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海天散文心靈感悟
文章內容頁

與子對語

  • 作者: 壽仙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1-01-25
  • 閱讀295747
  •   靠近年底,總愛思前想後。於是,就像泛著一葉扁舟落入大江大河的風浪之中,心裏有些異樣,整日的惴惴不安。昨晚睡著,聽到滴滴的水聲,均勻地落下,特別刺耳。起來查看,果真是一個自來水龍頭擰不緊了,一滴一滴依秩間隔,像古時的沙漏,催得人急。

      我隻得從床上爬起來,折騰半天,才堵住漏。這時已至拂曉,便打開電腦,胡亂塗鴉。忽然一條消息讓我掉入了冰窖。根據美國約翰斯·霍普金斯大學最新實時數據統計,截至北京時間2021年1月16日上午8時,全球新冠肺炎累計確診病例數突破9349萬例,累計死亡人數超過200萬。梳理全球各國死亡人數數據發現,超20個國家死亡人數已經超過全國總人口的千分之一,全球單日新增新冠肺炎死亡病例數成加速增長趨勢,在過去一年裏,全球平均約每20秒就有一人因新冠肺炎去世。而如果僅計算2021年的數據,則全球平均約每8秒就有一人因新冠肺炎去世!

      這種生命的黑洞,使萬物都在恐懼,顫栗,逃避。相隔僅八秒鍾,一滴水竟是一個人生命的終結。這真是一個噩夢!庚子年,大凶之年結出的這個毒瘤,盡管我們祭出了疫苗,按下了規律的防控鍵,卻還在恣肆狩獵在我們的家園,搬運毒株利劍,屠戮我們的生命。現在,我們被莫測的幽靈糾纏,已走到了又一個時間的路口,走入了一種艱難掙脫的囚禁。別說揮灑艱難越獄的動力,卻連動彈一下也成了奢望。如何步出這陰影呢?心中再也無法安寧,滿是焦燥,穿衣出門,踏上了朦朦朧朧的晨光,進入了朝陽公園晨練。

      此時的天空,半明半昧,星星還在眨著眼睛,一閃一閃。清脆的鳥鳴伴著潺潺的流水,一聲緊接著一聲。在北湖河邊,佇立的《子在川上曰》塑像,麵前河流十分沉靜,河水清澈地在卵石中穿梭,流到又窄又淺的洞口,便形成滔滔激流。“逝者如斯夫,不舍晝夜。想起孔子常說,畏天命、畏大人、畏聖人之言“三畏。於是,我駐足默立,與孔子對語。孔子矯首昂視,錚錚鐵軀,閃著寒光。二千多年前的孔子,在河邊一語成讖,慨歎的僅是時間嗎?“君子居易以俟命,小人行險以僥幸。伯牛有疾,子問於牖。敬畏天命,樂天知命,君子秉性。二千多年來,時間徑流,正是有了生命的伴隨,才會那麽靈動。然而現在,流淌的時間之河,竟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累疊。曾幾何時,經曆了桃李爭春,夏日繁花如火,秋天矯菊傲霜,寒冬臘梅吐蕊,生命的灼灼芳華,綻放著一路芬芳。也正因如此,時間的步伐方顯清晰,我們聽著它流過田野,流過城市,流過星辰與空間,我們或許可以這樣說,傾聽時間,追問時間,是我們一生的事業。卻未曾想過,在無法預測未來的日子裏,剛強的生命任急流衝洗,惶惑而無助。“夏蟲不可語冰,讓我們徒覺生命的迷離之惑。

      樂天知命,我們怎樣找尋救贖呢?

      子曰:“吾十有五而誌於學,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順,七十而從心所欲,不逾矩。時代的煙塵,落在每個人頭上,真成了一座山。沉沉地、死死地壓下來,負不起,推不脫。大難當頭,應該做的第一件事,當是調整心態,隨遇而安。盡管人是越長越不完美的,除開肆虐的疫情,還會逐年收獲皺紋和病痛,如果我們不懂得接受它們,就注定無法快樂起來。因為那才是生命和自然的常態。我們說畏天命,更需喚起時代的精神,就像發現器物的老舊殘缺一樣,還須接受自己身體的缺陷,盡管一步比一步困難。但人生就是一場直到死前都停不下來的修行,每個年齡段,合理而工,順勢而為。難道現在連簡單消毒洗手、漱口衝涼,戴口罩,不聚集,清清爽爽、幹幹淨淨地坐在家中,避難避險,尚不能舉?或許這也是為什麽,疫情當前,我們更應該把自己的時間都填滿,讓充滿規矩和習俗的社會生活填滿,再讓虛擬的功名利祿消遣。這樣子,人生才可以放之於科學的書本中,一頁頁快速輕鬆地翻動,從出生到離世。

      子曰:“邦有道,貧且賤焉,恥也。富而可求者,雖執鞭之士,吾亦為之。人生注定是一場與功名利祿,與榮華富貴的相親相伴。滾滾紅塵、物欲橫流,雖然身處令人目眩的誘惑之中,但可以冷靜自持、淡然麵對。疫情時代的洗禮,我們不再隨俗沉浮,心也不再焦躁難以安放。“富與貴,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貧與賤,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之,不去也。實現自己“複禮”的抱負,畏天命之時,我們尚須有這種人文的情懷。自古以來,榮華富貴險中求。疫情時代,命安即富貴。困厄橫生,非一人之禍,世人皆是。而有的人挫折不幸,有的卻坦然笑對,富貴自生。就像孔子麵前那彎清流的笑聲,自然而淡定。由此,對生命的理解與感悟越來越深。光陰可以消磨我們的風華,卻帶給了我們成熟的魅力;時間可以暗淡我們的容顏,智慧與淡定卻浸潤在我們的心裏。人文情懷,似露水沁潤,曆經一路風塵,隻一轉身,春暖花開、蝶舞燕飛的春天,終屬我們。

      信念是指向的羅盤。而治疫製魔,僅有信念是不夠的。子曰:“信近於義,言可複也。恭近於禮,遠恥辱也。因不失其親,亦可宗也。我們深知,這種取向,就是信念與責任的完美統一,體現出一種責任擔當精神,責任的細節裏,是我們內心強烈的道義感和責任心,需要承受的麵前負重。向來儒家道統,是信念和責任並重。盡管觸摸心靈,隱隱作痛,我們在轟轟烈烈或平平淡淡的前行中,難免這樣的起伏,自然規律皆然。悠悠歲月,碧水長流。我們堅信,尊崇道統,勇於擔當,經過歲月的打磨,生命的歡笑與歌唱,將永遠回蕩在麵前清流碧波之中。

      本文標題:與子對語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4514.html

      • 評論
      3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