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海天散文
文章內容頁

辭別寒冬

  • 作者: 青石板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2-08
  • 閱讀320235
  •   1

      是風帶來的消息?是日曆帶來的訊息?還是院子裏,那顆玉蘭樹的花蕾在相互耳語?我猛然得知:寒冬已悄然離去。

      今年的寒冬,有點特別,來得有點晚,冷得有點猛,去得又這麽突然。

      田野裏的油菜,正蘊蓄著力量,準備著被凍得更綠,更紫;土裏的胡豆、豌豆,正一個勁的挺直身板、昂起高高的頭,準備抗禦更猛的寒氣;湖邊的白鷺,時而在水邊點著頭走來走去,時而在寒風中扇動翅膀,優雅的飛翔,還在抒寫一首冬日的散文詩;那個久久佇立在水邊一動不動的青樁似的釣者,還在盼著來點雪,構成獨釣寒江的畫意;廣場上跳舞的大媽,嫋娜著身姿,希望著寒風還來得大一點,脖子上的那條紅紗巾,飄逸起來,才更像冬天裏的一把火;家裏那個伴兒,正與我商議,是不是還添置點禦寒的裝備,好隨時出門去郊遊郊遊,以免老躲在屋裏,成了溫室裏的花朵。

      怎麽?溫度就不知不覺升上來了?寒冬,它就這麽離我們而去了?

      2

      是的!立春啦!

      寒冬已完成了它莊嚴的使命。

      想當初,它把寒潮多次覆蓋大地,讓萬物投在它的懷抱中,冬眠的冬眠,冬養的冬養,靜思的靜思,蓄力的蓄力,吐故的吐故,納新的納新。

      寒冬為天地萬物,疏瀹五藏,澡雪精神,它將歲月送到歲末年初,四季的輪回,又周而複始。

      如今,高天已撤回滾滾的寒流,大地已拂起陣陣春風;街頭巷尾已張燈結彩,路邊林間正怒放著噴香的臘梅;大街小道上匆匆的行人大包小包的提著走東家串西家的年貨;近處商鋪飄出慶賀新年的音樂,遠空響起辭舊迎新的爆竹。

      小朋友溜出家門,在院子裏追逐嬉戲,有的用彩色粉筆在地上畫了個光芒四射的太陽。

      久不出門的老人,精神矍鑠的下樓來了,一臉的陽光,一路的春風,還年輕人般的哼著流行曲:

      我願意陪你翻過雪山穿越過戈壁
      可你不辭而別還斷絕了所有的消息

      ……

      3

      迎著駘蕩的春風,我四處漫步。

      寒冬突然告退,心中居然甚是惦念。就像退潮後的河岸海灘,抹不去潮水掠過的印痕。

      看,湖水廊橋邊,那一日不是被寒冬的濃霧籠罩,見頭不見尾,影影幢幢,迷離惝恍,留下過詩一般的意境?

      瞧,路邊一叢花草,老黑的葉片蔫糾糾的,抬不起頭,而新鮮的尖牙,正在草心裏一個勁的生長,這不是那幾日被寒冬布下的白霜,去舊出新的傑作?

      水晶公園前,幾個民工,把一輛小貨車的貨箱門攤下來,趁閑玩起了紙牌。那一日,不就是他們,在雨夾雪的天裏,立在雨雪中,攤開大手,接住那飄下的白點,激烈的爭論著是雨少還是雪多?

      紅綠燈下,三三兩兩的小朋友,小魚般的串來了。有的跟在年輕的母親身後,手拿著一根尖角的冰激棱邊走邊啃;有的手拉著手,嘰嘰喳喳,一路往前,把為他們抱著衣服的爺爺奶奶,甩得老後。不久前,他們不是還擁擠在寒冷的上學路上,背著書包,戴著風雪帽?

      廣場上,跳舞的大媽明顯減少了,前幾日不是一大群一大群的,圍起圈圈,手之舞之足之蹈之嗎?不是還在冬陽的照耀下,在黑乎乎的相機麵前,打起紅旗,露出笑臉,擺不完的POS嗎?

      今天哪去了?

      一個路人說:“過年去了,舞友都過年去了!”

      嗬嗬,對呀,肯定的,過年去了!

      微信上,哪天就有人在叫:今天過小年!隔天又有人在吼:今天過小年!

      有人還發了順口溜:

      春眠不覺曉,快樂自己找。
      今天過小年,別忘吃水餃。
      順便拜個年,問候小年好!

      今年的寒冬,安排得好,把個立春送到了大年之前。

      多年以來,我們都沒有細問:過年怎麽又叫春節?今天恍然明白:春天的年節,怎麽不叫春節?

      真舍不得寒冬就這麽離去!

      留下吧,和我們一起過“春節”!

      4

      時序的列車,已然開動;鼠年的寒冬,已然遠去。

      我肅立在立春的站台上,揮手向寒冬辭別。

      揉揉濕潤的眼睛,昂起頭,挺起胸,笑吟吟的,向牛年的春天走去!

      二〇二一年二月六日

      本文標題:辭別寒冬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5016.html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