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詩詞歌賦詩歌欣賞
文章內容頁

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51·小雅·甫田

  • 作者: 濱湖散人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2-23
  • 閱讀251361
  •   「一章」
      倬彼甫田,歲取十千。「1」
      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2」
      今適南畝,或耘或耔,黍稷薿薿。「3」
      攸介攸止,烝我髦士。「4」

      「二章」
      以我齊明,與我犧羊,以社以方。「5」
      我田既臧,農夫之慶。「6」
      琴瑟擊鼓,
      以禦田祖,以祈甘雨,「7」
      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8」

      「三章」
      曾孫來止,以其婦子,饁彼南畝。「9」
      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嘗其旨否。「10」
      禾易長畝,終善且有。「11」
      曾孫不怒,農夫克敏。「12」

      「四章」
      曾孫之稼,如茨如梁。「13」
      曾孫之庾,如坻如京。「14」
      乃求千斯倉,乃求萬斯箱。「15」
      黍稷稻粱,農夫之慶。
      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與前兩首《楚茨》《信南山》一樣,關於《小雅·甫田》的詩意主旨及創作背景,也是眾說紛紜。《毛傳》以為是刺幽王:“《甫田》,刺幽王也。君子傷今而思古焉。”《鄭箋》同意毛說,同時指出:“刺者,刺其倉廩空虛,政繁賦重,農人失職。”毛、鄭認為詩中的“曾孫”為周成王。按《毛詩正義》的解釋,此詩是“言成王庾稼,千倉萬箱,是倉廩實,反明幽王之時,倉廩虛也。言適彼南畝,耘耔黍稷,是農人得職,反明幽王之時,農人失職也。政煩賦重,《楚茨序》文。次四篇文勢大同,此及下篇箋(指《鄭箋》)皆引之,言由政煩賦重,故農人失其常職也。若然,賦重則倉應實,倉虛則賦應輕,而同刺之者,以王貪而無藝,故賦重用而無節,故倉虛。由倉虛而賦更重,以賦重而民逃散。農人失職,由政煩賦重所致。其倉虛,則別有費散,不由賦重,故箋先言倉廩虛,則言政煩賦重也。”

      然而,毛、鄭雖然都認為此詩是“刺幽王”,但在一些詞句的釋義上卻存在不少分歧。這些我們將在後文中加以具體分析。

      朱子《詩集傳》認為:“此詩述公卿有田祿者力於農事,以奉方社田祖之祭。”據此,則詩中的“曾孫”為有田祿的公卿,而非周王,更不是毛、鄭認為的周成王。

      清代學者方玉潤認為此詩是“王者祈年因以省耕也”,《詩經原始》:“此王者祈年因而以省耕也。”他認為朱子的《詩集傳》對各章的解釋模糊不清。《詩經原始》:“《集傳》按章分釋,虛實莫辯,已失語氣。乃更謂報福為上頌下之詞,以君王而視農夫曰“萬壽無疆”,竊恐三代聖王不如是之悖且謬耳!”

      《古詩文網》也認為此詩為“王者之詩”:此詩之創作,詩中自稱“曾孫”,按周代君王對祖先和神靈的稱呼習慣,則作者當是君王本人,或者至少是代君王而作。因此,這應是暮春時節周王祭祀方(四方之神)社(土地神)田祖(農神)的祈年樂歌。

      方玉潤的《詩經原始》、《古詩文網》都認可詩中的“曾孫”是周王,但並沒有明確指出是哪一位周王。

      本文將基於“王者之詩”的主旨,佐以各家之說,對《小雅·甫田》做一番賞析。先提醒一下各位讀者,《國風·齊風》中也有一篇名為《甫田》的詩,而我們在本文所講的是《小雅·甫田》,諸位不要搞混了。

      《小雅·甫田》分為四章,每章十句,共四十句。四章采用的都是賦的表現手法。第一章總起,凡農政皆如是;第二章寫祭事;第三章寫省耕;第四章寫周王對農人的勸勉。

      第一章,賦。詩篇原文:
      倬彼甫田,歲取十千。
      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
      今適南畝,或耘或耔,黍稷薿薿。
      攸介攸止,烝我髦士。

      大田十分廣闊,按九一之稅法,地方十裏的一成之田每年取一萬的田稅。(即便收的田稅這麽少,但因連年豐收,因而倉有陳糧)於是,我取出(多餘的)陳糧供給農人做口糧(而又將今年的新糧儲存起來),自古都有豐收之年,(而豐收之年我們都是這麽做的 —— 儲存新糧、換掉陳糧)。今天我去南郊的田裏去省耕,看到農人們有的在鋤草,有的在給禾苗培土,田裏的黍苗稷苗綠油油的,好不旺盛。於是,福祿降臨天下,有能之人得以進為俊士。

      “倬彼甫田”,大田多麽廣闊。倬(zhuō),廣闊。甫,大。《鄭箋》解釋說:“甫之言丈夫也。明乎彼大(tài)古之時,以丈夫稅田也。”

      “歲取十千”,每年田稅十千,泛指(豐年收成好,所以朝廷獲得的田稅)多。按《詩集傳》解釋,十千是說一成之田,即地方十裏,共有田九萬畝,而將其中的一萬畝充為公田,這稱為田稅製的“九一之法”。公田,其所有權歸朝廷所有,而由耕種此“成”的農夫負責幫朝廷耕種,所獲收成歸朝廷所有。上文《鄭箋》所說“丈夫稅田”也是“九一之法”。《鄭箋》:“歲取十千,於井田之法,則一成之數也。九夫為井,井稅一夫,其田百畝。井十為通,通稅十夫,其田千畝。通十為成,成方十裏,成稅百夫,其田萬畝。欲見其數,從井、通起,故言十千。上地穀畝一鍾。”

      “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有年。”古人很有智慧,不但知道存糧以備荒年、災年,還知道糧食存放久了會壞掉不能吃,所以,在糧食豐收的年頭,就對糧倉進行新陳代謝,將陳糧取出,而將新糧儲存起來。我,此詩主角(周王)的自稱。陳,往年的陳糧。食(sì),拿東西給人吃,這裏是分發的意思。《毛傳》與《鄭箋》關於“食我農人”的解釋可謂有著天壤之別。前者以為“尊者食新,農夫食陳”,有個尊卑之分的問題。而後者以為“倉廩有餘,民得賒貰取食之,所以紓官之蓄滯,亦使民愛存新穀”,是王者的愛民之舉。朱子對“食我農人”的解釋與《鄭箋》差不多。《詩集傳》:“及其積之久而有餘,則又存其新而散其舊,以食農人,補不足、助不給也。”如此,則也是賢君愛民之意。

      “自古有年”意思是這個法子(指上文的“我取其陳,食我農人”)自古至今都是這樣的,隻要是豐年,都會這麽做。

      “今適南畝”,今天周王很高興,要去南郊的農田去看看。適,去的意思。南畝,南邊的田,南郊的田。

      “或耘或耔,黍稷薿薿”,在那裏,周王看到莊稼長得很好,綠油油的,農夫們正在忙碌,有的在鋤草,有的在給禾苗培土。耘(yún),鋤草。耔(zǐ),給禾苗根部培土,以保護其根。黍(shǔ)、稷(jì)是我國古代很重要的兩種穀類作物。薿薿(nǐ),形容植物長得很茂盛的樣子。

      “攸介攸止”,於是就有了大福祿。第一個“攸”是介詞,“乃、就、於是”之意;介,大;攸止,按《大雅·生民》第一章《毛傳》所言“攸止,福祿所止也”,意思是“福祿就降臨了”。

      “烝我髦士”,才能出眾的農人就進為俊士。烝,進。髦(máo),俊的意思。髦士,即英俊人士。

      第二章,賦。詩篇原文:
      以我齊明,與我犧羊,以社以方。
      我田既臧,農夫之慶。
      琴瑟擊鼓,
      以禦田祖,以祈甘雨,
      以介我稷黍,以穀我士女。

      於是,秋收後以上等的稷米,還有毛色純一的羊做犧牲,祭祀土地神和四方之神。(一年的)農事已結束,做的很好,這都是農夫們的功勞。所以,要嘉獎他們、賞賜他們。祭祀時彈琴彈瑟,還要擊鼓,(以美妙的音樂)迎接田祖神農氏,祈求風調雨順,佑助農作物獲得豐收,頤養天下俊士淑女。

      “以我齊明,與我犧羊,以社以方。”齊(zī)明,即粢盛,祭祀用的穀物。《詩集傳》:“齊與粢同。《曲禮》曰:‘稷曰明粢。’此言‘齊明’,便文以協韻耳。”犧,祭祀用的純毛牲口。以,用作。社,祭土地神,一年有春社、秋社兩次。方,祭四方神。

      “我田既臧,農夫之慶。”臧(zāng),好,此指豐收。《鄭箋》:“臧,善也。我田事已善,則慶賜農夫。謂大蠟之時,勞農以休息之也。”慶,有功因而該得到賞賜。

      “以禦田祖”, 禦(yà),同“迓”,迎接。田祖,最早耕種的人,指神農氏。“以祈甘雨”,祈求風調雨順。甘雨,應理解為風調雨順。“以介我稷黍”,介是助的意思,即以利於黍稷生長、獲得好收成。“以穀我士女”, 穀,本義為“使善、好”,此指使士與女得以養尊處優。士女,俊士與淑女,《古詩文網》解釋其為“貴族男女”。

      第三章,賦。詩篇原文:
      曾孫來止,以其婦子,饁彼南畝。
      田畯至喜,攘其左右,嘗其旨否。
      禾易長畝,終善且有。
      曾孫不怒,農夫克敏。

      周王帶著王後、世子同行,親自來到南郊農田省耕,周王還帶來了賞賜給農夫的食品。當地農官親自將周王的賞賜食物分發給周圍的每個人,讓他們同享恩澤。莊稼得到了很好的護理,因此,長勢旺盛,田無疏苗。見此情形,周王知道農夫們耕種都很用心,終始如一。因此,周王很是高興,農夫們(見周王高興)也就能更加勤快耕作了。

      “曾孫來止”,曾孫,詩意主角周王的自稱。止(zhī),語氣助詞,無實義。“以其婦子”,不但周王親臨農田省耕,他的王後和世子也一起隨行。周王之所以讓世子隨行,是為了讓他“出觀農事,使知稼穡之艱難也”(《毛詩正義》)。“饁彼南畝”,饁(yè),送給田間耕作者的飲食,指周王隨行帶來準備賞賜給農夫的食物。

      “田畯至喜”,田畯(jùn)即司嗇,(當地的)農官。喜,《鄭箋》解釋為“喜讀為饎。饎,酒食也”。按《鄭箋》的說法,田畯也給農夫們帶來了犒賞的酒食,同時也沒忘記與他一起來田間巡視的差役們。《鄭箋》:“司嗇至,則又加之以酒食,饟其左右從行者。”至喜,當理解為“致饎”,將食物分發給左右之人。“攘其左右”, 攘,取而給之。“嘗其旨否”,品嚐周王賞賜的食物是否美味。當然,左右之人是不會說“否”的。按照《鄭箋》的說法,“嚐其旨否”說的是“成王親為嚐其饋之美否,示親之也。”就是說,田畯給農夫和同行差役帶來的酒食,成王親自嚐嚐味道,看是否味美。

      “禾易長畝,終善且有”,因為得到了很好的養護,禾苗都長得健壯,最終一定會得到豐收。《毛傳》:“長畝,竟畝也。”長畝,即禾苗鋪滿了田,田裏沒有一處沒有禾苗。

      “曾孫不怒,農夫克敏。”周王見此很高興,因而,農夫們能更加勤快(勤於農耕之事)。不怒,應該理解為“高興”。克,能。敏,勤快,指勤於農事。

      第四章,賦。詩篇原文:
      曾孫之稼,如茨如梁。
      曾孫之庾,如坻如京。
      乃求千斯倉,乃求萬斯箱。
      黍稷稻粱,農夫之慶。
      報以介福,萬壽無疆。

      最終,又是一個豐收年。周王所收獲的穀物堆積得像小山像車梁。糧食太多了,以至倉滿、庫滿,露天的糧囤像一座座小山丘、像連綿的岡巒。於是,王上求更多的倉庫來儲存糧食,求更多的車來運輸糧食。(周王深知)所收獲的糧食,無論是黍、稷、稻、粱,其實都是農夫的功勞。因此,周王為農夫們祈求於八蠟之神,降大福於他們,使之得萬年之壽,無有疆境。

      “曾孫之稼,如茨如梁。”稼,收獲的糧食。茨(cí),屋蓋,形容圓形之穀堆。梁,車梁,形容長方形之穀堆。

      “曾孫之庾,如坻如京。”這兩句是形容露天的糧囤多,一個個都像小山包似的,也似連綿的岡巒。庾(yǔ),圓形的露天糧囤。坻(chí),小山包。京,岡巒。

      “乃求千斯倉,乃求萬斯箱。”於是,周王想要求得更多的糧倉來儲存糧食,更多的車來運送糧食。斯,助詞,相當於“的”。

      “黍稷稻粱,農夫之慶。”這是周王歸美於下,說這些都是農夫的功勞,應該給予他們賞賜。

      “報以介福,萬壽無疆。”這兩句有不少爭議。《毛傳》《鄭箋》《詩集傳》都以為這是周王向神明替農夫祈福,而方玉潤不認可。《詩經原始》:“……乃更謂報福為上頌下之詞,以君王而視農夫曰‘萬壽無疆’,竊恐三代聖王不如是之悖且謬耳!”鄙人以為,順詩文一路讀來,毛、鄭、朱的見解甚為有理。

      「一章」
      縱橫阡陌地開闊,九萬畝田稅十千。
      新糧入庫舊糧出,助我農人起炊煙。
      自古豐年不少有,吐故納新庫糧鮮。
      今日省耕南郊去,犒勞農人在田間。
      勤勞農人正忙碌,禾苗風吹樂顛顛。
      辛勤自有大福報,有德才俊喜升遷。

      「二章」
      祭祀穀物選上等,犧牲之羊毛色純。
      春秋兩季來祭祀,祭拜土地四方神。
      田間諸事得安好,就該賞賜我農人。
      彈琴弄瑟又擊鼓,隻願神明降凡塵。
      迎接田祖神農氏,祈求風調雨水勻。
      助我百穀得繁茂,安康長隨我子民。

      「三章」
      天子南郊來省耕,王後世子一同行。
      稼穡艱難需了解,農夫辛苦需知情。
      珍饈美味隨駕帶,農官又將酒食呈。
      農夫從者皆得賞,眾人紛紛來嘗羹。
      田間禾苗真繁茂,可望又得好收成。
      周王見此很高興,農夫耕種精又精。

      「四章」
      王家喜得收新糧,糧垛高高堆上梁。
      還有糧食露天放,排排糧倉如山岡。
      運糧車子需一萬,還缺千個儲糧倉。
      黍稷稻粱樣樣好,全賴農夫辛勤忙。
      祈求大福上天降,保我子民永安康。

      注釋:
      「1」 倬(zhuō):廣闊。甫:大。
      「2」 食(sì):動詞,拿東西給人吃的意思。
      「3」 適(shì):去。耘(yún):鋤草。耔(zǐ):培土。薿(nǐ):薿薿,植物生長茂盛的樣子。
      「4」 攸介攸止:第一個“攸”爲介詞,“乃、就、於是”之意;介,大;攸止,福祿所止也。髦(máo):俊的意思。髦士,即英俊人士。
      「5」 齊(zī)明:即粢盛,祭祀用的穀物。朱熹《詩集傳》:“齊與粢同。《曲禮》曰:‘稷曰明粢。’此言‘齊明’,便文以協韻耳。”
      「6」 臧(zāng):好,此指糧食獲得豐收。慶:慶賜,賞賜。
      「7」 禦(yà):同“迓”,迎接。田祖:始耕種者,指神農氏。
      「8」 介:佑助。穀:使善。
      「9」 曾孫:詩意主角周王自指。止(zhī):語氣助詞,無實義。饁(yè):送給田間耕作者的飲食,指周王隨行帶來準備賞賜給農夫的食物。
      「10」 田畯(jùn):農官。攘(rǎng):取而給之。
      「11」 易:治也,即田間管理很好。長畝:竟畝也,即田無疏苗。
      「12」 克:能。敏:敏捷,勤快之意。
      「13」 茨(cí):屋蓋,形容圓形之穀堆。梁:車梁,形容長方形之穀堆。
      「14」 庾(yǔ):圓形的露天糧囤。坻(chí):小山包。京:岡巒。
      「15」 斯:助詞,相當於“的”。

      2021年2月23日星期二,上海三湘

      本文標題:夢園耕錄·詩經賞析之051·小雅·甫田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5642.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