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情感家園感悟親情
文章內容頁

記憶深處的老灶台

  • 作者: 九滿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0-12-14
  • 閱讀267442
  •   小時候的記憶,幾乎都離不開這方老灶台。老灶台是用土磚和泥漿砌成的。

      在灶台前煮飯做菜,是母親最幸福的時光,也是母親施展廚藝的舞台。她在嫋嫋炊煙和氤氳的熱氣中養大了一個又一個孩子。

      白日裏,母親在房前屋後忙碌,時而提著木桶、竹籃到門前那條清淺的小溪裏去浣洗;時而又拎著熱氣騰騰的豬食往豬圈裏奔走。母親身形嬌小,這讓她的步態顯得細碎而輕快,就像一陣風。我的童年,我的喜怒哀樂,就被這陣風牽引著、晃悠著。

      在物質匱乏的年代,母親圍著灶台用她那靈巧的雙手,奏響鍋碗瓢盆,吟唱油鹽柴米。從艱難裏熬煎出營養,把貧困蒸煮出滋味,將辛酸烹調出香甜,用節儉清燉出甘鮮。將普通平常的瓜果蔬菜、五穀雜糧調進歲月的色彩,融入時光的味道,讓原本清貧的日子,充滿詩情畫意。

      母親坐在灶台後燒火。棉花杆放進去,再抓一把稻草引火。擦亮火柴,放在稻草下,火苗呼的一下躥起來,伴著棉花杆的劈啪聲,火勢很快就旺了。火苗被空氣的吸力往灶台後方吸,時而回旋,時而跳躍著,變幻著不同的形狀。

      母親熟練地從盆裏舀起一勺油倒進鍋裏,鍋裏立馬響起嗞嗞聲,油花四濺。一籃瓜菜倒下去,製造著霧氣騰騰的氣象,母親不停的翻炒,滿屋子騰起引人垂涎的香氣。炒上一會,又匆匆來到灶膛前,看看柴火燃燒的樣子,偶爾添上幾段柴火。灶台做什麽美食,灶膛該有怎樣的火勢,母親拿捏的相當精準,從來不會出現幹鍋或者火燒眉毛的險情。

      興趣來時,我也會幫母親打會下手。我最喜歡的是稻草,直接放進去,還有清脆的劈啪聲。但母親說要想火旺,還得“硬柴”。我燒的火,母親是看不上的,她說我跟不上她的趟,有時還忍不住搶過火鉗,在灶膛裏左撥右弄,火果真旺了。她說,燒火跟做人的道理一樣,柴塞得太滿,不留空擋,火怎麽燒得起來!人沒有心眼,隻曉得強橫蠻幹,啥事能做好!

       開飯了,揭開鍋蓋,米飯的熱氣,菜蔬的清香,彌漫在空氣裏,幸福便次第湧上來。一家人圍著飯桌吃飯。盛一碗熱氣騰騰的噴香米飯,夾幾段又香又下飯的鹹菜,添一勺香氣四溢的臘八豆,一頓狼吞虎咽,粗茶淡飯也吃得津津有味。母親是用心來吃的,她臉上掛著滿足的微笑,圍著灶台洗,清,疊,等到我們風卷殘雲、杯盤狼藉時才隨便吃一點。直到現在,每當我想起母親背對我們吃剩菜剩飯的背影,我的心就會痛,我的淚就會流。

      那時候,家裏雖然拮據,但心靈手巧的母親卻像個魔術師,而灶台就是她的“魔盒”,水煮魚,豆豉炆南瓜,甜酒,麵條,花樣不斷翻新。在母親勤勞的雙手下,通過灶台將源源不斷的美味佳肴呈現在我們麵前,暖暖的親情便通過飯菜溫暖了她的兒女們。有時候,她也會變戲法似的從灶膛裏拿出一塊烤好的結著金黃殼子的糍粑,一撕兩半,塞給我和五哥,我迫不及待地咬一口,熱乎乎香噴噴軟糯糯,好吃得不要不要的,三下兩下吞了,又去搶五哥手裏的,大多時候,五哥都會再撕一小塊遞給我,哥嫂們則會笑話我是“好呷佬”,而我則不管不顧,在哄笑聲中搶過糍粑飛快地塞進嘴裏,把“厚臉皮”做到底。

      灶台最忙乎的時候,莫過於年二十九晚煮年蘿卜了。母親把肉、雞和蘿卜分別放進鍋裏,灶火熊熊,各種誘人的香味滿屋子輕漫繚繞,呈現出過年前那種特有的景象。每年煮年蘿卜,我是絕對不會缺席的,看著鍋裏熱氣騰騰的佳肴,我肚裏的饞蟲就會突然激動起來,讓我一個勁的問“媽,蘿卜啥時候好呀?”一會又催:“媽,啥時能吃啊?”年蘿卜煮好後,母親照例給我們分雞內髒和豬頭肉,我們兄弟姐妹每人都有。唯獨沒有的或者說是忘了分的就是她,我的母親也總是在這樣的時候忘記了她自己。

      後來,我也像長大的燕子,飛出去謀生、築巢。母親仍舊守護在老灶台旁,撫摸著灶台、鍋蓋,回想我在她身邊時的快樂與喧囂,眼裏有了晶瑩的淚光;多少次她獨自站在古老的長堤上,看著嫋嫋的炊煙入神,也一次次倚在門框上,把我回家的路望穿,離巢的燕子啊,你何時飛回故鄉……

      而此時的我,走在故鄉的小路上,眺望著炊煙下的村莊,循著那縷縷炊煙,沿著蜿蜒的土路,推開了老家熟稔的大門。一聲:“媽媽,我回來了!”母親臉上的每一道褶皺間便迅速充滿了溫馨的笑意,她幸福地刷鍋、點火、燒灶,忙得不亦樂乎。我喜歡吃的好東西都拿了出來,有些東西分明是母親提前準備了很久,一直等著她掛念的小兒子回來。

      我站在土灶邊,手暖暖的,臉暖暖的,時不時和母親拉兩句家常,心也是暖暖的。看著熾熱而又穩健的火焰,我內心渴望回家的躁動得以釋然。那種渴望,像燃燒的火焰一樣,在灶台裏盛放,土灶仿佛有一種魔力,將我的這份思鄉之情恰到好處地控製在熱烈的胸腔裏,而不會打破這種限度。當灶膛裏的火苗竄起,騰騰的熱氣與煙霧從母親那寫滿滄桑的麵頰拂過。不知是激動還是煙熏的緣故,我看到母親的眼圈有些發紅,渾濁的眼裏湧出了淚滴。

      多少年來,這一竄一竄的煙火,猶如母親生命裏歲月的光華在閃爍,像布滿了天空的明星一樣,映亮了我的人生,點燃了我生命中滾滾熱燙的拳拳之心,牽引著我思鄉的腳步,滋養著我一次又一次地邁向回家之路。

      本文標題:記憶深處的老灶台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3243.html

      • 評論
      5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