/像點點星空倒扣在田野上//用莖和花朵做眼鏡,做耳環、發夾/躺在紫雲英的懷抱裏遐想/與藍天一樣的藍/與白雲一樣的白、一樣的旋轉飄逸//而沾染到身上的紫雲英草汁/我洗了這麽多年,還是/沒有清洗掉

      紫雲英也可以做豬飼料,婦女們戴著草帽,躬身在田野裏割翻一叢叢紫雲英,鮮嫩得手一掐就會斷,翠綠得要流出汁來,將它疊放在簸箕裏,晃蕩著挑回家,煮熟給豬吃。也可以給人當菜,取紫雲英頂端放鍋中炒,或放一些切碎的油炸豆腐一起炒,雖不是蔬菜,但吃它時給人有一種吃野菜一樣的新鮮感。

      這時,耕牛拉著犁鏵陸續翻耕農田,也拽進紫雲英。耕牛們要肩負著近百畝耕作農田艱巨任務。然而,如茵的紫雲英極大地誘惑了耕牛的味蕾,耕牛邊犁邊吃,多吃了紫雲英,隻好給牛嘴戴上篾口罩。但有疏忽的時候,還會時常發生耕牛過多吃了紫雲英而中毒事件,如經常出現的場麵:耕牛腹部越來越臌脹時疑中毒症兆,於是有人趕緊跑公社叫獸醫前來救治。有的救活了,但有的沒救活。農民們無不痛惜!痛惜在春耕生產大忙的當中失去了一位“功臣”, 一位農民們的忠實朋友!

      四

      清明節過後至五月份,正是插秧的時節。正如宋詩《鄉村四月》:綠遍山原白滿川,子規聲裏雨如煙。鄉村四月閑人少,才了蠶桑又插田。是啊,男女老少都要投入到插秧的繁忙勞作中去。

      如果農田麵積大,就需要插秧能手為開秧先鋒,從農田中間,從田頭到田尾先插一片過去,為這塊農田插秧“製定”方向,和其他人跟插的參照點。這“一片”寬為十株秧的間距。插秧能手不僅插得快,而且插得間距橫豎均勻,插入泥土裏不深不淺,直得從田頭到田尾像拉過去一根根綠線一樣。我真佩服插秧能手們,臀部像長了眼睛似的。我也寫過詩歌《插秧》:能手為開秧先鋒/從一畝水田中央綠過去/擊中耕田的靶心/畢竟臀部為眼睛/一不小心,新手便離題萬裏//一尊尊麵朝黃土背朝天的雕塑/就是這樣背負著糧食和江山//好似運動會,水田為賽場/一時把辛苦、疲勞,都/摁進了漣漪的水田裏

      是的,插秧能手們時常會湊在一起進行插秧比賽,比插好,比插快,苦中作樂。那時我已是少年,不上學時也要參加插秧勞動。我雖沒有做過開秧先鋒,卻會依靠在能手的那綠過去的“一片” 插。我認為最邊上那條“綱”要抓牢,插直,否則真會“離題萬裏”。叔叔也是插秧能手,他說我插秧還是插得比較好的,繼續努力會超過他。樂得我更加賣力去插秧了,揣摩著如何插好秧。插秧是辛苦的,連我這根小腰、嫩腰也被彎酸彎痛了。會插秧的在田中央插,不太會插的在田角落插;有的去秧田撬秧,有的挑秧向插秧人輸送秧苗等,各司其職。

      春分過後,逐漸晝長夜短,加上插秧很勞累,人容易饑餓,因此黃昏前四點鍾左右要給他們送點心。母親從田間提前回家給我與父親燒點心吃,包括他們家的母親一樣,有的家庭老奶奶出不了工,在家燒好,給子孫們送點心。一時間一位位從插秧的田裏、從勞作中抽身,坐到田埂等位置上準備吃點心,頓時在田野裏響起碗盆調羹筷子的叮當聲,彌漫著人間煙火味,這最撫平凡心。到現在母親還會深情回憶地說:“那時,過年要做四、五個油炸豆腐要吃到插田時嘞,年糕也打的多要吃到插田時。”母親給我們送的點心是年糕炒油炸豆腐絲和包心菜。母親說:“年糕難消化,可抵饑餓。”

      當插秧告一段落,接下去就要做番薯地。有的是以牛來翻耕,有的是人為掘地。有的還要做成一壟一壟,上麵點開一個個準備插番薯秧的淺小溝。

      番薯對於肥料要求不高,隻要草莖泥拌入土地裏,長勢就會更好,薯塊膨脹得更大,因為它具有腐殖質元素,再加上能使泥土發鬆,因此在做番薯地時農民們也會從山坡和地坎等地方削披草莖泥,來拌入番薯地裏。還有時為了番薯長得更大,達到豐產豐收,農民們會把豬牛欄糞挑到番薯地,拌入泥土裏。番薯地做好後,就仰天等待在端午節或梅雨季節的前後扡插番薯秧了。

      五

      我覺得奇怪,那時這麽全力以赴地投入到種田中去,在農村可以說是“全民皆兵”,可是稻米還是不夠吃,每年春耕、割麥子的時候,倉裏的稻穀所剩不多,甚至已見底。我記得那段時間天天吃麥麵,給吃怕了。母親說:“缸裏的米已經不多啦,沒有辦法,還是多吃點麵食吧,若單單吃幹番薯絲更難吃呀。”有時父親會到平原地帶的產糧區借糧稻穀。我村各家庭稻穀供給總是青黃不接。一方麵大集體是存在有人“磨洋工”、出勤不出力,生產效率不高等現象,但大部分社員還是肯出力的,我覺得更重的一方麵還是出在科技的落後,出在種子的問題。那時種兩茬水稻,早稻和晚稻,畝產隻有五、六百市斤,一些貧瘠的山弄田畝產隻有三、四百市斤。而種植了袁隆平的雜交水稻後,畝產可達一千多市斤。從某一方麵說,世界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他解決了中國老百姓的吃飯問題。

      現在,我們村莊因為地貌環境因素,不屬於產糧區,農民可以自由種什麽。而我市那些平原地帶的產糧區,種水稻也實現了機械化、現代化,有插秧機、收割機、無人機噴曬農藥等,據報道還發明了插田拋秧技術,不用彎腰,站在田埂上,或在水田裏站直身子便可以“插秧”,而且效果不亞於傳統的插田……

      記得那時有人說過,國外一個人能種幾百畝莊稼。那時候,我聽了簡直是不可思議。然而,這種情況不正是現在的中國大平原產糧地區嗎?已經實現了機械化、現代化,甚至信息化、智能化,如利用了插秧機、收割機、無人機噴曬農藥等等,人不多也可以管理、耕作上千畝農田。

      我們有時會懷念那段農耕歲月,懷念歸懷念,但如果時間發生倒流,叫我們回去當那時農民,去那樣種田,我想任何一個農民都不願意回去,肯定誰都不想幹,因為那時種田太辛苦、太累了,累得讓人無法承受下去。不過,不要一說黑夜,什麽都是黑的,不是還有月亮、星星、燈光麽。有些優秀文明的傳統農耕,還是值得發揚與傳承的,比如年年每塊良田都要種上紫雲英,綠色有機的肥料,等等。比如現在有些農田濫用化肥農藥,破壞了土壤中的微生物,造成泥土板結,影響莊稼品質。

      現在條件好了,當農民種田也不會很辛苦。你看那些城裏人,到郊區向農民要來或租來農田種田,種菜。他們說,其實吃不了多少蔬菜,主要是為了鍛煉,吸納新鮮空氣,欣賞鄉村風景,享受田園生活。

      本文標題:春耕備耕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6192.html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