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百味人生人生感觸
文章內容頁

卑微的母親

  • 作者: 九滿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2-26
  • 閱讀252029
  •   我出生在一個偏僻的鄉村。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大城市工作。每天西裝革履,出入高檔寫字樓,儼然一副精致白領的模樣。去年春節回家,感覺一萬個“不適應”,道路上塵土飛揚,廁所裏臭氣熏天,洗個澡還得一桶一桶地提水倒進澡盆。最讓我不習慣的是,洗臉的毛巾還得一家人共用。

      前天,飯桌上,我道出了自己的不滿。

      那頓飯,母親沒有再說一句話。

      昨天早上,我起身的時候,看見床頭的桌上,放著一套全新的洗漱用品。一盆熱水早就準備好,等著我一起床就能舒舒服服地洗個熱水臉。看著母親忙進忙出,還賠著笑說讓我受委屈了,我瞬間就後悔了。家裏再落後,我不是照樣被養大了嗎!

      現在工作了,能賺錢了,就不可一世地把一張臭臉甩給母親,告訴她,你錯了,你真落後,你真沒見識,你真封建。母親問一些在我看來簡單的問題,我倍感煩躁;她說一些我不認同的話,發表一些落伍的觀點,也會引起我的厭惡;她花錢買了低檔的東西,我嘲諷批評。漸漸的,把母親的尊嚴逼到了塵埃裏。

      被嫌棄的母親,開始自責、愧疚,變得小心翼翼,不敢大聲說話,不敢再對我有半點要求,生怕惹我厭煩。即便占理也低頭示好。我永遠不知道,在母親唯唯諾諾的表像下,藏著多少難以啟齒的無奈。

      回頭想想,當初讀書,找母親要生活費的時候,她什麽時候讓我失望過!如今,她卻得看我的臉色行事。她,做錯了什麽?沒有!

      每一個卑微的母親,背後都站著一個忘本的兒子。

      昨天,母親準備去姨媽家拜年。我發現她總是在我麵前轉悠,好像有話要說,又一聲不吭。我問母親怎麽了?母親搓了搓手,又摸了摸腦袋,支支吾吾:“那個,你今天能不能跟我去你姨媽家拜年?你要有事就算了!”

      我怔了一下。

      曾經說一不二的母親,如今竟然要小心翼翼地向我提出請求,還怕惹我不高興,仿佛一個闖了大禍的孩子,我頓時覺得自己是個混蛋!

      那些年,為了送我上學,母親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分兩分地省,攢下錢來供我讀書。我不願想象母親把毛線衣脫給我,自己穿著寒衣過冬的無奈;也不想回憶她在米飯不夠分配時,背對著我們隨便喝點菜粥時的心酸;更不敢回首她四處借錢時的狼狽。如果當時不是為了供我上學,母親本可以穿著光鮮的衣服,可以吃著可口的飯菜,還可以過著驕傲的生活。寸草之心何以報得如山重恩?

      在長大成人,從母親那裏獲得一切之後,我變得不知足、不耐煩,心底還有點看不起她。這世間最心酸的事莫過於,唯一真心為我付出的人,卻對我卑躬屈膝。這世間最悲涼的事莫過於為兒子傾注了一切,卻要在自己白發蒼蒼之後,看兒子的臉色行事。

      每一個卑微的母親,背後也站著一個不懂感恩的兒子。

      2010年6月,五哥打電話來說母親出現幻覺,被醫生診斷為老年癡呆。可是,我在離家很遠的城市工作,照顧母親愛莫能助,孝敬母親那更是一句空話。2014年春節前,母親的身體開始浮腫,我迫不及待地回家。

      一進門,我便撲到母親身邊。她木然地坐在輪椅上,兩眼呆滯地望著我,麵無表情,任我左一聲右一聲呼喊“媽!媽!媽啊……”喊得我淚如雨下。

      二姐湊近母親耳邊,大聲說“媽,九滿回來了。你逢人便誇讀書成器的滿崽,回來看你來了!”

      緩過神來的母親,聲音低沉遲緩地說“過幾天,他還不是要走,我還不是沒有這個滿崽……”

      二姐邊遞給我紙巾邊勸慰“九滿!別哭,你已經盡了孝心了!”

      接下來的日子,我寸步不離地守護著母親,喂她吃飯,幫她洗臉,推著輪椅到室外曬太陽,湊在她耳邊說話。

      假期到了,我得走了。臨別那天,我緊緊握著母親的手,一遍接一遍地交代:“媽,你好好聽我二姐的話,按時吃藥,盡快好起來!”我的語氣像極了小時候她交代我注意事項的語氣。

      三世因果,六道輪回,無情的歲月將母親變成了孩子,又將孩子變成了“母親”。

      突然,母親拽緊我的手,帶著討好的態度問我:“九滿,我死了,你回不回來。”我的鼻子一酸,眼淚就出來了。我裝作抬頭看天,讓眼淚流進衣領裏,溫暖我的心。

      每一位卑微的母親,背後也還站著一個沒有盡孝的兒子。

      本文標題:卑微的母親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5761.html

      • 評論
      5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