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校園文學情感小站
文章內容頁

一簾幽夢

  • 作者: 遠方的人
  • 來源: 古榕樹下
  • 發表於2018-10-30
  • 閱讀30857
  • 一簾幽夢

      在我的夢裏,永遠有一扇窗,窗外是嬌嫩的荷,婀娜的柳,氤氳的水汽,蒸騰出淡淡的月光;而窗裏,永遠是抿嘴而不露笑的她。那種相思,像灑在小路上的月光,像流在石子間的溪水,像開滿百合的山穀,像彌漫沙棗花的沙丘……曠遠而清雅、無蹤而彌堅、幽靜而芬芳、深沉而熱烈……

      永遠的記憶被定格在十二歲的夏末。沒有開始,沒有結尾,也沒有綻放,隻有一路芬芳,時時縈繞在我的腦際。

      那一年,我們從村裏的小學被一股腦兒地升到了鎮上的中學裏。也有家境好一些的,去了縣裏的中學。我對所謂的初中,沒有太多的意識,隻是覺得大,有好多的樹,許多的教室,諾大的操場,應該是人生更大的熔爐。就象溪水流過草地,流過石縫,流過山穀,終匯聚在水庫裏。而水,仍舊是一滴水,一滴翻不起大浪的水。

      我的學習雖不差,但並不拔尖。一滴水匯在大河裏,無所謂一滴水。因此,我不想隻是一滴水,被陽光所蒸融,甚至連一株草都無法滋養。於是我便故意犯錯,逃課、打架、偷果園、上課搗亂,給自行車放氣……終於,我如願以償——不僅班主任視我為眼中釘,甚至連校長都知道了我的事跡,最終還給了我一個全校通報批評,大紅字通報貼在校園裏,醒目而耀眼。放學後,我叫了我的死黨,返回學校,乘人不注意把通報撕了,揉成一團,扔在了校長的門口。我被學校開除了,我被不允許上學,連我的課桌也被班主任不知搬什麽地方去了。我像一枚棄子,整天在街上晃蕩。母親怕我耽擱了學習,央求了老師,後來我又回到了學校。我不想讓母親為我擔心,便開始老實下來,話也少說,啥事也不想做,隻為不惹事。

      這時,我注意到,我前排的那個女孩。她,話少,學習不太好。她是村長的女兒,自是穿的清新脫俗。她白淨的臉龐,耳目清晰,齊耳短發,向內彎曲,自是沒有一根錯亂的。最是那一襲淺綠色的長裙,像一片舒綻的荷葉,不,那不是荷葉,她比荷葉更淡更柔;像一把撐開的傘,不,那不是傘,她比傘更清更純;像一隻翻飛的蝴蝶,不,那不是蝴蝶,她比蝴蝶更淨更美……那種感覺,像雨中的菡萏,真想用手去觸碰,但又怕驚醒了睡著的雨珠。我知道,雨珠落了,花會心疼。

      這種情愫難以釋懷。我便利用一切機會去“接觸”她。有時用桌子去擠她的後背,有時用腳去蹬她的椅子,有時用文具盒夾她的衣領,有時往她的衣裙上擠藍墨水……為了那驀然回首的刹那,為了那生氣無言的片刻。她怎麽生氣,我便怎樣的心底裏高興,那種高興是溫怒間 埋在心底深處的。她生氣的時候,鼓著臉,輕推一下桌子,小聲的說:“你再這樣,我要告訴老師。”但她從來沒有告訴過老師。當然有時候,她也問我幾道數學題,這些題大多我還是能做的出的。當然,我也極樂意給她講題,樂意聽她的呼吸,樂意呼吸她身上散發出的獨有的馨香,樂意看她怒而不發的神情……

      在學校裏,我可以用腳蹭她的衣服,但回到家,總有一種難忍的落寞,更像是一種煎熬。漸漸地,我愛上了數學,愛上了上學,愛上了靜靜地坐著……我知道,那時我所有的存在。

      一天,我獨自一個人坐在教室裏。看著她空蕩蕩的座位,心中產生了一種莫名的想想法。她有一塊彩色的橡皮,是那種散發香味的。我瞅瞅,沒有別人,便偷偷把那塊橡皮放在了自己的衣兜裏,整個下午,我的心都惴惴不安。後來,她好像找過一次,但沒有找到,也就不了了之了。

      這塊橡皮在我的手裏就像一塊水晶石。我把它放在我的抽屜裏,時常拿出來看看,聞聞,記憶便沉澱在橡皮裏。

      後來,又一次分班,她被分到別的班去了,一直到初中畢業,我都沒有把心中的想法告訴她。直到畢業時,托人帶給她一張電子賀卡,不知後來收到了沒?不知她知道我心裏的想法沒?

      後來,一直到高中,到大學,到工作至今。我時常取出這塊橡皮看一看,聞一聞,看著窗外的西天,靜靜地坐著。我希望,攥在我手裏的不是她的橡皮,而是她。

      再後來,我再也沒有見過她。隻是時不時拿出那塊橡皮看一看,聞一聞,靜靜地坐著……

      二十多年了……

      本文標題:一簾幽夢

      本文鏈接:http://www.elival.com.cn/content/303396.html

      • 評論
      5條評論
      • 最新評論

      深度閱讀

      • 您也可以注冊成為古榕樹下的作者,發表您的原創作品、分享您的心情!