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文化娛樂原創劇本
文章內容頁

《琵琶行》劇本

  • 作者: 不如吃茶去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0-12-15
  • 閱讀268535
  •   時間:晚唐,深秋
      地點:潯陽
      人物:白居易、琵琶女、一眾客人
      
      深秋涼夜,江州司馬白居易與眾客相聚江船,飲酒作樂,追憶過往,暢懷古今,不覺中已到子時。江風吹來,白居易酒已是半醒。眾客皆是些鬱鬱不得誌之人,冷風吹過,下馬辭別,白居易與眾客相對無言,想到自己坎坷的生平,不禁悲從中來,涕泗橫流。
      
      客人:“白公不必如此,人生在世,如皓月盈仄,山巔和低穀,都可讓人受益良多。”
      
      白居易:“公乃當世豪傑,超逸脫俗。奈何小老兒已過不惑,仍壯誌未酬。有時夜間回想少年意氣,怒馬鮮衣,恍若隔世。”
      
      客人::“白公,照您所說的,我們可都是失意人啊。(客人笑)白公縱使一時失意,仍是龍文虎脊的千裏馬,哪像我們,一個個作些酸詩酸文,徒增笑爾罷了。”
      
      白居易:“諸公過譽。”
      
      夜更深了,客人們都裹緊了衣服,在馬上冷的發抖。
      
      客人:“白公,莫愁前路無知己。”
      
      白居易大笑
      
      起風了,江上蘆花隨風飄散,蓬蓬絮絮的落在白居易和客人的披肩上,客人正欲告辭,白居易卻擺了擺手,似乎在側耳傾聽著什麽。
      
      萬籟俱寂,隻有蘆絮飄飛的風聲,客人們也細細的聽著,他們聽到了,那是溶在風裏的琵琶曲。
      
      那是遠處的一葉小舟。
      
      白居易不忍打斷仙曲,閉眼聽完了一整曲,方才從陶醉中蘇醒。
      
      白居易高聲道:“不知是哪位高人逸士,在此彈奏高山流水?”
      
      那邊傳來的隻有沉默,沉默映襯的秋景更加蕭瑟了。
      
      白居易:“可否與吾等小酌一杯?”
      
      仍是沉默,白居易顧不得唐突,移船相近,那船倒也不避,調轉船頭,仿佛季節錯亂,白居易看見十月的江麵似有白蓮盛開,待定睛看去,原是位白衣女子,膚似雪,鬢如雲,側抱琵琶,指尖飄動著無盡的哀思。
      
      滿座嘩然。
      
      白居易黯然道:“我被貶江州一年有餘,不知這樣的瘴癘之地,竟有仙人。”
      
      女子不語,手上琵琶卻再次清吟,其聲嗚嗚然,如怨如慕,如泣如訴,似乎要說盡彈弦者的一生。隻見一雙玉手輕攏慢撚,先奏《霓裳》,再彈《綠腰》,大弦奏響如白雨跳珠,小弦輕柔如少女耳語。聲音漸漸凝澀,像是冷泉流淌凍成了冰;弦聲嗚咽,漸漸無聲。
      
      白居易以為一曲已了,正欲起身,卻聽見曲聲似銀瓶乍破,水漿迸出,如千軍萬馬排山倒海而來,他嚇出了一身冷汗。一曲最後,白衣女子四弦一聲,像是絹帛撕裂。
      
      白居易呆了,他僵在那裏說不出話來,江麵之上一片寂靜,客人皆被仙曲驚豔,仍然陶醉其中。隻見天上皓月灑在江心,亮白似乳。
      
      不知過了多久,才有人鼓起了掌。
      
      一客人:“此曲隻應天上有,人間難得幾回聞啊。”
      
      那女子整裝起身,道了個萬福。白居易作揖回理,臉上淚漬不幹。
      
      白居易:“一別長安,我以為此生隻能聽杜鵑啼血、猿猴鳴叫,今聞如此仙樂,縱使即刻死去,又有何妨?”
      
      琵琶女:“小女子不才,得遇諸位明公,三生有幸。世間人有萬般,焚琴煮鶴者多,識陽春白雪者少,妙曲遇高人,是它的運氣。”
      
      白居易擦了擦眼淚,正欲開口,卻被琵琶女打斷。
      
      琵琶女:“明公想問我的來曆?”
      
      白居易點了點頭
      
      琵琶女:“不過是最尋常的風月女子。”
      
      眾皆愕然
      
      白居易:“奇哉,脂粉地竟有姑娘這般人。”
      
      琵琶女:“不瞞各位,我自長安來。各位可有長安人?”
      
      他們都不說話,長安人不在長安,何苦窩在這種小地方
      
      白居易:“我就是。”
      
      琵琶女有幾分欣喜:“你知道嗎,大人,長安美極了。站在佛塔頂望,陽光像金粉灑在琉璃片上,飛瓊流轉,皇宮連著佛塔,佛塔連著小房子,望不到邊。”
      
      她笑著,沉醉在回憶中,像一個小女孩。
      
      白居易也笑著看她,不忍打破這份美好。
      
      琵琶女:“大人,您知道蝦蟆陵嗎?那是我住的地方。”
      
      白居易:“知道,我常去那裏。”
      
      琵琶女笑了,她的笑容有些發苦:“日子不太容易,不得已,我隻能做這個。”
      
      她指了指琵琶:“這個,阿媽教我的,不容易。”
      
      她伸出手指,上麵都是一個個血泡打破的繭。
      
      琵琶女:“但是我彈的比誰都好,公子們都喜歡。”
      
      白居易憐憫的看著她,他飽經世事,已經能猜到了。
      
      琵琶女:“大人,您是懂我的,看您的眼睛就知道。我自己有時想起那段日子,都感覺跟做夢一樣。”
      
      琵琶女:“大人,您想想您在長安見過最美的女子,再加上三分,那就是我年輕時的樣子。少女和公子,總是和詩一樣美好。啊,您的酒冷了,我幫您溫一溫吧。”
      
      她拿過酒杯,放在爐火上燙著。
      
      琵琶女:“十五六歲,一個女子最明媚動人的時候,撩一下頭發,輕吹一口氣,那些少不更事的公子們便樂意為我付出一切。五陵年少金市東,銀鞍白馬度春風。落花踏盡遊何處,笑···”
      
      白居易:“笑入胡姬酒肆中!姑娘,這是太白的詩,你···”
      
      她有點慍色:“我長在風月場,所以不該識字,更不該懂詩,對不對?”
      
      白居易神色有些慌亂:“不,我沒想到是太白的詩,姑娘,李白是大唐最好的詩人。”
      
      琵琶女:“我小時候,阿爺抱著我,跟我說長安的故事。他說他見過李白,那是天寶十二年的正月,朱雀橋到玄武道,燈籠血一樣紅。李白一身白衣,醉倒在白馬上招搖過市,酒撒了一地。啊,他還見過楊妃呢,他不願意說楊妃的樣子,這世上也隻有李白能說出來。可惜,三年後···”
      
      白居易擺擺手,示意她不要說下去
      
      琵琶女:“對不起···”
      
      琵琶女:“我過了很多年放縱的日子。酒宴上,為了演奏《霓裳羽衣曲》,我打碎了十二根玉簪,公子們立刻送我更貴重的。大人,光陰就像驚鴻般倏忽而逝,轉眼間我已經二十七八了。他們開始喜歡那些更年輕的姑娘,您知道,大人,大唐永遠不缺十五六歲的少女。”
      
      白居易張開口,卻什麽也說不出來。
      
      琵琶女:“從門庭若市到門可羅雀,不過十一二年。”
      
      琵琶女:“我嫁給了現在的丈夫,一個行商。大人,我本來想嫁給十五歲第一次見到的那個公子的,多可笑嗬。”
      
      琵琶女:“哪怕是一個普通人的呢?生活安穩,兒女繞膝。大人,我們這種人沒得選,誰願意娶,我們就嫁給誰。”
      
      她撫了撫琵琶
      
      琵琶女:“我以為再也沒人會懂它了。”
      
      白居易歎了口氣。
      
      白居易:“家人呢?”
      
      琵琶女:“一個弟弟,三年前去戍邊,一點消息沒有,應該回不來了。一個阿姨,去年死了,癆病。”
      
      他有些手足無措。
      
      琵琶女:“沒事,都過去了,大人。”
      
      白居易流下熱淚:“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姑娘,我···”
      
      琵琶女打斷了他:“你就聽我彈首曲子吧。”
      
      她又撥動了弦。
      
      琵琶女:“這首曲子叫《琵琶行》,有曲無詞,我一邊彈,大人一邊為它作詞,可好?”
      
      琵琶聲起
      
      白居易寫下《琵琶行》三字,淚已打濕紙張。
      
      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
      
      茫茫江霧中,他看見那個苦吟《長恨歌》的書生
      
      那已是十年前的事了。

      本文標題:《琵琶行》劇本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3311.html

      • 評論
      0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