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文化苦旅
文章內容頁

年味

  • 作者: 青石板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1-26
  • 閱讀301485
  •   1

      “紅蘿卜,抿抿甜,看到看到要過年,娃兒要吃肉,老漢莫得錢。”

      一群小孩,一個比一個嗓子響亮的吼著,出了院子。

      這幾天,大人正忙著準備過年的大事小情,管不過來,他們肯定是趁機邀邀約約,不知又到哪裏折騰去了。

      我心癢癢的,但今天任務在身,不能同他們一起去野。

      趕快點,爬在樓梯上,取下十幾天前晾的蘿卜線、大頭菜、奶奶菜,還有晾得幹幹的、青黃青黃的青菜葉。

      媽媽說,這青菜葉,拿去洗淨了,明天晚上就包你最愛吃的豬兒粑。

      就是媽媽這句話,拴住了我的心。

      取下這些菜來,裝了一大挑。明天早上,還要早早起床,取下蚊帳,拆下被套,和姐姐一起挑到臨江河邊去洗。媽媽說,洗得幹幹淨淨的,好過年。

      吱嘎,牛圈門響了,然後聽見砣、砣、砣的,老牛蹄子踏在院壩上的聲音,左一聲,右一聲,慢悠悠的,也出了院子。

      是金生牽牛去田邊喂水了,聽見他一路引吭高歌,還用的是川劇腔,吼得一個山彎都喜氣洋洋:

      紅蘿卜,抿抿囉甜,看到看到呐要過年,

      娃兒要吃肉呐啊,我的牛兒嘞也要過啊新年。

      2

      第二天清早,推開門一看,房頂上是白的,院壩邊的草地上是白的,連喂牛的幹草堆上也白了。

      哦,打霜了。手和耳朵凍得發痛。但沒有人怕痛。

      羅家的大人早已端出了許多桌子、板凳,在院壩裏唰唰的用水衝洗。葛家的女人一邊晾一早洗好的衣物,一邊湊熱鬧的問:

      “喲,要請好多客呢!”

      “哎呀,你曉得的,好不容易今年殺了條年豬,明天過年,娃兒他姑爺老表舅舅嬢嬢的,都要來。”

      院子裏已有小夥伴,從院外拿了大塊小塊的凝冰回來炫耀:

      “冰糕!五分!”

      “冰糖葫蘆——”

      叫的我好眼紅!

      但,今天我無法和他們一起去玩冰,姐姐已經背了一大背衣被走出院子,我隻好挑起擔子跟上去。在走過夥伴們身邊的時候,心欠欠的吼了一句:

      “等到起,明天,我跟你們凍一幅中國地圖!”

      3

      還沒走攏臨江河邊,往日十分寧靜的河灘已經鬧翻了天。這裏在搗衣,那裏在捶被,劈劈劈,啪啪啪,好像哪家把過年的鞭炮,拿到河灘裏來放,放得熱火朝天。

      黃黃的太陽,亮晃晃的照在河灘上,沒有溫度,手伸進那白花花的河水,刺骨。但大家都像相互受了感染,比賽著哪個更不怕冷,洗衣的、洗菜的、還有洗豬腸子的,把那冰冷的河水弄得到處翻花冒泡,水珠四濺。

      還有女人幹脆脫了鞋,徑直站在河水裏,搓衣挼被,手和腳像被滾水燙了似的,紅彤彤的,嘴裏不住在說:

      “看到看到今天就是臘月二十六 了,我家後天過年。湯圓粑都還沒有推,硬是搞不贏。”

      旁邊一個洗著幹菜的女人應聲說:

      “就是呀!明天娃兒他舅舅也要從北京回家過年,說好要吃我娘包的豬兒粑,這不,等我忙天忙地的趕到洗包粑粑的菜葉!”

      接著她們的話,我也驕傲的說,不過是自個在心頭說:

      “哼,我表姐、表哥他們也要從成都來我家過年。揚塵早已打掃了,床也鋪好了,臘肉、香腸都熏好了,明天就要到火車站接他們了!”

      選了一個水窩,把要洗的幹菜泡在一邊,衣被泡在另一邊,幫助姐姐把蚊帳放在水裏不住的淌,淌去渾水,攪幹,鋪在河壩上。姐姐一邊拿出肥皂在蚊帳上抹,一邊說:

      “小弟,曉得你要上街,去,一會兒來接我。”

      終於等到姐姐這句話,她還沒說完,我已飛也似跑了。

      4

      街上,今天並不趕場,卻比趕場還熱鬧。

      跟在人身後,往街上擠。眼睜睜看著餐館前的湯鍋,冒著騰騰的熱氣,散發著肉香,掛在櫥窗裏的油亮亮的鹵鵝、燒雞,誘惑得人直流口水。供銷社、信用社、糖果鋪,許多店鋪的大門上,已掛起了紅燈籠,貼上了歡度春節的對聯,似乎與街上的遊人一樣喜上眉梢。

      雜貨攤前,買海帶的、墨魚的、帶魚的、老薑、大蒜、花椒的,你爭我搶,忙得店主笑嗬嗬的。

      大大小小的糖果攤,擺到了街邊,花果糖、油果糖、花生占,堆成小山,一個人在稱秤,一個人在收錢,一個人專門在封包,大紅紙做封條,用麻線捆了,遞給顧客,還不忘了說聲:“慢走!過鬧熱年嘍!”

      不一會,街上,許多人的手裏、購置年貨的背篼裏、籮筐裏,便有了這大紅的糖果禮包,讓一條街都透著喜氣。

      擠籠書攤,眼睛一亮,好多書,新嶄嶄的。最讓人動心的是小人書,平常難得一見的《敵後武工隊》、《平原槍聲》、《烈火金剛》、《三國演義》、《西遊記》都有,還是全套!

      買!心頭下了決心,拿起肖飛大鬧縣城那本一翻,啊,兩角錢一本!算了,還是開學到圖書室借,又愛不釋手的放回去,一步三回頭的離開了。

      不過,返回河灘的時候,還是非常的興奮,毅然決然的花光了積攢了大半年已挼得皺皮黏幹的七毛錢,換得了荷包裏小心翼翼揣著的紙火、硫磺彈,和手裏捏著的一把能打紙火的木手槍,高興得一路走,一路舉槍到處瞄。

      5

      掌燈了。

      媽媽用豬油渣、豆腐幹、鹹菜炒好了餡,一家子坐在燈下,用我和姐姐洗淨晾幹的青菜葉包豬兒粑。

      灶台上,蒸籠喜滋滋的冒著熱氣,媽媽起身去揭開蓋子,騰起的熱氣遮住了她的臉,她也不管不顧,端起蒸籠往筲箕一倒,噗,蒸熟的豬兒粑,滾在筲箕裏,香氣撲鼻。

      “手拿蝶兒敲起來哎嗨哎嗨哎……”我哼著曲兒旋了過去。

      “用不著哼,你們幾個,一個賞一個!”媽媽早看穿了我的心思,夾了四個放在碗裏,遞跟我們。幾姐弟端到一邊去,猴急的搶了起來,媽媽在一旁警告:“吃了不許再偷啊,春節要待客!”不過,誰還聽得進去。

      6

      摸黑到菜地裏,刨開一些土,形成一個兩頭翹的小坑,撇了一片白菜葉子鋪在上麵,澆上水,看看天色,黑沉沉的,寒氣凜冽,心想:明早一定下霜,白菜葉子裏的水,管保凍成一幅中國地圖。

      回到院子,向小夥伴們炫耀新買的火紙槍。羅家來過年的姑爺,朝鮮戰場下來的誌願軍,也拿起我的槍,上了火紙,啪的打了一槍,眼饞得一群小夥伴那個樣子,讓人特開心,比年飯桌上夾一塊閃東東的臘燒白吃進肚子裏還開心。硫磺彈的事,暫時保了密,等初一一起出去玩的時候,給他們來個突然襲擊。

      做完這些事,躺上床,久久不能入睡,心裏盤算著:

      趁這幾天,先趕完家庭作業,再幫媽媽炒沙豌豆、沙胡豆,初一好裝一荷包,與小夥伴們一起去淨耍。

      對了,上午在街上看了區公所門口貼的海報,春節期間有演不完的電影,看不完的籃球賽,還要耍獅子。

      最高興的是,有新電影《大鬧天宮》,還有《洪湖赤衛隊》,想著想著,孫悟空已經舞著金箍棒在眼前晃起來了,還耍起了獅子……

      人還在臘月二十六晚上的床上睡起,魂兒已飛到那新年的初一。

      二〇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

      本文標題:年味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4551.html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