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心靈雞湯心靈雞湯
文章內容頁

清坐

  • 作者: 九滿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20-10-18
  • 閱讀266997
  •   他們說“呆坐”。我不說。我比“呆坐”還有詩意,還要有遠意,我是“清坐”。

      我喜歡清坐。

      生活之餘,臨睡前,或端坐於藤椅上,或臥躺在大樹下。不經意間,眼睛自動調焦,像魔術一般,萬物退去,聲音全滅,所有張開的嘴巴、圓瞪的眼睛、誇張的姿態、揚起的手,變成黑白默片中無聲的慢動作,緩緩起,慢慢落……

      漸漸的,四周一片死寂。魔幻的感覺,以鬼魅的流動速度,細微地滲透地包圍過來,似睡非睡,似醒非醒,眺望遠方落霞而眼中無物,閉目養神而胸無旁騖。

      一個人,一顆心,一個世界。

      從生活中走出來,心從世俗事務和人際關係中擺脫出來,褪盡所有的浮華與烈豔,無所羈絆,無所顧盼。把一些所謂的思念,一些較勁,一些負麵情緒都束之高閣,或者擲之千裏。什麽都不想,不管紅塵多麽紛亂,外麵各種熱鬧的圈子和聚會都和我無關,類似於繪畫中的留白。甚至比留白還要留白,就是坐在那裏揮霍時光,像農婦把懷裏的穀子一把一把地撒在地上,一部分被蘆花雞啄食,一部分在土裏發了芽。

      這樣的時光,沒有入侵者,像一條奔騰的大河走到了寬廣的下遊,匯蓄成了一片浩淼的湖泊,泥沙慢慢沉澱,河水開始澄澈透明,不起波瀾。靜下來,清下來,心境變得湛然而明亮,心靈像被清水洗過似的,沒有雜色雜念,這個世界像是我的,又像不是我的。

      利祿之心淡了,塵世的煩惱散了,將一個在生活熔爐裏燒得滾燙變形的自己置於清水裏冷卻。慢慢的,所有的事情都不再重要了,時光仿佛停止了,連自己最喜歡的徐緩的東西都悄然遠離了,坐在時光之外,又坐在時光之裏,讓心底的那份寧靜蔓延,再蔓延……

      心一空,心就清了。

      身邊的人和物變得無關緊要,我不在乎他們怎樣看我,也不在意我臉上的表情是不是讓他們覺得奇怪——這些,仿佛成了一個生命體係中最可以忽視的東西。也許單純、簡約,缺少詩意,缺少浪漫,但平靜,清逸,沒有貪奢,再板結堅硬的心,也柔軟起來,緩慢起來,通透起來,並將生活中的所有疲累宣泄殆盡。

      這是一種姿態,一種物我兩忘的姿態。嚴格說來,它讓人在這個世界上變得清清的,幾乎達到了一種“無為”的境界。

      靜下來,清下來,吐盡體內的浮躁,煩悶,糾纏,辛苦和瑣碎,類似於清潔工打掃房間,體內亂七八糟的東西此時被掃地出門,蕩去塵埃八千,“房間”內頓時空蕩起來。

      清坐,像最後一塊還沒有被侵略踐踏的綠色島嶼,是難以描繪的,既不是焦慮的坐,又不是鬆弛的坐,既若有所思,又意緒飄渺;坐而不自知,有點走神,了無意願,表情純粹,仿佛是有意或無意地要向虛無討個說法似的。

      清坐,是走進了屬於自己的一方天空,是心靈自由的深呼吸不受任何人幹擾的一個過程。隻要心底有一片風光旖旎的綠洲,走進清坐,也就是走進了風景,也就有機會享受忘世的這種境界。現在想起來,朱自清《荷塘月色》裏的:“熱鬧是他們的,我什麽也沒有”。這該是怎樣一種境界啊!

      一坐一個時辰過去,一沉澱一個下午過去,光陰無涯一般接納著慢慢清下來的自己。此時此刻,我們不用疲憊於應酬,也不用辛苦於周旋,我的內心才有機會沉澱下一些東西,我才有時間去掉一些瑣碎的形式性的“廢物”,也隻有在這個時候,我才能從工作中脫身,從都市中隱退,回到心靈的後院,把自己放牧成獨一無二的皇帝,不思朝政……

      “出了什麽事?坐在這裏發呆!”見我清坐,妻子關切地問我。

      每次被妻子“喚醒”時,我竟傻裏傻氣的不知自己身處何時何地,隻是隨口應付她:“沒出事!”

      妻子萬分驚訝地說,“沒出事?沒出事為什麽發呆!”

      妻子說我發呆。我想,她隻是說對了一半,古人說的“呆”,指嘴像木頭一樣不會說話。而清坐,不僅嘴不說,心也不想。怎一個“呆”字了得!

      我要怎麽解釋?我是不是要進一步解釋!“清坐”這個東西,唉……不是因為“出了事”。

      我是不是應該告訴她:我在追求一個境界——清的境界。

      我喜歡這種境界,並把它當作一種享受。

      本文標題: 清坐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31520.html

      • 評論
      5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