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詩詞歌賦現代詩歌
文章內容頁

這燈,這月亮

  • 作者: 濱湖散人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1-30
  • 閱讀309133
  •   這燈,這月,這個晚上
      是我此番回鄉
      伴母的最後一點時光
      明天,我就要返航

      我母,我媽,我的老娘
      此時我的心上
      惟願您永遠永遠地安康
      就如,您望我一樣

      歲月,總在無情地流淌
      母親,早無當年的健壯
      如今的您
      隻能把兒子們指望

      然而,至孝的漢朝文皇「1」
      也隻能把藥的冷熱親嚐
      還有誰
      能比子推那樣侍上?「2」

      可憐癡心的父母啊
      為了兒女的成長
      哪一個不是盡心盡量
      甚至不惜,把命賠上

      可是,在這當今的世上
      有誰,能如黃香那般溫席「3」
      又有誰
      再效曹娥那樣投江!「4」

      注:
      「1」漢文帝劉恒之母病,帝天天親自為母親煎藥,每次煎完,自己總先嚐一嚐,看看湯藥苦不苦,燙不燙,自己覺得差不多了,才給母親喝。

      「2」春秋五霸之一的晉公子重耳逃亡十九年,介子推追隨之。幾經顛沛流離,在公子饑寒交迫,食不果腹的艱難時刻,介子推割股煮湯,以食(sì)重耳,重耳感激涕零,複精神振作。最終在秦穆公的幫助下,重耳歸國即位為晉文公,而子推退隱山林。

      「3」西漢時江夏人黃香,年方九歲,知事親之理。每當夏日炎熱,則扇父母之帷帳,令枕席清涼,蚊蚋遠避,以待親之安寢;至於冬日嚴寒,則以身暖其親之衾,以待親之暖臥。

      「4」曹娥之父溺於江中,數日不見屍體,孝女曹娥當時年僅十四歲,她晝夜沿江哭尋父親。過了十七天,在五月二十二日這一天她也投了江,五日後她的屍體抱父親的屍體浮出水麵。

      2021年1月30日 星期六,於返程大巴

      本文標題:這燈,這月亮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4694.html

      • 評論
      2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